“马哈迪主义”引关注.郭清水刘镇东撰文剖释

2018-08-22 10:22

“马哈迪主义”引关注.郭清水刘镇东撰文剖释

首相敦马哈迪的“战舰吸引军舰”论,以及他提出东盟国家用小船巡逻有争议的水域来抵御海盗的建议,引起了外交政策界对“马哈迪主义”的关注。

(吉隆坡21日讯)首相敦马哈迪的“战舰吸引军舰”论,以及他提出东盟国家用小船巡逻有争议的水域来抵御海盗的建议,引起了外交政策界对“马哈迪主义”的关注。

广告

这也延伸至美中贸易对抗和全球不确定性不断升级的情况下,马哈迪的观点如何转化为区域性愿景。

国立大学副教授郭清水和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在洛伊研究所《TheInterpreter》部落格发表的一篇“解读马哈迪主义”

的文章中写道,马哈迪在重新掌权后所发表的系列评论,反映了弱国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代不断演变的亚洲秩序的看法。

大马有讨价还价筹码

“这包括对南中国海争端的坚定立场,大马与亚洲大国的关系(特别是有争议的中国支持的基建项目和日本的区域作用),以及多边贸易安排的未来。”

他们认为,在当前的连通性建设时代,由于位于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地理位置,大马享有一些讨价还价的筹码。

广告

文中说,马哈迪最近的言论以及他在1981至2003年首次任相的政策来看,可确定新兴“马哈迪主义”的核心要素有三。一是南中国海应该是一个合作,连通和社区建设的大海,而不是对抗或冲突;二是外交磋商,而非军事招摇,是管理和解决东亚和其他地区任何国家间争端的关键;三是弱国利益须受到尊重和保护,欢迎大小国家通过整合和创造更大的市场在扩大的东亚社区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

受到新马来西亚系列新旧挑战约束的马哈迪主义,预料在寻求更有利的贸易、捍卫小国利益和缓解大国竞争三大政策领域中最为突显。

郭清水和刘镇东在文中说,马哈迪主义受到政策债务和财政赤字,到执政联盟内部的讨价还价,以及从党派和特殊利益到身份政治等条件的牵绊。

“最明显的政策领域是保护南海的小国利益,其次是寻求缓解战略和经济领域不断升级的大国竞争;以及誓言保持中立和主张磋商,巩固东盟中心地位,扩大亚洲多边主义,欢迎公平,可持续和真正互利的外资项目。”

广告

第三是探索更有利的贸易安排,使小国和发展中国家能够在不平等的国际体系中与较发达国家竞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