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钦.大马机场多事之秋

2018-08-23 19:05

王宝钦.大马机场多事之秋

大马机场与其口头上不认输,不如专心改善服务素质和发展策略,否则到头来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开怀大笑了。

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组)股价创下新高,却依然愁容满面,所为何事?

广告

因为正逢多事之秋。

该公司董事经理拿督巴里山6月23日约满离职,是第一批卷入撤职潮的政府相关公司高层,至今依然群龙无首,其职位暂由首席财务员拉惹阿兹米代摄。

过后,该公司和最大客户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贸服组)公开交火,亚航集团更部署建造廉航机场(LCCT),力图打破该公司垄断局面。

虽然利空接踵而至,但市场传出有买家想买该公司土耳其机场,带动股价直冲9令吉98仙,改写1999年上市以来新高。

可惜好景不常,土耳其因美国总统特朗普开炮而引爆经济陈疾,连带在当地拥有业务的大马机场等公司跟着浮现卖压,股价重新调头下滑。

实际上,相对于外围利空,改朝换代促成的国内政策变化,对大马机场业务影响更为深远,毕竟该公司超过65%收入皆来自国内市场。

广告

目前,全国共有40座机场,该公司负责经营当中的39座,包括国内16座普通机场和18座短距离起落机场(STOL),以及5座国际机场。

唯一不属于大马机场的士乃机场,则是该公司卖给MMC机构(MMCCORP,2194,主板贸服组)的。

上周该公司表示,国内超过75%机场并不赚钱,需要其他机场“拉上补下”,该公司必须运用大笔资金和营运费才能保持旗下机场完善连接。

这种以垄断换补贴的业务模式,正是前朝政府行之有年的“国民服务”,在包括马电讯(TM,4863,主板贸服组)在内的许多政府相关公司身上都有这些烙印。

广告

实际上,大马机场1992年私营化以来,服务素质和发展策略一直备受诟病,而这也是垄断型企业的通病。

大马机场改革速度之迟缓,连前朝政府也看不过眼,要求航空委员会(MAVCOM)下月起开始认真评估该公司和与航空公司的服务素质,并有权施以最高占5%营收的罚金。

为了避免被罚,大马机场才勉为其难提高资本开销,分析员预计2018及2019财政年金额将增加到6亿至7亿令吉,远高于以往的3亿令吉左右。

变天之后,新政府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寄望打破垄断激活民间资本,取代过于墨守成规的政府相关公司,因此不少投资者都认为大马机场等公司的投资风险提高。

表面上,就像策划中的第三国产车一样,新私人企业即使获得政府的保护、资助和厚待,也不一定能在短期内迅速累积实力,进而挑战垄断市场多年的政府相关公司。

可是,私人企业一如嗜血鲨鱼,只要嗅到铜臭味就会汹涌而来,只要市场开放,习惯垄断的政府相关企业肯定会面临许多挑战。

对大马机场来说,现在最麻烦的是,其中一名强而有力的对手,正正是最大客户亚航集团。

大马机场与其口头上不认输,不如专心改善服务素质和发展策略,否则到头来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开怀大笑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