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超明:收费远比私人医院低·政府医院没从病患获利

2018-08-26 11:26

陈超明:收费远比私人医院低·政府医院没从病患获利

卫生部强调,包括国家癌症研究院(IKN)在内的所有政府医院,向癌症病患所收取的费用(包括谘询、药物和间接手术费),远比私人医院低,关于政府医院从病患中获利的看法,是不正确及毫无根据的。

(吉隆坡25日讯)卫生部强调,包括国家癌症研究院(IKN)在内的所有政府医院,向癌症病患所收取的费用(包括谘询、药物和间接手术费),远比私人医院低,关于政府医院从病患中获利的看法,是不正确及毫无根据的。

广告

卫生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陈超明表示,政府医院向大马籍癌症患者征收的治疗费用,是根据2017年收费(医药)修正法令而定,此法令是于2017年2月,由卫生部财务组根据1982年收费(医药)法令内对于癌症和肿瘤的治疗费用提出检讨及修正。

“这项法令列明的治疗费用中,涵盖了所有费用,即医生/专家谘询费、提供医疗服务包括间接运营成本,如水电费、管理费、设备和设施的维护,以及药品的供应的费用。”

私人医院转诊征第一级费用

陈超明是针对英文《星报》及脸书用户的投诉,指癌症病患投诉政府医院所收取的治疗费和药物费,竟然比私人医院更高的说法,发文告加以反驳。

他指出,《星报》的报道和社交媒体上就此案例所提出的主要有两点,那就是私人医院转诊的病患在每个抗肿瘤/癌症周期所征收的是第一级治疗费用,以及政府医院转诊的病患在每个抗肿瘤/癌症周期所征收的是第三级治疗费用。

对此,他在文告中解释:i.私人医院转诊的病患在每个抗肿瘤/癌症周期所征收的第一级治疗费用:对于那些由私人医院所转诊而来的病患,每个周期的治疗费用为400令吉。这是基于2017年收费(医药)修正法令第4.7.2条文,即任何由私人医院转介的病患,所征收的检查或治疗费是根据法令所列的第一级收费。

广告

而在《星报》报道的案例中,该400令吉的费用并非一盒泰莫西芬(Tamoxifen)或防止乳癌成长的复乳纳(Letrozole)的价格,而是其中一个周期内的所有治疗费用。而且,有关案例的病患所接受的,是一个每月一次的持续疗程。

ii.政府医院转诊的病患在每个抗肿瘤/癌症周期所征收的第三级治疗费用:对于名为Zieyla Zaleha的脸书用户上载其购买的6个月或6个周期的泰莫西芬的收据,显示收费为300令吉(每个周期50令吉)。这也是基于2017年收费(医药)修正法令中,对政府医院转诊病患每次治疗为50令吉的费用。

陈超明指出,政府医院在2017年向病患所收取的治疗费用,仅是政府所承担的2.64%,因此政府医院并没有从病患获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