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欣蓓·大同世界

2018-08-26 12:15

陈欣蓓·大同世界

乔瑟琳喜欢流行音乐,她头戴潮流品牌鸭舌帽,身穿卖场里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女士上衣。那阵子软木塞拖鞋是时下最火红的配饰,她也买了一双,搭配迷你热裤,在夏日的午后行入现代摩登的大厦里。如果说乔瑟琳的形象有对立的存在,那便是奥利弗了。他着迷于铁克诺音乐,在有节奏的电子音中反覆甩头摇摆。

乔瑟琳喜欢流行音乐,她头戴潮流品牌鸭舌帽,身穿卖场里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女士上衣。那阵子软木塞拖鞋是时下最火红的配饰,她也买了一双,搭配迷你热裤,在夏日的午后行入现代摩登的大厦里。如果说乔瑟琳的形象有对立的存在,那便是奥利弗了。他着迷于铁克诺音乐,在有节奏的电子音中反覆甩头摇摆。他身上挂着一件松垮的T恤,上面印有切.格瓦拉的头像。裤子是从弃置的旧物箱里翻出来的,是旧时叔叔辈的那种卡其色短裤,不合尺码,略略大了点。奥利弗倒也不太在意,要不是大街上的傻瓜都得身穿些什么,他更愿意全裸。全裸可耻?他看不出那些穿金戴银的家伙好到哪里去。克里斯便是其一,他的白鞋是美国某著名运动品牌当季新售的,他打算就穿这么一次,稍后还得喷上鞋面保护喷雾收回鞋盒。他的牛仔裤上有几个破洞,但裤子是崭新的。十只手指头几乎戴满了指环,有金的,也有铜的。偶尔,他会在右耳别上有花样的银色耳钉。他一向戴着耳机走路,随着嘻哈音乐的抑扬顿挫打拍子,他热爱嘻哈文化,平常也玩滑板。

广告

但不是所有人都欣赏嘻哈的,有人偏好柔美点的,令人动之以情的音乐,如民谣。老萧就是,他总在夜里听,听得满腔热忱,甚至爬起身奋笔疾书。

他惯戴一副圆框眼镜,头发梳理整齐,脚穿不新不旧的帆布鞋。他对书包一向讲究,不是牛皮双肩包,就是布制的斜挎包,不论身在哪里,包里定要有书。他最怕与戾气重的人交谈,特别是美丽安。对话时盯着她的脸不免要被她的鼻环和舌环乱了焦点,耳上两寸的头发都剃掉了,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眉毛后梢也剃了。美丽安看上去凶神恶煞,皮质的背心、短裙和靴子,搭配着金属挂坠,铁器摩擦的声音刺耳难耐。她出门总是一袭的黑,像乌鸦,像巫婆。美丽安只听庞克摇滚,对她而言,其他的音乐类型像是没加盐调味的菜,难以下咽。

唯有艾利克斯怎么也看不出端倪,他刚梳过的油头不似民谣爱好者有灵气,西式外套也没有嘻哈潮人那般时髦,尖头皮鞋也不是最受欢迎的款式,驼色长裤也欠缺嬉皮士的慵懒气质,当然了,除了近视眼镜镜框是金属物,他身上也没有一处像庞克的。问他平常听什么音乐,他笑了:“我不听音乐,我是搞政治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