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鬼节歌台登场!

2018-08-23 11:59

七月鬼节歌台登场!

强劲音乐下,福建歌〈兴旺发〉唱响大街小巷,又到七月歌台的季节。每年农历七月,各社区举办庆中元盛会,少不了歌台表演。不用多说,台下观众都晓得把第一排上座保留给“好兄弟”,阴阳两界共赏余兴节目。
郑桠铧在七月歌台亲身经历,也听过许多邪门的事,他强调只要一颗诚心,没有邪念,诸事就会顺利。(图:星洲日报)

乎你兴兴兴乎你兴啊兴啊兴,

乎你旺旺旺乎你旺啊旺啊旺,

乎你发发发乎你发啊发啊发,

乎你兴旺发啊!

广告

强劲音乐下,福建歌〈兴旺发〉唱响大街小巷,又到七月歌台的季节。每年农历七月,各社区举办庆中元盛会,少不了歌台表演。不用多说,台下观众都晓得把第一排上座保留给“好兄弟”,阴阳两界共赏余兴节目。

歌台从何而来?在歌台出现之前,人们拿什么娱乐“好兄弟”?小小歌台装载什么大大梦想?

炎夏日长夜短,傍晚7时天还亮着。鸦雀依旧准时回巢,多了唢呐、碗锣击响伴道士诵经,又是农历七月。

农历七月随处可见普度法会,且通常附设歌台,为大士爷及好兄弟助兴。七月初一来到八打灵再也SS2商圈,晚上8时30分强劲音乐下,穿着闪亮的舞团“城市舞者”随节奏扭腰摆臀登场。“事业若要成功,就拜普度公”,表演一开始他们演唱敬神歌曲,合掌膜拜,再走下台到大士爷像前敬香,祈求表演顺利,社区生意兴隆,风调雨顺。

舞蹈员与歌手工作不同,除了伴舞,也负责开场和中场暖场。敬神仪式后,城市舞者载歌载舞一连5首曲子。他们穿着又是亮片又是羽毛,锁住观众目光。

大约30分钟,台下渐渐坐满观众。歌手一个接一个登场,唱完一台赶往下一台。

广告

歌台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带流行的现场歌舞秀,常见于公司晚宴、庙会庆典。农历七月,各个普度法会另设歌台娱乐好兄弟,场次密集,成了歌台艺人一年中最忙碌的季节。
 

华丽服装是歌台一大特色。(图:星洲日报)

不 仅 台 上 载 歌 载 舞,也 考 验 应 对 能 力

以一句话形容七月歌台,雪隆一带的资深歌台台主郑桠铧说,“睡着觉都有人叫你起来唱。”

七月歌台旺季,郑桠铧一手带大的歌台美少女李芓莹(20岁)和李乙幸(18岁),过着与众不同的歌台人生。晚上8时开台,唱完一台赶往下一台,平均一晚跑3台,唱到凌晨1时收工回家。卸妆、梳洗,赶紧睡觉,只睡三四小时又要爬起来上学。所有功课赶在校内完成,因为放学回家又要准备重复歌台日常。尽管每晚塞车赶场跑台,一登台就要收起所有疲累,把欢乐带给观众。

广告

郑桠铧提醒,在雪隆一带跑台一定要把塞车时间算进去,歌手平均一晚只能跑3台。李乙幸的最高纪录也只是一晚4台。“会很赶啊!通常我们先跑最远的,再慢慢跑来靠近家的台,唱完就能很快回家休息。”一般歌手一台通常唱20分钟,大约6首歌。唱片歌星不同,一台演出45分钟,价码可高达4位数。因此一般歌手都不会跨州表演,扣除车马费根本不划算。

七月歌台除了是一年中最主要的收入,也是磨练歌台艺人全方位能力的时节。密集演出考验体力和调适能力,场场现场舞台秀讲求歌唱和舞蹈实力,还得兼顾炒热气氛。歌曲编排有一定学问,晚上8时一开台先唱跳恰恰,过了10时越夜越精彩,一定要有电音劲歌热舞。
 

歌台表演第一排上座保留给“好兄弟”。(图:星洲日报)

观众形形色色,有些会直接点歌,甚至敬酒,这又考验歌手应对能力。

李芓莹和李乙幸年纪虽轻,已懂得一些礼貌推脱的方法。“通常我们会接过酒杯假假喝,或者趁讲话时默默把酒杯放下。”

李芓莹5岁时以童星身份出道,12岁开始唱歌台。李乙幸7岁出道,8岁开始唱歌台,至今也唱了10年。每到农历七月,身边常有朋友问:“诶,你是不是唱歌给鬼听的?”

“也是有观众啊……”她们一开始会不愿正面回答朋友提问,出道久了才渐渐放下外界眼光,坦然回答,“对啊,我们表演给好兄弟看。”

农历七月忙着跑台,剩余时间就争取休息。她们会要求朋友这段时间不要来约,因为连休息都没空,更不用说出去玩。如今上了大学,李芓莹坦言,课业多又重,真的让人很崩溃,有时甚至想放弃学业专心唱歌。“当然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她很快澄清,依旧会努力兼顾学业和歌唱事业。

歌台究竟有什么魅力,让她们努力坚持着?“我们算是新一辈歌手,如果我们不唱,可能没有人会继续唱下去。”
 

舞团“城市舞者”在表演一开始先敬神,到大士爷像前上香。(图:星洲日报)

观 众 够 才 开 台

歌台表演于六七十年代从新加坡传入马来西亚。翻查资料,马来西亚历史悠久的歌舞团包括刘冰歌舞团、桃花江歌舞剧团、五月花歌舞剧团、四季花歌舞剧团及彩虹歌舞剧团等。在科技不发达的年代,电视、手机不普遍,歌台演出是民众一大消遣。

“以前是人们等着开台,现在歌台等人来看,观众够了才开台。”从事歌唱事业30年的郑桠铧有些感慨。时代不同,现代人手一机,网络发达,充斥各种娱乐,特地去歌台消遣的人少了,观众群主要是中年人士。“但是只有现场才能感染气氛啊!”郑桠铧点出歌台无可取代的特色。

郑桠铧出身马来西亚广播电台中文组合唱团。80年代,他找朋友组织歌舞团,经历现场乐队(Live Band)、卡拉伴唱带时代,现在又流行回现场乐队。他回想,当时许多歌手十五六岁就出道,还有不少歌唱比赛出身的歌手,后来都成为歌舞团的台柱。80和90年代,童星辈出,童星团体七仙女当红,最出名就是团里老么妮妮。“以前很多童星,现在是少女歌手比较多,有组合也有个人。”
 

郑桠铧(中)从事歌台30年,一手提拔两名歌手李芓莹(右)和李乙幸(左)。(图:星洲日报)

据郑桠铧30年来观察,歌台随着时代不断改变。比如,舞台背景原本只挂布幕,后来升级架钉三夹板,现在更高级采用LED布板;从前灯光只设20盏,现在可能会用到30或40盏。“当然用LED费用比较贵啦,要吃什么菜就给什么钱,反正大有大做,小有小做。”

所谓“大有大做,小有小做”,是依照主办单位预算配予相对规模的演出。

郑桠铧说,七月歌台期间,大部份主办单位都知道拜拜不能省,若要节制就只能从歌台表演开刀,请少一点歌手,不请伴舞,减少灯光布景设备。
 

劲歌热舞的歌台秀是七月普度不可或缺的余兴节目。(图:星洲日报)

信 不 信 由 你,鬼 月 邪 事 一 箩 筐

郑桠铧强调,七月歌台一定要诚心策划和表演,拿多少预算就做相对演出,不能偷工减料。如果预算够多,就不要把LED荧幕降级成普通布幕,或者减少灯光音响。信不信邪由你,郑桠铧信,这与同行朋友的一场意外有关。

“我们做七月台,拿人3000令吉就不好贪赚做少一点,要就认真做。”郑桠铧常常劝他的好朋友,不能抱着“七月台塞满歌手就好”的心态,一定要诚心以对。朋友不理,结果在农历七月十四当天,赶着搭台途中,发生严重车祸,走了。

七月歌台,务必诚心,不乱说话,不随地吐痰。跑台歌手上台前,都会在后台向四面八方膜拜,心里默念保佑演出顺顺利利。郑桠铧经历过或是听过的邪门事件一箩筐。

普度会上通常设有福品标会,筹募慈善或活动基金。郑桠铧身兼喊标司仪,有次开始喊标不久,一颗假牙飞出来,掉在草地上。这下糟了,少一颗牙,说话“漏风”,该怎么主持完整场标会?他赶快默念,好兄弟帮帮忙,还有很多福品等着标。

“你相信吗?那时棚子搭在草地上,不是柏油路。我的一颗假牙飞掉进草地里,怎么找得回?但是我一拜拜,马上就让我看到它,才顺利主持完节目。”

喊标遇邪还有一例。有次福品太多,台下的理事不够积极帮忙,郑桠铧喊得辛苦,心里暗骂脏话,埋怨一番。心里话才说完,手上的麦克风就磕向自己的嘴巴。他心知犯了忌,赶快到后台拜拜,默念苦衷,希望好兄弟谅解。
 

李芓莹(左)和李乙幸从小过着与同龄朋友不同的歌台人生。(图:星洲日报)

同样拿麦克风磕自己嘴巴的还有一名女歌手。郑桠铧说,那名女歌手信仰日本宗教,所以上台前没有依习俗向四方好兄弟膜拜。结果一上台,音乐播不出来,演出过程中一直以麦克风自砸嘴巴,下台时嘴巴都肿了。

不只歌台歌手、司仪,连带运送音响的司机也有相似遭遇。

郑桠铧记得有一年世界杯,送音响的司机要求他晚上11时30分就结束,他要赶回家看球。歌台岂有这么早结束?等到午夜歌台收工,这名司机埋怨错过赛事,不情不愿送回音响。

“结果大半夜,他的老婆急急忙忙打给我,问我发生什么事,他的老公回到家就口吐白沫。”

郑桠铧想,他可能是犯了禁忌。

说了那么多邪门的事,郑桠铧坦然说:“做这行,不能不相信。”然而,普罗大众也不必因此害怕。身为台主,一般上下午他就到场张罗搭建舞台、灯光、音响事宜。完成后,他向四方膜拜,邀请众位好兄弟晚上一起来看戏。

“只要一颗诚心,没有邪念,诸事就会顺利。”

七月歌台是临时搭建的舞台,后台窄小闷热,供舞蹈员准备和休息;歌手一晚连跑多场,一抵达就上台演唱,唱完就赶往下一台。(图:星洲日报)
舞蹈员的服装道具亮丽,多数从泰国选购。(图:星洲日报)

【百格】鬼节由来


周刊专题:
【七月鬼节歌台登场!】

【鬼月有戏唱·从传统戏曲到歌台,越演越热】

【传统戏曲·华丽转身,不再听不懂!】

【从草根跃上大舞台·新加坡歌台唱出一片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