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娜·搞懂你听不懂的

2018-08-22 11:03

苏丽娜·搞懂你听不懂的

这让我想起数周前,我所参与的一项独家访问中,获悉在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下,东铁工业技能培训计划的毕业学员在有关公司上班,面对语言不通时的问题。

中学某次领取成绩单时,班主任关心询问为何我的数学、科学大退步,我说或许是因为不习惯英语教数理。说完,班主任大发雷霆,苛责我不该以语言作为藉口,只要有心学习,不管是什么语言为教学媒介语,只要肯下苦工、多做练习,数理科不是死背的科目,一定能够灵活掌握。

广告

会想起这么一段往事,是因为近期看到一篇关于医学界的新闻。

一名匿名人士向媒体“爆料”,医学界近日流传一些医院“讲中文的医生”在巡视病房向实习医生讲解病人情况时,选择性使用中文或其他方言沟通,导致不谙中文的实习医生因语言不通无法理解医生讲解的细节,令培训受到影响。有关“讲中文的医生”甚至还被形容为“不体贴的医生”。

这让我想起数周前,我所参与的一项独家访问中,获悉在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下,东铁工业技能培训计划的毕业学员在有关公司上班,面对语言不通时的问题。毕业学员们笑着表示,虽然来自中国的上司与不谙中文的巫裔员工时常因为语言问题出现一些笑话,但是最后想要表达的工作指示还是能够如愿传达出,并不影响工作,相关员工甚至还能在工作上学习不少中文词汇。(虽然今天传来消息,东铁项目已取消)。

再看看我国首相马哈迪日前在中国北京与500名旅居中国的马来西亚人的聚餐上发表的谈话。

马哈迪说,他在行医时期因与病人接触而学习到了福建话,甚至能以福建话来和病人沟通;这也让我想起小时候到诊所看医生,一旦听不懂巫、印裔医生说什么,他们总会用各种方言词汇来诊断我的病情,如有没有“pangsai”(排便)?按照马哈迪的例子来说,掌握不同的语言能让医生秉持一视同仁的精神,更不会忽视各族病人的利益,特别是面对没机会受到高教育的病人时,医生能以他们更熟悉的语言词汇询问他们的病况。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媒体行业。早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发表中文文告的课题就被一些保守人士放大炒作。实际上,在各部长、单位和个人召开新闻发布会后,各语文媒体也使用不同的语言来进一步作出询问,例如淡米尔报章记者会以淡米尔语询问印裔部长有关印裔族群的权益问题,身为负责任的记者,为了避免因为听不懂相关语言而忽视了众多读者的求知利益,绝对有必要再要求部长重复谈话,而一般上,都不会被拒绝,只是花的时间会更长,务必打破沙锅问到底。

广告

因此,对于有关上述医学界的爆料,不禁令人好奇,所谓“不谙中文的实习医生”在面对语言不通的情况时,有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了解所听不懂的东西,或只一味因为听不懂而生闷气,然后指责他人说了自己听不懂的语文,将之形容为“学习过程最大的阻碍力”。行医涉及的是无数条人命,若连在学医过程中都无法用多一些耐心把搞不懂的东西给弄懂,想必日后会面对更严重的问题。

在马来西亚这么一个多元种族与文化的国家,能掌握多种语言向来是不少国民的引以为傲的事,但同时,一些狭隘民族主义的人士,对其他语言的存在还是无法接受,只希望别人说的尽是自己明白的语言。在这个地球村中,永远不要因为你把母语掌握得好而不可一世,掌握多一些语言、懂得与各种语言共处,一定会让自己加分,也会获得更多尊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