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下的吟唱》和《说唱红楼》音乐赏析会.注入新元素.聆赏诗与歌的对话

2018-08-27 16:13

《星垂下的吟唱》和《说唱红楼》音乐赏析会.注入新元素.聆赏诗与歌的对话

诗是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音乐是反映人类现实生活情感的艺术形式,当诗与音乐结合,其合璧艺术为歌曲。它们之间独特的魅力,不断唤起各个时代人们的情感及思想。

《星垂下的吟唱》和《说唱红楼》音乐赏析会,分别由爱韵合唱团(La Voce Choir)及马来西亚著名花腔女高音陈家仪呈献,前者由马来西亚女高音及合唱指挥家陈惠群带领及指挥,呈献由马来西亚及台湾著名合唱作曲家根据李叔同、徐志摩、林徽音、余光中、蒋勋、林海音、张曼娟、小曼和温任平等国内外诗人所写的诗来编写而成的合唱歌曲。后者是陈家仪将演唱首首由中国著名作曲家王立平根据中国经典小说《红楼梦》编写而成的经典曲目。
爱韵合唱团频频受邀到各大小舞台演出,演出足迹遍布马来西亚。

两场音乐会将邀请国内外文学和音乐界的艺术家,以不同角度给予赏析;通过唱,让观众聆听美妙旋律,通过说,则让观众了解诗词中表达的意象。

广告

整个曲目的呈献都很讲究,且也是他们的新尝试,对本地艺术作曲家或演唱者来说都是一个新挑战。

指挥家陈惠群在网络上聆听了台湾知名诗人蒋勋的〈愿〉后,觉得很适合年轻人演唱,可提升个人的文学底蕴,“现代的学生对诗词的态度,不像我们那个年代对诗词那般亲近,希望借这个机会让大家亲近诗词。”

“爱韵合唱团很少演唱中文曲子,因为很多需要成熟的声音驾驭,所以不大适合团体演唱,要找较年轻化的中文曲子让他们演唱的确不容易。”自从听了〈愿〉,她决定让他们尝试演唱诗词。

今年是爱韵合唱团成团12年,今年的表演可说是一种突破,“其实想要办这类诗与歌的音乐会很久了,直到去年因缘具足,便开始积极筹备。”

“爱韵合唱团大部份团员都是华文教育背景,对文学情有独钟,在演唱这些歌曲时,会鼓励他们多朗读,才能有所体会。”这些年,陈惠群不断鼓励团员们出席聆听各种音乐会、画展、参与各项艺术表演,以沉淀心灵。

让音乐有更多的想像空间

广告

她觉得每首诗词都有独特的一面。“我们希望以不同曲风和不同音色演唱每首曲子,旋律固然重要,但也不忽略和声部份。”

今年的演出成本高,租借场地、购买正版乐谱等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单单乐谱,我们花了三四千令吉,为了尊重作曲家和知识产权的重要,我们决定购买正版乐谱,对团员们来说是一个好的典范。”

她表示,其实不是所有诗词都能被谱曲,被谱曲的作品必须有它一定的艺术价值,也必须让观众有一个共鸣,这是很重要的一环。

“我们的合唱团人数不多,不适合唱气势磅礴的歌曲,所以才会选择这些诗词演唱。”她希望有一天大马文学界和音乐界能够一起合作,让这些“诗词曲”可以被广泛推动和发表,让更多人欣赏这些曲子。

广告

用文学与音乐引发创作灵感

1986年中国拍摄的红楼梦电视剧主题曲和配曲,一共10首。作为今年陈家仪的《说唱红楼》演唱套曲,“这些歌曲演绎得很成功,并把这些曲子列入中国当地学府的考试选曲,甚至作为歌唱家演唱的曲目。”

“其实,我很早就接触了这个套曲,只是没有想过演唱,可能契机未到,直到去年配合大马建国60周年,七大乡团于8月举办《红楼梦》中国著名音乐作曲家王立平作品演唱暨讲座会,我被邀请演唱《红楼梦》故事里以主角林黛玉为主的歌曲。”

她坦言,她在中国北京修西洋音乐,学的都是美声唱法,并没有正式投入学习单一的中国民族唱法,当她在演绎〈红楼梦〉歌曲时,对她来说是一个蛮好的挑战。

演唱后,王立平说,“你唱出了我们没有发现的角度,处理我的歌曲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演绎方式,很用心。”

“当时我没有好好了解《红楼梦》钜作,只是大概知道林黛玉是一个怎样的人,大概了解内容是什么,只是小范围的理解,然后就以我音乐作为演唱表现。”演唱《红楼梦》系列歌曲后,她想这些套曲将会是她下一个演唱目标。

“于是把这10首曲子找出来,后来陈惠群找我想要进行这项计划,就主动要求跟他们合作。”当时她思考,如果要演绎10首歌曲的确令观众吃不消,因为文学味过重。

她提议说,“可以分场进行,可以一边演唱一边安排相关人士解说内容或讲故事,给予《红楼梦》一些观点,让大家可以做到既可推广文学又可欣赏音乐,这是一个很好的结合。”对于她的提议,大家一拍即合。

去年10月,她开始筹备《说唱红楼》,“我一直出席聆听《红楼梦》讲座会,不管中国、台湾还是香港教授主讲,我都会去聆听,我也买了书籍了解故事内容,且会从现代女性的角度重新探讨及阐释《红楼梦》。”

“《说唱红楼》会用钢琴伴奏,跟以往使用华乐伴奏不一样,这不能使用美声演绎,因非常不适合中国语言发音,美声在用词和旋律都讲究实用很厚的音色表现,《红楼梦》套曲较适合民族唱法。”

此外,她会在《说唱红楼》注入昆曲元素,让大众听出不一样的演绎手法。

旋律漂亮歌词更重要

担任《星垂下的吟唱》赏析者之一的马来西亚作曲家梁学贤说,“这场赏析会使用了现代诗,结构比较自由,当作曲家在为这些诗词谱曲时,会感到有一定的难度,但又发现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每首诗词都有自己的架构,当诗与音乐交融时,可能会不小心变成另一种架构,所以要取之平衡。”他觉得,既然是诗词,当然以歌词作为重要的考量,犹如你在唱歌时,你会注重咬字。

“当我在为诗词编写曲子时,我会在家经常诵念诗词,自己才能了解在哪一个部份应该高低音。”外文歌曲有轻重音,本身有一定的节奏;而中文歌曲则有阴阳上去四声,本身有一定的旋律,身为作曲家需要拿捏好这一块。

他在2008年为〈仍然〉谱曲,这是中国诗人林徽因的著作,“当时我受室内合唱团的委托编写一首曲子,而我打算找诗词来谱曲,于是太太帮忙我找诗歌,后来她找到〈仍然〉,当时我人在新加坡,她在大马,通过电话念这首诗给我,念完觉得很喜欢,于是决定用这首诗。”

他希望,爱韵合唱团在演唱〈仍然〉时,能够注入朗诵元素,让大家听懂这首诗,而不是完全注重在旋律上。“这个跟西洋艺术歌曲创作的概念是一样的,虽然旋律很漂亮,但歌词部份更为重要。”

“创作〈仍然〉在最后的部份,干脆设计一人来朗诵,这是所谓的吟诗。”

他说,他在诵念一些古诗时,感觉很有音律、有调性。“我发现有些本地诗人,他们很爱写诗,但不见得对音乐有兴趣,所以没有音乐想法,就不大适合谱曲,虽然如此,但还是可以发掘它们的可能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