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税致本地电影硬伤

2018-08-23 18:59

娱乐税致本地电影硬伤

《PASKAL》导演郑建国表示,“希望政府向大马电影征求的25%娱乐税,能直接回扣给电影制作公司。”《变天!Ini Kalilah》电影制作人张捷惟更大胆建议政府直接豁免向大马电影征收的25%娱乐税,“因为那不会影响到大马总电影票房收入的娱乐税收,但对大马电影人来说却非常重要。”《海墘新路》监制郑雄城更认为政府应该把电影看成是文化产业,跟各国大使馆合办大马电影周,“把大马电影推到不同国家,让海外观众从电影中看到大马的文化民情,比带一群人去做文化表演有更大的效应。”

首相敦马哈迪早前和娱乐业者进行对话会时表示,政府将在内阁讨论如何在拨款和税收上帮助本地电影业者。《PASKAL》导演郑建国表示,“希望政府向大马电影征求的25%娱乐税,能直接回扣给电影制作公司。”《变天!Ini Kalilah》电影制作人张捷惟更大胆建议政府直接豁免向大马电影征收的25%娱乐税,“因为那不会影响到大马总电影票房收入的娱乐税收,但对大马电影人来说却非常重要。”《海墘新路》监制郑雄城更认为政府应该把电影看成是文化产业,跟各国大使馆合办大马电影周,“把大马电影推到不同国家,让海外观众从电影中看到大马的文化民情,比带一群人去做文化表演有更大的效应。”

广告

建议提高海外电影政策

前中文影视协会主席兼阿细亚热带电影有限公司(Asia Tropical Films)行政总栽郑建国是早前跟首相对话的大马电影人之一,他表示,“大马去年的电影票房总收入是9.8亿令吉,但大马电影票房收入才5600万令吉,占了不过5.71%,而海外电影票房就占了9.24亿令吉。”他表示,海外和大马电影的税收比例差距这么大,如果提高海外进口电影税收的1或2%,就足以补贴给回大马电影的钱,“这是保护大马电影政策的方法之一,也不会影响州政府任何收入。”
《海墘新路》监制郑雄城也认为,娱乐税25%对大马电影来说太高!“如果一部大马电影收100万令吉票房,就得纳25万令吉的娱乐税。这对大马电影业者来说是很大的考验。如不是因为热爱电影,这行业的创作者很难生存下去。”他表示,虽然马来西亚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如今有中央拨款的“电影公映奖励金”(Insentif Tayangan Filem Cereka,ITFC),但只给回大马电影票房收入的10%作为奖励回扣。

《变天!Ini Kalilah》监制张捷惟建议政府直接豁免大马电影的25%娱乐税。“我们被抽取了25%娱乐税后,其他75%的票房收入还得扣除电影院抽成、发行费等费用。《变天!Ini Kalilah》制作费是270万令吉,换句话说,我们得收700万令吉票房才能拿回成本。”他表示,首相常强调向东学习,而日本“软实力”正是让日本在国际扬威的要素之一,“软实力渐渐重要,而且靠的都是创作,如电影人自己都吃不饱,又怎样宣扬大马?”

电检制度弹性尚不足

郑雄城曾监制的两部电影《新村》(被指宣扬马来亚共产党信念)及《日与夜》(其中一个单元以性侵为题材)都无法通过大马电检局(Lembaga Penapis Filem,LPF),无缘在大马上映。他表示,“电检局尚不够弹性处理任何题材。我们翻开社会版,如果可以接受新闻的光怪陆离,那为什么不能接受电影本身价值观的存在呢?”

他表示,《海墘新路》的母子“乱伦戏”得以过关,是因为他们取巧的以“戏中戏”来交待。《日与夜》其中一个单元《面包女孩》以性侵为题材。“我们拍这戏是希望防止性侵,告诉社会不同阶层,女学生该怎样保护自己,出发点是对的,却被指败坏校风。””

广告

张捷惟曾监制多部黄明志电影,《猛加拉杀手》(Banglasia)5年前被禁映,让他一度告退大马电影市场。他表示,《猛加拉杀手》当时被禁映,当中理由包括情节被指讽刺前首相夫人、孟加拉国旗太像回教党(PAS)党旗。“我觉得电检委员会也跟我们面对同样的压力,我们拍片受限,他们要剪什么和不剪什么也受限。《猛》有场暗灯变魔术的戏,就被指讽刺上届大选文冬‘关灯’事件,以他们的角度是怕得罪当时政府,但我觉得这些原因不应该被算计在内。”

他表示,马来西亚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是以文化角度来看事情,内政部及电检局在国家治安上则有他们自己的考量。“FINAS由文化部管辖,电检局则归内政部管。而我希望大马电检局能享有更多空间。”

应回归提升创作品质吸引观众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如果本地电影业者能够创造出具有特色和高品质的影视作品,并将其宣扬至海外,为国家带来收益,政府肯定会给予支持。

广告

郑建国表示,他从监制《初恋红豆冰》开始,每部电影几乎都会在马新港台上映,中国就得视情况而定。“《初恋红豆冰》早于2010年,就成功在中国几百家戏院上映。我后来导演《结婚那件事》,电影2012年就在中国1300家戏院上映,2014年监制的《盂兰神功》,因题材关系没法在中国电影院上映,但仍成功卖出网络市场。”

张捷惟认为大马中文电影基本上分成3派,“第一派是很优秀的艺术电影,在全世界拿奖,但观众不受落,效应没体现在票房上。第二派来自广告和短视频圈的网红,他们知道观众要什么,却得不到政府甚至商家支持,也没机会拍电影。第三派很热爱电影也很会找资金,拍的却都是烂片。”张捷惟提出一个残酷实例,“《Hantu Kak Limah》只为马来市场而拍,但他们11天就收2000万令吉,根本不用靠海外市场。”他认为大马中文电影叫好叫座的不多,大家仍需努力。 

郑雄城也表示,观众鉴赏水平渐高,选择渐多。大马电影应该找回自己的路子,不是复制,而是创作,才能吸引观众进场。“拍电影不能自负,电影业界也不该有太多投机份子。自己做得不好,就不要埋怨观众不买票进场。”

签署海外合拍协议拓展市场

马来西亚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在2013年设新条例“在马拍摄影片回扣”(Film in Malaysia Incentive,FIMI),在我国取景的外国电影和电视剧,都可享有30%的现金回扣。

张捷惟表示他最近在筹备一部中美制作,想带进大马拍摄,却有人建议他去加拿大拍摄。“在加拿大除了有同样的拍摄影片回扣,还享有后制、工作人员住宿等的优惠回扣及退税制度。”

郑雄城监制的《非常盗》拿到釜山电影节Asia Cinema Fund的后期制作奖,“虽然没奖金,却提供后期的调色、字幕等服务和住宿、机票给国外电影人。”他表示韩国不同地域都有自己的电影发展局,每个市、州或省都提供辅助鼓励海外电影人去取景。“大马每州都有收娱乐税,希望他们能效法韩国,把这笔钱用在辅助电影拍摄上。像槟城就有提供一站式服务,吸引不少海外影视作品前去取景,带动当地消费。”

郑建国则希望大马能和其他国家签署海外合拍协议,促进两国电影文化交流。他表示,“香港有和中国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系安排》(CEPA),如果跟中国签约,合拍片在中国市场就会享受国产片待遇,不再受进口片条件限制。大马应该也有CEPA,把门打开,将大马电影带去中国市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