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比国庆正名更重要的事

2018-08-25 11:58

何俐萍.比国庆正名更重要的事

东马人近年来因为自主权意识的抬头,产生要求平起平坐的心理愈加强烈,这股集结民间舆论的力量也确实一度制造效应,尤其在已故阿德南还任职首长的两年多,联邦基本上不敢对砂拉越的诉求视而不见。

多年过去了,对831和916的争论从未停歇。沸沸扬扬吵了多年,每一年踏入8月份,对这课题的争论在整个8月不断在疲劳轰炸大众。

广告

再争得面红耳赤,8月31日是大马的国庆日,9月16日是马来西亚成立日,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是既定的事实。既然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继续纠结在字眼,能为真正的国庆正名?

走入书局,逐一翻阅架上摆售的历史课本和参考书,略感欣慰的是,把马来亚误当马来西亚成立的谬误已不存在,8月31日是马来亚独立日,9月16日是马来西亚成立日,清楚昭示在内容。唯一让人倍感不是味道的是,对东马的着墨太少,对马来西亚的成立是点到为止,更妄论是提到了砂拉越近些年高调欢庆7月22日的典故及从官方到民间,年年大事庆祝欲凸显的真正意义。

这些年,只要有政治人物敢于公开表态庆祝831无须大惊小怪,必然难逃被挞伐,甚至让当事人遭受网络霸凌,被冠上“卖砂”、“马来亚的奴才”的莫须有骂名。

即使有人挺身而出,也以其他国家的国庆日未必是真正全国的独立日作为举证,也几乎难以平息这批几乎已走向激端包括部份极力鼓吹砂独分子的怒火。这种无谓的逞口舌之快,既何苦又有何意义?骂得再多也再凶,只会被视为极端的异议分子,制造不必要的谬想,让一些西马人以为,砂拉越人变得愈加不可理喻。当然,现实中的砂拉越人依然以种族包容和谐引以为傲,无论政治和地域如何分隔东西马,两地人民在情感上依旧是一家亲。

不能否认的是,东马人近年来因为自主权意识的抬头,产生要求平起平坐的心理愈加强烈,这股集结民间舆论的力量也确实一度制造效应,尤其在已故阿德南还任职首长的两年多,联邦基本上不敢对砂拉越的诉求视而不见。但是,新政府上台后,东马的自主权之争显然已经起了微妙的变化。东马人难道还要对国庆日该是831还是916继续耿耿于怀,而非敏锐意识到,当务之急是宏观着眼于更大的格局,以民间的声音和力量促使政府必须释出诚意,花心思在拉近东西马,无论是地理还是情感的鸿沟上。难道,没有比正名更重要的事需要力促联邦加速应对的行动?

首相马哈迪结束访问中国行程前宣布正式取消东海岸铁路计划与两项天然气管计划,马哈迪还毫不客气批评前朝政府,形容在马来西亚历史上,从未看过如此愚蠢的协议。不知怎的,这“愚蠢”二字让我心有戚戚焉,也引起诸多联想。

广告

若说前朝政府在签署协议上犯了愚不可及的协议,55年前砂沙参组大马与马来亚共同签署建国契约,却戏剧性地出现某方公然推翻契约,把砂沙原是伙伴的地位大幅度贬为州,丰富资源被公然剥夺,砂沙更眼睁睁看着一方公然撕约,当今领导人若懂得将心比心,该当明白东马人民沉痛的心情已不是愤慨两个字所能形容。遥想当年领袖挥笔一签,埋下的苦果却要后代东马子民硬啃,糊涂的行径,让东马子民看在眼里,想在心里,恐怕更不是“愚蠢”二字能表述叫人情何以堪的心情。

另外,销售及服务税倒数7天将开跑,国内机票将被征收服务税虽是全民都受影响,但对东马更谓重磅打击。航空服务是东马商旅和人民往返西马的唯一途径,砂拉越人欲到沙巴,航空也是唯一最便捷的交通。也不仅是国内航空征收服务税带来负担,东马因交通网络的落后,新税制开跑后,新一轮涨风想来如骨牌效应冲击东马人民。东马人民是否有必要“暂时”放下对831国庆的芥蒂,再一次集合民间的力量逼使向联邦发正视东马的苦境,这该比无止境争议国庆来得更迫切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