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禄·“愚蠢协议”产生的背景

2018-08-23 11:31

张庆禄·“愚蠢协议”产生的背景

不少人听了脑一热,嘴一开,就对前朝政府开炮,然而宣泄情绪之后,该理性地思考:何以大马政府会签署所谓的“愚蠢”协议?我们该如何避免现任政府或以后的政权重蹈覆辙?

东海岸铁路计划与两项天然气管计划,终于从重新检讨与暂时搁置的模糊状态走了出来──确定取消。

广告

首相马哈迪为访华行程总结时,作出上述宣布,而大马将为此付出巨额赔偿,具体数额有待官员谈判厘清。既然首相已拍板决定,再多的争论亦无济于事,更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谈判尽量压低赔偿,以免虚弱的国库失血过多。

在这起事件中,马哈迪批评前朝政府“愚蠢”,签署没有退出条款的协议。他甚至形容,“在马来西亚历史上,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愚蠢的协议”。

不少人听了脑一热,嘴一开,就对前朝政府开炮,然而宣泄情绪之后,该理性地思考:何以大马政府会签署所谓的“愚蠢”协议?我们该如何避免现任政府或以后的政权重蹈覆辙?

“愚蠢的协议”其实是行政权专横独断、缺乏监督制衡的产物。一份“愚蠢”的协议竟能大摇大摆地通过政府相关单位与领导的审核,成为定案,足以揭示政府内部监督功能失效,没有多元的异议声音发挥制衡功能。

其次,由于资讯不透明,外界根本无从知道内情,也没法监督。这种黑箱作业,让掌权者占据有利位置,把群众蒙在鼓里。

政府受到人民委托,拥有庞大的权力,但这种权力必须受到监督与制约,否则当权者很容易会自我膨胀,继而走向专横,作出不符国民利益的决策。这是产生“愚蠢协议”的背景。

广告

讽刺的是,“愚蠢协议”并非今天才冒现的新鲜事,早在马哈迪首次任首期间就已出现。当年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政府与大道公司签署不公平合约,让后者占尽便宜,堪称当中的“典范”。

从大道合约到东铁协议,同样的问题换了内容继续上演。这说明了,缺乏透明与监督,诸种不同的“愚蠢协议”都可能诞生。因此,政府须采取行动,加强制衡机制兼透明化资讯,将涉及公众利益的资讯与合约摊开在阳光下,接受公共审视;否则,“愚蠢协议”在未来可能会换个版本,以不同的姿态跳出来嘲笑我们的智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