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 ·医改在生命瞬间

2018-08-27 10:14

杨微屏 ·医改在生命瞬间

前朝政府花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拨款只占2018年大马财政预算案的9.44%,拨款有限对医疗改革是很大阻力,而今希盟新政下,在寻求拨款增加以落实健全医保制度之际,其实也需要同步解决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软硬体设备,以及吸纳更多医药专才和补足医疗人力资源,整体改革以取得医疗服务素质的平衡进度。

最近出入于医院,频密且近距离的接触到政府医院的医疗服务和素质,认同政府医院设备其实比私人医院先进,医疗人员的服务态度渐渐亲善,而政府津贴了98%的医疗费,使得病人在医院可免费取得市面上售价昂贵的药物。

广告

对于大马医疗改革存有正面的期望,却也深刻感觉到医院人力和资源在应付以中下层为主的病人的需求来说,需要快马加鞭增加拨款以提升服务素质。医院内专科医生有限,经验生涩的实习医生很多,可是医疗服务素质不均,往往让病人信心动摇。

之前在报界服务时,曾分别到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进行民调,结果发现在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问诊的时间几乎是一样长,从挂号、看诊、取药的过程,都因为病人太多,医疗人员有限而达不到流畅运作之效果。然而在收费方面,两者的距离是天渊之别。

显见无论是有能力付费到私人医院求诊,或是到政府医院享有国民医疗福利的病人,在追求高素质的医疗效率中,还是面对同样的医疗资源供不应求的问题,而私人医院在收取持健保卡的病人费用方面,提高价格的作法一直是医疗福利上产生冲突的问题,收费高而服务效率不成正比,也使得近年的私人医院引起争议。

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建议在5年内推行全民医保制度,低收入者的保费建议由政府津贴,而高收入者则承担较高的保费。一旦落实政府会分配国民医药卡,每年的医疗费有限额,可选择到政府或私人医院看诊。

前朝国阵政府在2011年曾提出1care Malaysia的全民医保制度,却因建议强制收费和投保问题而在各方反对声中不了了之。而今希盟政府在感叹政府医药拨款不足的情况下,提出具伸缩性的全民医保概念,以期国民本身必须分担政府的医疗津贴负担,但一切方案仍待先观察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医疗拨款数额,以及试探民众反应才决定,初步也建议会先从B40低收入群试跑,以期国内有60到70%的人民获健保的保障。

全民医保落实前,应参考一些推行成功的国家如台湾的实施方式,以及向国内各领域包括医学界、保险界、福利部、义工社群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等收集意见和看法,进行全面的研讨,保障每个阶层人民的医疗权益。

广告

前朝政府花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拨款只占2018年大马财政预算案的9.44%,拨款有限对医疗改革是很大阻力,而今希盟新政下,在寻求拨款增加以落实健全医保制度之际,其实也需要同步解决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软硬体设备,以及吸纳更多医药专才和补足医疗人力资源,整体改革以取得医疗服务素质的平衡进度。

城市和偏僻郊区尤其东马内部的医疗设备及医护人员的比例和素质差距悬殊,拨款及资源分配不均,全民医保的大方向之下,寻求义务医疗团体的配合,以及从大专医学系启发人文关怀,引领更多医护人员选择到郊区提供医疗服务,或许也是医改中人性化的暖势力。

“医疗旅游”曾是北马区域私人医院配合州政府开拓的经济资源,吸引周边国家如印尼病人前来求诊,其可行性或可继续扩大范围至全马有潜能的私人医院,从医疗旅游中引进更多外汇,平衡政府的医疗负担,让全民在医疗方面受惠,进而取得双赢局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