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念华小 投身配药乐‧马来姑娘竟是中药达人

2018-08-26 08:56

自小念华小 投身配药乐‧马来姑娘竟是中药达人

“刻板印象”是各宗教或种族接受中医及中药的障碍之一。不少人认为,历史悠久的中医传承是以世代相传的方式替病人看病,因此欠缺医学准则,所使用的中药材并非人人适用。
万娜芭(左)2008年到中国北京广安门医院实习长达3个月,她便是从那时接触中药课程。(图:星洲日报)

“刻板印象”是各宗教或种族接受中医及中药的障碍之一。不少人认为,历史悠久的中医传承是以世代相传的方式替病人看病,因此欠缺医学准则,所使用的中药材并非人人适用。

广告

中医中药,对很多华人来说都已属深奥难懂,更何况是马来人?

不过,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医药辅助医疗科,就有一位配药员是马来人──万娜芭。

37岁的万娜芭,也是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医药辅助医疗科里唯一的巫裔配药员。

她笑言,许多病人遇见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询问她是否会说华语,或是不是华裔,她便解释自己是接受华文教育的马来人。

万娜芭(右二)在北京广安门医院实习时,与该医院国际部医生崔勇强(译音)(右)及实习指导们合照。(图:星洲日报)

赴华实习接触中药课程
向上司及中医师学中

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医药辅助医疗科主任林仁吉不仅是她的上司,也是她的华语老师,她经常从对方与另一名中医师胡坤琳身上学习中文,解答她的疑难杂症。

广告

她在国大就读药剂课程时并未接触传统辅助医药,工作后,卫生部成立传统与医药辅助单位时,她有幸中选被安排到中国北京广安门医院实习长达3个月,她便是从那时接触中药课程。

“在中国学习中药的时候,虽然他们是以英文授课,但论文里有许多专用名词如‘阴阳’不能准确翻译,所以我还是会找华语版读一遍。”

朋友在小学时期得知她喜欢阅读《读者文摘》刊物,建议她不妨阅读小说,热心地给她以繁体字呈现的小说,她便是从那时接触繁体字,学习中药遇上繁体字时都能明白。

国家癌症中心传统与医药辅助医疗科的华裔同事都是万娜芭(右五)练习华语的对象。(图:星洲日报)

亲友支持唸中药课程
父亲影响力最大

广告

询及报读中药课程是否获得支持,万娜芭说家人及身边朋友都给予支持,“有些朋友知道我要唸书,还帮我物色学校、找推荐人,让我的申请过程更顺利;亲戚对辅助医药也表示支持,以我选择这个课程为荣。”

她居住在芙蓉的马来甘榜内,母亲在家人生病时会使用四周的植物为他们治疗病症,如在发烧时以大红花叶让他们退烧;喜爱医药的父亲也拥有许多相关书籍,她便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下接触不少医疗知识。

她与中药的渊缘始于其父亲。她说,父亲是影响她就读传统与辅助医药课程最深的楷模,爱好阅读的父亲在家里建立的小图书馆,内有各种医药及医疗书籍,包括中西草药、针灸及日本按摩等,她是从父亲的书籍中首次接触及学习中药。

其父亲生前从商但对医药十分感兴趣,特别是针灸,在约1983年曾向妻子提议带着全家人到台湾学习针灸,但妻子因顾虑到异地人生地不熟,也可能面对语言障碍而拒绝他的提议。

“父亲中风时,我们按他的意愿带他去针灸治疗,他的复原情况也比较快,但他在我就读药剂学士课程时去世了,不过若他还在世,知道我就读中药学硕士课程的话,他应该会很开心。他当年学不到针灸,但我至少学到中药,也算是完成他的心愿。”

万娜芭(右二)在北京广安门医院实习时,与该医院国际部医生崔勇强(译音)(右)及实习指导们合照。(图:星洲日报)

不了解中医药不敢接受
穆斯林存有错误观念

万娜芭套用马来谚语“不认识,则不会相爱”(Tak kenal makatak cinta)说,虽然目前接受中医治疗的各族人数已增加,但许多人仍有错误观念,对中医药的不了解导致他们不敢接受中医药治疗。

她以穆斯林举例,大部份穆斯林主要因为中药有不少动物来源药材如龟板、鸡内金及牛胆而不愿尝试中药。

“由于这些动物没有依据伊斯兰教法宰杀,因此不能让穆斯林服用,制作过程中使用酒精的药材也同样被禁止食用。”

除了穆斯林,兴都教徒也因宗教信仰对食用中药有所顾忌,牛被兴都教徒视为神圣动物,杀牛是该宗教的一大禁忌,因此他们不吃牛也不伤害牛。

她表示,药剂师会向巫裔及印度同胞说明该中心只采用植物性药材,为动物药材寻找替代药材,如用山楂取代主要用于治疗消化不良症状的鸡内金,部门外也张贴该中心的药物厂商都有清真认证,病人可安心食用。

“很多病人还没接受中药前会主动前来询问,我们会解释清楚,他们听到没有采用动物药材时会感到安心。至于在外面接受中医治疗的病人,我们建议病人向中医师说明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们也能根据病人情况开适合的中药处方。”

建议先尝试针灸治疗

她说,部份巫裔不习惯吃中药,也怕苦,她便建议对方先尝试针灸治疗,逐步尝试中医;斋戒中的穆斯林也可以接受针灸治疗。

除外,万娜芭指出,现今中医药已经专业化,课程中结合西医药知识,医师们有专业认证文凭,中医师也能明确地与西医沟通。

“电视剧或电影里的中医是代代相传,很多人会因不懂他们的教法是否正确而对中医及中药治疗有所顾虑,但现在的中药课程有完善的体系,因此可以不需要担心上述问题。”

小时看港剧懂得粤语
4兄弟姐妹都唸华小

粤语在吉隆坡的使用率非常普遍,面对不会说英语及马来语,只会说粤语的病人,年少时“煲”过不少港剧的她会向病人表明自己虽然不太会说广东话,但明白对方的意思,与病人以广东话及中文一问一答地对话。

“小时候港剧热潮兴起,以前观看港剧时需要看字幕才能明白,久而久之就懂粤语。

由于在学校不能说方言,就没有粤语对话的对象,所以我的粤语会话不太好,但我能听懂内容。”

大马人常以掌握多种语言为傲,但许多时候也会因语言问题争论不休。

万娜芭说:“对于外语也一样,很多马来人会觉得会华文就会接触到其他宗教,所以一定要先了解才判断。”

其父母不谙华语,但父亲觉得多学一种语言对未来在职场求职时有帮助,学习新语言也能间接地学习对方的文化,能更进一步了解华人,因此让她们四兄弟姐妹自小接受华文教育。

职场上善用华语

她们在职场上都善用华语,她的两名弟妹都是医生,能以中文与病患沟通,老么目前在一家保险公司任职经理,平时会用中文和客户沟通。

她说,掌握中文是一大优势,其老么大学毕业时求职非常困难,但他会中文所以很快找到工作。

万娜芭是4名兄弟姐妹中的老大,也是家中首位接受华文教育的孩子,询及她初到幼儿园时如何跨越语言障碍,她表示,虽然当时完全不懂华语,但在全华语的环境下与其他同龄朋友一块相处时,就自然而然地学习及了解对方的语言。

“当小孩真的很幸福,到学校上课不会顾及对方是甚么肤色,一群人玩在一起时就能从中学习语言。虽然我当时不会华语,不过很奇妙的是我很快上手了。老师在课堂上以全华语授课,在那样的环境下就能快速地学习另一种语言。”

她说,华小课业繁忙,母亲虽然不会华语,但非常关心她的课业,监督她复习功课,还不忘叮咛她隔天向老师提问不明白的课业问题。

教师在她学习华语路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纷纷鼓励并支持她学习华语。万娜芭说,无论是幼儿园或小学老师都对他们一视同仁,在那年代报读华小的巫裔学生非常少,该校巫裔同学只有6人,其中4名就是他们兄弟姐妹,但老师没有让他们觉得有待遇偏差。

“小学校长在我小学毕业时,还有意帮助我到中华中学唸书,他觉得这样可让我的华语进步,鼓励我继续学华语,但最后因学费负担而拒绝。”

升中学续上中文课

国中校方将道德教育课与华语课搭配,在穆斯林学生上伊斯兰教育时,华裔学生则上道德教育与华文课;即便如此,她也没放弃学习华语。

“宗教师知道我学习华语后给予谅解,当有华文课时,他允许我与其他华裔同学一样上中文课,非常鼓励及支持我学习中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