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新闻自由仍在远征

2018-08-25 12:00

杨微屏.新闻自由仍在远征

民主阵痛中,新闻自由的演变进化,大马新政府能开启的门鉴有多高,包容度能多宽,是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都需要时间来观望和拿捏的指标。

媒体自主权是全球新闻工作者渴求的目标,在大马也是长期走钢线的传媒敲击的底线。

广告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希望未来大马媒体不受政党掌控,挑战国阵巫统的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首要媒体集团属下媒体、马华掌控的《星报》等的未来方向。

大马509大选变天后,希盟当政后即转变了几十年来大马媒体的生态,而最近首相敦马哈迪访中国之行,大马各语文媒体派员随团采访,出现一些仅让两家媒体进入会场采访的限制。

而受钦点的却是过去被前朝政府拒绝的网媒包括《当今大马》,反之过去被列为“主流媒体”的各语文报章和电视台,突然也对调了定位。

其实限制媒体数目进入采访的情况向来都存在,只是新局面显然是网媒所获新政府的关注,似乎跃进一大步。

大马变天时,国内不少主流媒体有了改朝换代后媒体定位的隐忧,而网媒则出现“苦尽甘来”的“抬头一片天”。

在新政经历百日后,哥宾星的建议其实也值得鼓舞,以开启媒体新闻自由的枷锁。

广告

然而,受前朝政府控制的媒体应该摆脱政党的掌控之际,希盟各党未来也需要谨慎不要把手伸进第四权。

在中国、新加坡等国家,政府掌控媒体实施“一言堂”,媒体言论自由就是政府的自由指标。

挑战主流媒体受限制后,通过网络媒体成功发动人民力量争取改朝换代的国家,包括大马、泰国、台湾、经历“阿拉伯之春”的中东国家等。

然而一些在民主改革之名易权的国家,如泰国、埃及等政府却往往在执政一段时期后,就忌讳网络媒体的力量,如泰国进行封锁了约500个网站,展开另一波的打压资讯自由的做法。

广告

民主阵痛中,新闻自由的演变进化,大马新政府能开启的门鉴有多高,包容度能多宽,是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都需要时间来观望和拿捏的指标。

希盟政府废除了反假新闻法令是一个观望的起步,而提出摆脱政党掌控媒体也是另一个值得争取新闻自主权的关键。

目前在国内仍有不受政党股权掌控的媒体,包括主流华文报的新闻自主权又在谁的手上,也值得追求言论自由的媒体人深思。

其中一些媒体在前朝和当时的反对党之间出现疙瘩,行动党更是频频对传媒喊告,而今当时的反对党变成今日的执政党后,重建执政党和媒体的关系,尊重新闻自主权也是政党需要重新学习的篇章。

前朝执政党及当时是反对党的行动党,都曾出现所谓通过助理致电“谏言”,干涉新闻篇幅和内容的情况,如果前朝曾经出现被议论的不自由,钳制了媒体的言论自主性,如今变身为执政党的反对党或许更应该具同理心,尊重新闻自由的权限。

然而,媒体决策领导层在改朝换代后,自己的定位方向又如何?

在面向新闻自由的良心下,在新政局面下重新取回媒体自主权的尊严不能失却,媒体定位原本就该超越政党,站稳立场不被政党左右,言论自由的指标不应随政局飘摆。

媒体人在新政下探索新闻言论自由时,不要自行“绑手绑脚”,自己设限何来自由,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言论可以自由,又如何让读者相信媒体的公信力?

新闻自由在民主名下,仍是一条远征的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