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强:抓好管理防贪污滥权·要青体部更透明严谨

2018-08-26 19:02

沈志强:抓好管理防贪污滥权·要青体部更透明严谨

青年体育部副部长沈志强表示,他上任后的首要目标,就是为该部门建立一个良好的管理和施政基础,特别是在采购和财务管理方面要更为透明和严谨,以避免贪污滥权的弊案再次发生。
沈志强表示自己任内的首要目标是为青体部建立一个良好的管理和施政环境,建立透明和严谨的施政,杜绝贪污腐败的事件重演。(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6日讯)青年体育部副部长沈志强表示,他上任后的首要目标,就是为该部门建立一个良好的管理和施政基础,特别是在采购和财务管理方面要更为透明和严谨,以避免贪污滥权的弊案再次发生。

广告

他说:“我刚上任的时候,很多人问我和部长(赛沙迪)有什么新意见和政策,我觉得虽然意见和政策很重要,但更加重要的是基本的东西,那就是良好的管理以及施政。”

前朝采购易让人钻漏洞

“就好像我此前说过的,我们在采购和财务管理方面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说采购,前朝大概一半的采购合约是没有通过公开招标的。当然前朝部长说这不是一个罪,是合法的,因为政府的条规是允许的。”

“我不是说一定有人犯罪,而是有这样的情况和做法,让他人可以钻漏洞、做手段,比如青体部官员涉贪1亿令吉的案件。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就是因为采购和财务管理方面太松散,没有透明和严谨过程,所以这是我上任后主要的改革。”

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表示,不管在哪一个部门,专业知识虽然很重要,能给工作带来很大的帮助,但部长和副部长真正扮演的角色其实是管理层,因此良好管理更为重要,需要有良好的管理和施政,之后才能谈策略。

他说:“比如在体育方面,我不是专业的运动员,然而我的责任是管理,特别是财务管理方面做好,而在发展体育运动的策略里,我们可以跟专家配合,专业的事就留给专业的人去做。”

广告

有好的施政才来谈策略

沈志强强调,空有好的策略,但没有好的管理和施政,策略等于零。

“例如我把1令吉投资在运动员身上,就得确保那位运动员得到超过1令吉的价值,不能说过程中出现20仙给A,20仙给B的情况,最后投到运动员身上只剩下10仙的价值。”

“有了好的施政,我们才来谈策略,而这个部份,不是我一人能独自完成。策略部份需要专家、专业的人配合。所以,基层和基础一定要打好。”

广告

鼓励年轻人关心政治

也是行动党槟州大山脚国会议员的沈志强表示,他投身政治后的另一个使命,就是要鼓励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关心政治,参与政治的过程,他在青体部其中一个目标是争取在2023年的下届大选之前,落实投票年龄下调至18岁的政策。

他说:“我从政的其中一个使命,就是鼓励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关心政治。并不是说一定要加入政党,但是至少要关心政治,去参与政治的过程。”

“我在2012年写的书《The Audacity to Think: An Invitation to Rethink Politics》有写到,如果我们不去关心政治,如果我们太单纯的话,通常我们会选择到错的一边。”

他以本身为例,即便父母都是行动党乃至林吉祥的支持者,但他年轻时却是亲政府的,无论是在马大求学参与学生会竞选,还是2007年决定投身政治,都以民政党作为从政首选。

他透露,刚开始决定投身政治时只是很单纯地想要回馈社会,因此一开始选择加入民政党,不过当时因为一些误会加入行动党,慢慢对政治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和认知。

“所以我也承认,我以前刚开始的时候太单纯,但不是说后悔还是什么,而是若只是凭一个单纯角度,可能我们不能做出正确的衡量。”

争取落实投票龄降至18岁

沈志强说:“我们要改变,现在的18岁对于社会的接触和认知,比同那时的我们更丰富,因此若没有给他们机会参与到民主过程,对他们并不公平。”

“所以我觉得必须改变心态,我们的思维不能停留在上世纪,认为18岁还是小孩子,如今21世纪对18岁的看法已经不一样了。”

“现今国家已经发展到18岁已经有成熟的思想,因此我们不能否决他们参与到决定国家未来的权力和过程。”

“我觉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沈志强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就青年和体育事务侃侃而谈;右起为本报普通组记者黎秉辉和体育组高级记者苏欣薇。(图:星洲日报) 

接敦马邀任电话很惊讶

现年36岁的沈志强表示,他根本没有想过会获委任为青体部副部长,事前也没有任何迹象,因此当他接获首相敦马哈迪亲自致电询问他是否愿意出任青体部副部长时,一度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是敦马。

他回忆说:“509大选后,我和大家一样沉浸在变天后的喜悦和兴奋情绪里,我还记得510就回到大山脚投入工作,包括筹备我的第三本书。”

他接获敦马哈迪的电话时,正在槟城和家人一起乘坐Grab,准备带4岁的孩子去吃冰淇淋。

“我的第一感觉当然很惊讶,我还记得问他:‘你真的是敦吗?’最后他问我‘你接不接受(青体部副部长一职)’,我则说‘可以在你领导的内阁为新大马服务,是我的光荣’。”

沈志强也表示,他觉得自己蛮适合这个职位,因为他上一届大选还是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虽然这一届我已经36岁,部长(赛沙迪)还比我小10岁,但我还是很年轻,和年轻人比较有共鸣。”

他表示,青体部管辖的范围其实很大,比如说在青年领域里,从青年人的教育、就业机会、企业机会到生活品质等,是一个很好的挑战。

没想过会一路做到副部长

回想起11年前加入行动党之时,沈志强说他根本没有想过会站到最前线,逐步地从州议员、国会议员到今天当上副部长,他自诩为“意外的政治人物”。

他说:“我于2007年加入行动党时,是在时任大山脚国会议员章锳的团队里,主要目的是想要为政治、社会、民主出一分力,义务协助她。”

那时候行动党还是反对党,在308大选之前还没有看到执政的希望,反对党就是永远的反对党,执政党就是永远的执政党,因此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当上国会议员,甚至当上副部长。

他笑说,自己当时选择加入还是“万年反对党”的行动党时,作为行动党支持者的父母还诧异地说:“搞什么喔?”

“所以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意外的政治人物,而且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没有政治人物的形象,比如说宣传不够厉害,到现在很多吉隆坡的媒体朋友可能都不认识我。”

自嘲貌似马来人更占优势

对于外界指他长得像马来人,他自认是“马来西亚人的脸”,在大马多元社会里可说是一个优势,让马来同胞对他更有亲切感。

他笑说:“常常都会有这种反应(被指长得像马来人),特别是在槟城,我的同志再里尔(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就长得像华人,所以当我们一起出现时,人家常常会问到底我们哪一个是沈志强?哪一个是再里尔?”

“但在大马这个多元社会里,这也不算一个坏事。比如我常常被邀请到马来社区演讲交流时,马来同胞对我并不陌生,可能觉得我是马来人,对公务员来说也多了一些亲切感。”

“不过,我认为并不是因为说是马来人还是华人的问题,主要还是我长得是一副马来西亚人的脸。”

青年定议为30岁政策渐定型

沈志强也表示将青年定义为30岁或以下的政策“正在轨道上”,并表示“这将是一个时机成熟时的想法”。

“如果我们要成为先进的国家,要跟进先进的价值。时代在进步,我们那个年代对于青年的概念和现今对于青年的概念已经大不同,所以我们的思想必须要改变,不能停滞不前。”

“这当然有挑战,很多社团组织都来向我反映,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新时代即将到来,我们必须要改变心态。”

方便为民服务
聘人教导中文

沈志强在访问中以华语侃侃而谈,事实上他从小接受英文教育,在2012年之前还是不谙中文的A B C,但他从政后意识到中文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大马这个多元社会国家,因此特别自费请教师学习中文。

他说:“我从2012年开始才开始讲华语,在之前我都不会讲。我是读英校的,在家里都是讲英文或福建话,所以在2007至2012年于党内活动以及担任市议员期间,槟城媒体朋友也都知道我是不会中文的,讲话也是一句里面20%华文,80%英文。”

“在2012年尾,我和再里尔以及李俊杰(槟城浮罗池滑区州议员)3人一起请了一名中文老师学中文,一个礼拜一天2小时,上了大概6个月;我们觉得在大马这个多元社会有这个需要,帮助我们了解多元文化和服务人民。”

他表示,2013年中选为大山脚国会议员后,由于大山脚80%都是华人,华团和神庙活动很活跃,比如说中元节期间每晚都有宴会,必须上台演讲,因此给了他比较丰富的学习空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