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敦马访华应有不爽

2018-08-26 11:37

郑钦亮‧敦马访华应有不爽

如果中方确如敦马所说理解并接受大马之难,却没有进一步的表现,而敦马又提及马方必须承担相当巨大的赔偿金,正是在说明中方并没有打算通过外交方式处理马方毁约问题,一切都回到原本的商业手段去进行后续的理赔交涉。

首相敦马访华回来后的一系列言论和动作,传递的讯息像雾又像花。

广告

说是中国最高规格招待,敦马与李克强总理一起召开联合记者会却没有宣告更亲密关系;说是中国理解大马的财务压力与负担能力,却不见他们出手处理敦马口中的愚蠢东铁和沙甲天然气管协议;说是已经说服中国,让他们相信大马无意与中国交恶,却没听到相关人物的公开友善反应。

老人家已说了东铁和沙甲天然气管计划正式取消,已经让很多人失业和很多公司蒙受损失,却又再说“只是向中方表达我国原则,是否取消,展延或以其他方式解决,则尚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个打哪个?......。

接着老人家在接受外国媒体访问时,对中国的实力既肯定又接受,认为与中国对立是最不明智的作法,声称与中国达到一定的了解,是绝对有益的事。

这样的老马花招,罕见的敦马一面之词,让关注马中关系和愚蠢的大计划议协者看得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不过,敦马越是热诚越是频密的反映访华点滴,在回到大马后仍然积极跟进回应,而中国方面依然是保持缄默,只由该国的一些官方媒体以评论的方式肯定又肯定敦马神州行的成果,此举越是让人怀疑,敦马的中国之行应该是没有那么顺利才是,所以才会需要一些舆论来衬托。

如果中方确如敦马所说理解并接受大马之难,却没有进一步的表现,而敦马又提及马方必须承担相当巨大的赔偿金,正是在说明中方并没有打算通过外交方式处理马方毁约问题,一切都回到原本的商业手段去进行后续的理赔交涉。

广告

也等于是说,中方对大马的理解,是扮演着第三者的角色,既不为中方公司出头,也不助马方向中方公司和解。如此结局,当然不能将敦马在这些项目上的努力,形容为“有成果”。

于是敦马接下来的动作,即宣称将会拆除关丹马中产业园“万里长城”消息,自然会被一些观察家扯在一起,并视为一种轻微的,对中国的小小“反击”。

结果,敦马所谓的“万里长城”不是关丹马中产业园的围墙,而是联合钢铁厂的围墙。这次误会大了,敦马要怎样收科,又是一次值得大家期待的结果。

无论如何,全国各地都拥有不少“私人产业,禁止进入”和G n G(保安门与守卫)的地区,如果产业园真的有围墙,如同那些“私家重地”的地位,也就有权力选择访客,能让敦马说拆就拆吗?

广告

总的来说,敦马为何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要在访华回来后说要推倒“长城”?

现在你相信老人家这一次去中国去得很不爽了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