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程豪 ·均匀分配资源改革医疗制度

2018-08-27 10:16

巫程豪 ·均匀分配资源改革医疗制度

我国必须应对医疗制度已经不胜负荷的现象,我国目前医院病床比例为每1000人中,仅有1.9张病床,这比例甚至比1960年的3.7还低,也比进步国家日本的每1000人13张病床、韩国的11张病床相差很远。

我国每年花费在医疗保健的开销不超过5%的国民生产总值,仅占2018年政府财政预算案的9.44%。以经济角度来看,医疗保健是开发经济资源的新领域,也是政府必须更好规划和分配资源的重要领域。

广告

我国在2016年医疗保健总开销为526亿令吉,公共领域占51%,但由个人家庭承担的医疗费高达39%,而私人保险业界仅承担8%。私人保险业投保额逐年增加约52%,而个人家庭承担医疗保健开销也逐年增加,证明了政府管理近乎免费的医疗系统无法应付逐渐富裕和要求较高的人民普遍要求,而私人界的资源也仅能够满足少于20%高收入阶层的需求,广大80%的普罗大众除了近乎免费的政府医疗制度外,无法承担私人界昂贵的医疗保健,因此,医疗制度的改革必须依赖良好的规划来分配资源。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的统计,我国每年人均医疗保健开销仅是386美元,和欧美日韩的进步国家相比较下,仅占他们的5到10%。这是矛盾的讯息,正面来说大部份人民可以低成本享用基本医疗保健,但在政府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必须排长龙,高技术治疗也逐渐成为人人必须能够享用的必需品,因此,政府有必要以根据个别经济能力和收入规划各类型医疗保健系统。

我国必须应对医疗制度已经不胜负荷的现象,我国目前医院病床比例为每1000人中,仅有1.9张病床,这比例甚至比1960年的3.7还低,也比进步国家日本的每1000人13张病床、韩国的11张病床相差很远。这证明我国医疗设备有必要更进一步提升,尤其像日本和韩国一样,基于人口日益老化和经济水平提高,除了医院外,疗养院的床位也包括在统计数据内。我国政府必须建造更多医院和疗养院外,也应该鼓励慈善机构和私人界更积极参与建设医疗保健建设工作。

政府要集中更多资源提升我国医疗制度,就必须鼓励人民视医疗保健为长远储蓄和投资,政府必须给与更多的税务回扣,鼓励更多人投保医疗的文化,减轻纳税人和政府的负担。

另一方面,具有历史悠久的社会保险机构仅提供工人工业意外保险,并由人力资源部管理。社会保险机构必须扩大投保层面,由工业意外扩充至全面的医疗投保,并纳入工人的伴侣和孩子为投保对象,并且开放于自雇人士投保,这将让B40低收入群受惠。

此外,卫生部必须创建更有效的全民医疗保健制度,良好地协调医生、医务人员、药剂师、医疗科技人员、医疗化验室之间的角色。目前,普通诊疗所依然必须配药给病人,而许多药剂所聘请没有专业资格的柜台人员,不但私自配药和提供非专业的咨询,一些医疗化验室也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决定病人所需要的化验,甚至评估化验报告和提供药单买药,这显然违反了医药法令。

广告

但在实际情况下,卫生部除了必须严厉执法之外,更必须改革医疗制度,提高医疗人员的培训设备和机会,更制度化、均匀地分配资源与第一线的普通医生、医务人员、药剂师、化验师等,避免各相关专业人士的利益冲突超越了公众利益,让全民能分享更加专业和高素质的医疗保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