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女画家菈度特莎萝(Radu Tesaro).画刀下的绚丽生命

2018-08-27 16:01

捷克女画家菈度特莎萝(Radu Tesaro).画刀下的绚丽生命

以画刀作画,数百年来古而有之,最初发明画刀,原本目的是作为调色时的工具。因为初时的油画颜料都是由矿石磨粉,掺混上松节油之后,需要用一片灵活轻便的刀将之完全混合,因此像勺子状大大小小的画刀应运而生,而后来有些画家发现,画刀在混合颜色时所产生出来的纹理,又别具一格,因此不少画家也把画刀用在画布上,以得到一些不同的效果。画刀所划出来的效果绝对跟画笔不一样的,其纹理特点是:因厚度的关系而能保持颜色堆叠出来的强烈与鲜艳,因此色温高,反差度很大。假如能掌握到画刀的各种不同技巧,如抹、磨、碾、拉、刮,那么画布上就能产生比画笔更为肯定、更为张扬也更具有标榜的效果。

以画刀作画,数百年来古而有之,最初发明画刀,原本目的是作为调色时的工具。因为初时的油画颜料都是由矿石磨粉,掺混上松节油之后,需要用一片灵活轻便的刀将之完全混合,因此像勺子状大大小小的画刀应运而生,而后来有些画家发现,画刀在混合颜色时所产生出来的纹理,又别具一格,因此不少画家也把画刀用在画布上,以得到一些不同的效果。画刀所划出来的效果绝对跟画笔不一样的,其纹理特点是:因厚度的关系而能保持颜色堆叠出来的强烈与鲜艳,因此色温高,反差度很大。假如能掌握到画刀的各种不同技巧,如抹、磨、碾、拉、刮,那么画布上就能产生比画笔更为肯定、更为张扬也更具有标榜的效果。

广告

总括来说,画刀的效果也就是“强烈”二字。

捷克女画家菈度特莎萝(Radu Tesaro)就深谙画刀的特点,因此她画刀之下,最显目的主题就是“生命”。

菈度特莎萝原为捷克人,1979年出生在艺术气氛浓厚的首都布拉格并在那里度过童年。年幼时她所接触的全是经典式审美;巴洛克式、哥德式、洛可可式,20世纪初的Neo Art Deco,全都是她的美感启蒙。少年时她全家搬到南部乡下,大自然的美,就在她对美感的感悟上添增了一份鲜活的生命力。

18岁,是她人生转捩点。辗转到了德国,学了音乐,也开始画画,她毕业后甚至当过蓝调歌手,甚至餐风露宿也当过街头艺人,后来更抱着自己的乐器到处周游,最后才来到影响她一生最重要的地方:非洲的赞比亚。

非洲的广袤饱和以及没有遭受破坏的生命能量深深地感动她。她画风从此就如她自己个性那般无拘无束。她选择了效果强烈的画刀,以鲜艳的颜色,及各种深刻的、变化多端的纹理来表现非洲大地上各种生命的蓬勃能量。

画刀常给人造成一种误会:“用画刀来创作,速度是可以很快的。”就连一些用画刀创作的画家自己也常这么地认为。

广告

透露野生世界的遥远及宁

其实画刀的“特点”也常常就是画刀的“障碍”。它的强烈效果常会令创作人迷失于“快速完成”,结果不仅限制了绘画题材,也容易流于草率。菈度仿佛在开始利用画刀时就已经关注到这一点,她要留住画刀的粗犷强烈,但同时她也要注意所有能表现出生命温柔及神秘一面的细节。乍眼望向菈度的非洲野生动物作品,无论是纹理挥洒的气派,或是色彩上的视觉冲击,都是恢弘慑人的,但我们也能在冲击之后细细留心她蕴藏的心思。在强烈中透露一种野生世界的遥远及宁静;饮水的狮群、独处的猩猩、伺机的花豹,它们每一刻都如此鲜艳,也每一刻都身处在遥远与安详里。

菈度的画刀纹理,其粗犷豪迈其实都是多次磨练后的一刀完成。粗犷与粗糙,就在一线之差。菈度除了野生动物,更把创作内容发展到赞比亚人民的神态描写上。她有不少触动人心的非洲人物画像,当很多刀画画家被捆绑在自己有限的技术及不耐烦的急躁情绪中时,菈度却耐心地重新挖掘画刀在抹、磨、碾、拉、刮上所能去到得更细腻感。她绝对需要这细腻感,因为人像的情绪及神情的反映比野生动物画作来的更为深刻。菈度从来没有被一把画刀所绑死,她总是在画刀不同力度、不同方向、不同按捺的各种尝试下,寻找新的纹理并且掌握它们,让它们变成自己作品里的独特语言。当每个人都以为画刀只能表现豪迈强烈的时候(就连一些刀画家自己也以为如此),菈度就在她的赞比亚人像作品系列里,深刻细腻地表现出这些人物最精致的情感特点,还有豪迈外表下那常被忽略的细腻神态。

菈度现长居赞比亚,除画画唱歌,她还是一名烧饭带孩子的家庭主妇。有个女儿Tisa,一家三口,与非洲这片广袤无边的生命启发地融合在一起,其乐无比。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