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锦超.艺术家和他的(东南亚)分身们

2018-08-23 17:20

张锦超.艺术家和他的(东南亚)分身们

这或是一个让观众有点混淆的展览,是艺术家的个展,也同时是联展。《不要走入迷雾不要走回黑暗不要站在原地不动》是张锦超的个展,但策展与参展名单上没有他,而是一列陌生的名字。这些艺术家名单,通通不是他,也通通是他,分裂自艺术家的内在,却又明确切割断开,保持距离。这是一个张锦超缺席、而他的分身们出列的展览。

这或是一个让观众有点混淆的展览,是艺术家的个展,也同时是联展。《不要走入迷雾不要走回黑暗不要站在原地不动》是张锦超的个展,但策展与参展名单上没有他,而是一列陌生的名字。这些艺术家名单,通通不是他,也通通是他,分裂自艺术家的内在,却又明确切割断开,保持距离。这是一个张锦超缺席、而他的分身们出列的展览。

广告

他者的集结,让创作更自由

《不要走入迷雾不要走回黑暗不要站在原地不动》(以下简称《不》)由策展团队doppelganger labor策划,参与的艺术家包括alon vedasto cruz(菲律宾)、emran aziz(汶莱)、kim(无国籍)、liam smith(新加坡)、phithoon kuedbut(泰国)与zaskia roesli(印尼),展出录像、装置、微雕塑、摄影等作品。

这些东南亚籍艺术家的身份,其实源自同一个母胎,但对张锦超而言,这些分身不是连结他脐带的小孩,而是全然陌生的另一个他者。

分身之法在各创作领域都有先行者,葡萄牙诗人佩索亚创造了无数的分身和异明者,杜象也曾化身为女性若丝瑟拉薇(rrose selavy),当代艺术里自然也有不少型态不一的实验和创念。

张锦超的分身创念,来自美术史的观看、创作自由的期许,以及创作观的梳理。

“艺术家这个行业,有许多复杂的脉络。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有很多面向,现代主义时期的艺术家以反抗者的姿态出现。到了当代的情境,时代的语汇更是异常复杂,艺术家如何自我定义?美术史如何定义艺术家?我很感兴趣。”

广告

长年的西方美术史教学经验,让他不断重读时代与艺术家的关系,每隔一段时间又有新的发现和理解。这些分身的创造,也建基在美术史的回溯、对话与思考上。

“艺术家可以创造一个新的身份来挑战自己,往别的方向走,或许会发现新的自己。不要被本来的自己所框限,试探不同的边界和未知,其实也呼应美术史中每个新流派的创新与颠覆。

他回忆,早在2001年,顾黎明的《当代艺术问题:第二种文化意识的阐释》启蒙了他对艺术家身份的思考。“过去的大学生涯中,更多的是对美术史的理解,很少对作者议题独立展开讨论。本书第五章对于作者观念的分析让我印象深刻,让我开始有些想法在心里慢慢发酵。

分身带来不一样的创作思考

广告

创作十余年,他清楚自己的创作脉络,也能预想未来创作的路径与结构。他很好奇,如果从未知的身份去思考创作,会有什么结果?

“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分身的念头,而是慢慢堆积起来的。当我在想创作方法的时候,也会想创作方法如何在美术史上有一个新的价值。创作的时间久了,我的脉络慢慢会有一个惯性,但这也不是错的,而是认定了自己的创作就是某种面向和思维结构。所以我开始自省,有没有别的方法?

他后来想了许多新方法,却愈发局促不安,“这些想法如果放在我的创作脉络里,显得不统一,而且有点矛盾。不依循过去的脉络是否可行呢?可是如果否定它,很多创作就不会付诸行动了。你在脑海里设定了一个观众和评论家的角色,当你选择了另外的结构和不一样的价值观,脑袋里的观众和评论家就会认为,那不符合预期的期待。”

他花了许多时间思辨,某一天突然想起读过的这本书,互尔茅塞顿开,“所有的连结突然融汇在一起,每一个思考点就像星座图一样,个别的星星来看好像没有关系,其实他们连结起来就是一个星座。”

于是他开始创造分身,输出脑袋里那些无法依附在“张锦超创作体系”里的创念,也希望通过换位思考,体验陌生未知的身份,能带他探入何种究极新境。

2013年他开始以虚拟艺术家“0”的身份参加联展,2015年的个展《小心你成为中心》则试炼不同分身创作的可能,《不》则将自己完全排除在外,希望能更全面的演练陌生的他者。

张锦超希望这些他者与自己没有相依关系,而是陌生的共存。这是艺术家理想中的分身关系,所以除却几次展览中观众已知的分身,他的创作还有几个真实身份未揭露的分身,希望可以彻底伪装成圈内无人知道的他者。

如前所述,他希望在分身里找到更多的开放,“分身除了在创作上有更多自由,也保有作品语言的开放探索。作品开放了之后,可以让更多的阅读者(观众)有更多的诠释。”

显学与热流,我们怎么看自己

和大部份文学的创作方法不同,《不》的分身不是先有身份角色,而是先有作品,再从作品去建构背后的身份。上次个展选择的分身,是遥远的异国他乡,这次的分身选择,他希望能就近观察。

上一次个展选择的分身,他们所在城市,都是我没有到访过的。我去过东南亚几个城市驻村和旅游,比如日惹、马尼拉、卢克班、曼谷、清迈等;这次选择东南亚作为分身创作者的居住地,他们的想像更为具体。”

创造身份,为分身命名,也是对东南亚各国文化的爬梳。东南亚的族裔繁多,文化语境庞杂,每个名字背后,对他而言,都是一次新的异境探入。

若深入解析展览标题的字面意义,会发现这是一个矛盾的行动指示,不前进、不后退,也不要原地不动,那该往哪里去呢?

这是张锦超的叩问,也是一种东南亚座标和艺术家惑境的暗喻:无法前进,不能后退,但也不想停滞不动,艺术家没有答案,留待观者自行思考。

《不》是东南亚展览模式的拟仿,虚拟分身仿制的是脱胎自现实语境的身份。张锦超好奇,在东南亚热的现下,或东南亚作为显学的时代,谁拥有创作表述权?各自的表述权理当如何理解?撇除异域风情的既定印象,身为东南亚一份子的我们,对于邻居们的境外阅读,是否也隔阂重重?

是以他的创作自述如是叩问:“许多国际展览都以东南亚为主题,但这些展览中是否包含‘东南亚主体’?这些有关东南亚的(自由)诠释,是否诠释了东南亚?而这些在地的缺席、他者异国目光,是否会是问题?如果不用在地眼光看东南亚,是否不正确?艺术家以自己的国家为创作题材本来就无可厚非,凡事都必须以‘在地诠释’来诠释在地,是否也流于惯性的‘政治正确’、去差异化?”

这是他对东南亚──熟悉又陌生的陆地──的新凝望,以及再想像,以及再深入过去的陌生。他说,从此处延伸的不一定是新的、脱离已知的东南亚想像,也可能还是典型的东南亚。可贵的是,当我们身处其中,再想像这些“在其中”,或能有新的发现与理解。

分身与作品简介

alon vedasto cruz与kim█可穿越的风景
《可穿越的风景》由3道荧幕组成,内容是各式水浪的纹理。艺术家在展厅搭建3道荧幕,每道荧幕可供观众穿走,观众可以走入布幕,探看背后的奥秘。第一道荧幕以正常速度播放内容,第二道荧幕是第一道荧幕内容的倒播,喻示时间的逆转;第三道荧幕是则第二道荧幕内容的慢速播放,画面中偶尔闪现局部身体特写。水浪影像由alon vedasto cruz创作,他想以水为接点,连结散落的岛屿国土(菲律宾);身体特写由kim所创作,无国籍身份的破碎存在,亦如他的零碎身体片段,在慢速影像中偶尔闪现,观众每次走进展览厅,只能偶尔窥见身体的局部,无法一窥全貌。无国籍身份也如飘流在茫茫水域中的零碎存在,神秘而破碎。

emran aziz█倾斜60度-空间中的空间
观众进入展间,会看到一所倾斜的博物馆,原型出自只存在6年(1953年至1959年左右)的临时国家博物馆(muzium negara sementara)。倾斜的博物馆像是不稳定的存在,倾斜角度则是国家独立年份(今年8月31日前为国家独立60年),国家独立越久,博物馆的倾斜幅度越大,这是艺术家的玩味暗喻。

博物馆置放于展间,博物馆中也有挂放作品,行成展览空间里的另外一个展览空间(画廊里的博物馆)。

emran aziz是汶莱人,汶莱的国土一分为二,左右与下方都被马来西亚包围,犹如夹缝中的存在,也如空间中的空间。

liam smith█我们没有改变过
生于香港,英国念小学,12岁移居新加坡,liam成长经验中的移动迁徙,形构他对混融文化的敏锐与兴趣。他偶尔看到马六甲博物馆中的人偶,发现用以表述各州马来传统文化的人偶,部份竟然有着异国西方长相,这是馆方的草率行事,让历史叙事添上陌生异化的吊诡调性。

phithoon kuedbut█星球
这个发光的球体远看是个大眼球,近看才发现瞳孔原来是颗星球。星球与眼球,两个全然相悖的距离,一个就在身上,一个远在光年之外,却融为一体,这是泰国艺术家的创作。自体发光的星球,像颗大眼珠观望着展览空间的观众,当你凝视它,它也正凝视你;在影像资讯过剩的年代,所有的资讯既近又远,什么角度才是最合适的观看角度?

zaskia roesli█粪肥

这是印尼艺术家zaskia匿名非法印尼移工合作的微雕塑作品,散布在展间的角落。当观众不小心路过,会错觉自己看到粪便,细看粪便末端,又连结着手指头。这是艺术家的玩味之作,对非法移工来说,她的存在位处社会底层,犹如粪土;展览厅像个陌生场域,艺术创作更是遥不可及,而手指头则是移工的身份象征。移工以卑微而玩味的方式,入驻这个展览厅这个异地,就如她随时会被踩踏的。

█ 张锦超简介

1975年生于吉隆坡,目前在八打灵再也生活与创作。毕业于中国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举办个展《隔离屋》、《震度》与《小心你成为中心》;双人展《地下展》(与刘德梁合展)、《a white house and a temporary road》(与刘宜振合展)、《流放的边界》(2013,与孙康杰合展)与《kadang kadang dekat dekat akan datang》(与f x harsono合展)与多次联展。除此之外,作品也曾在吉隆坡三年展、国家视觉艺术中心、新加坡美术馆、法国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地展出。张锦超曾赴印尼、菲律宾驻村,作品曾被新加坡美术馆收藏。

不要走入迷雾
不要走回黑暗
不要站在原地不动
日期:即日起至9月1日

时间:星期二至六,12pm至7pm(逢周一、周日及国定假日休馆)
地点:a+ works of art
(d6-g-8, d6 trade centre, 801 jalan sentul, 51000 kuala lumpur)
(google maps/waze: a+ works of art)
联络:018-333 3399、[email protected]
脸书:www.facebook.com/aplusart.asia/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