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民族舞的发展

2018-08-23 16:58

马来西亚民族舞的发展

现在年轻人流行街舞,当代表演艺术侧重西方现代舞,民族舞蹈在现代社会的展演空间似乎有所囿限,您的专业资历横跨华族舞与现代舞,在您看来,民族舞蹈要如何在欠缺关注的大环境里突围/发展壮大?

问:现在年轻人流行街舞,当代表演艺术侧重西方现代舞,民族舞蹈在现代社会的展演空间似乎有所囿限,您的专业资历横跨华族舞与现代舞,在您看来,民族舞蹈要如何在欠缺关注的大环境里突围/发展壮大?

广告

答:在千禧年前后,马来西亚华人舞蹈圈子经历了一场洗礼,经回国投入社会的舞蹈工作者渲染下,舞者们纷纷摒弃旧有的舞蹈方式,如芭蕾舞、民族舞、华族舞等,开始专研现代舞。现代舞形式早在30年代的美国发芽,70年代现代舞各派成家,继而影响东方世界如台湾云门舞集等。现代舞的产生原意很简单,就是要脱离旧有舞蹈框架的束缚。现代舞取自于英文Modern Dance,同时也阐述一个时代的推进,“摩登”一词为七八十年代一个描述时代进步的重要字眼。现代舞发展至今,许多舞蹈专家意识到,过度追求“摩登”似乎是一味追随他人文化,于是回溯民族根源,挖掘在地化的独特元素并加以融合,引领舞蹈世界进入当代舞(Contemporary Dance)的时代。当代舞的范围是广阔的,除了表现当代精神,也涵括了许多新舞蹈的模糊范畴。

街舞文化附属在流行文化里,主要通过多媒体广为流传,从最早的黑人街舞到香港演唱会的劲歌热舞、从日本的Para-Para到现还在正火热的韩国K-POP等,大部份都依附在流行音乐的体系下。这样的形式是更贴近通俗的,所谓通俗文化是指现代社会中盛行的地区上文化,如想法、观点、态度等。而大众和传媒之间又保持着相当有趣的关系,即相互影响、或是轮替主导。因此流行文化本身是双向的,也是不停更换的。

民族舞或华族舞,和前面两种舞蹈形式截然不同,民族舞蹈体现的是一个种族的审美、生活、道德与伦理。华族舞以“圆”为概念,在身体表现上、在图形变化上来代表民族对“圆满”的意识和审美,华族舞提取生活习惯、节庆祭祀等元素作为文化传承,最终呈现出“欲左先右、欲右先左”、“忠、贞、孝、义”等华族精神,以教导人们如何“正常”生活,凸显道德和伦理的重要。

华族舞是民族精神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符合雅俗共赏的前提下,看得见内涵、也兼具渲染的舞台效果的舞蹈自然是锦上添花。令人惋惜的是,许多人以为华族舞只是扭扭屁股、甩甩长绸的余兴节目,那就是教育的失败了。华族舞有严格的规范,也是民族精神,相较于前面提及的推崇推进新文化,以及看似“时尚”的流行舞蹈趋势,愿意学习华族舞的人少如凤毛麟角,可称这些人为舞蹈界的文青,其实他们更像少数民族。而当学生离开学校的课外活动体制后,会继续学习华族舞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我个人认为,华族舞是允许改良的,应提取当代精神的借鉴,才能历久不衰;而融入流行文化的元素,用以吸引年轻族群也没有不好,是扩大华族舞拥护者的一个好方法。推广华族舞,最首要的考量是从教育着手,应该先教育正在进行华族舞教学的老师们:教育观念正确,自然能影响深远,如果教育者本身知识贫乏,就无法奢望华族舞能在缺乏关注的大环境里面突围发展壮大。所谓教学相长,如果一个教育者没有继续充实自己,只将教育工作当作赚钱的工具,忽略了舞蹈本身的重要,那么便不能将舞蹈广博的内涵好好传授散播出去,这样的初始想法产生的连锁反应,会将民族舞的价值贬低,而最终如骨牌效应般,让大众认为,华族舞只是次要的点缀商品。

广告
(摄影:林慧恩)
参与台湾找我剧场《山桐传奇》演出,饰演鲤鱼精。(摄影:林政亿)
(摄影:余诗文)


■郭少麒简介:
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中国舞系、台北艺术大学研究所,主修编创。郭少麒也是前云门2舞者,在港台留学时期,以及担任云门2舞者期间,曾到新加坡、法国、布拉格、北京、美国等多地演出。2012年回国后热心于马来西亚舞蹈事业,积极编创、教学以及表演,编舞作品包括《梦蝶》、《花非花》、《亚当与夏娃》、《青蛇与法海》等。2013年创办华族舞团《麒舞者民族舞团》,着重古典舞与民间舞训练,栽培马来西亚华族舞者,并举办年度展演《风云再麒》、《麒迹》与《十二金钗》。

2013年至2015年间担任马来西亚舞蹈联盟主要委员,并为青年编舞计划《Dance Escalator》担任编导顾问。曾多次在学院、小学与幼稚园开办舞蹈工作坊,现任雪隆广青舞团导师以及编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