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教育面前人人平等”.莎莉娜庆幸从小学华文

2018-08-27 18:01

【暖势力】“教育面前人人平等”.莎莉娜庆幸从小学华文

莎莉娜在9个兄弟姐妹当中,父亲是一名军人,她是家里唯一接受完整中文教育的孩子。当时,她向父亲提出念华校的想法时,父亲曾担忧:“这会否影响她未来的发展?她能否找到工作?她的英语会不会退步?”等等的疑虑。
莎莉娜说,语言能够促进彼此之间的文化交融、相互尊重。尤其大马是多元种族及文化的社会,种族更不会是分裂国人团结的因素。(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7日讯)50年代初期,在波德申直落甘望村落里,有个巫裔女孩莎莉娜向父亲和婆婆嚷着说:“我想念华校。”当时,父亲和婆婆脸上不禁露出“问号”的表情,他们不明白,为何连一个中文字都看不懂的莎莉娜,会向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

广告

年纪小小却非常有想法的莎莉娜是这么想的:教育面前,人人平等。

9兄弟姐妹
唯一受华文教育

莎莉娜在9个兄弟姐妹当中,父亲是一名军人,她是家里唯一接受完整中文教育的孩子。当时,她向父亲提出念华校的想法时,父亲曾担忧:“这会否影响她未来的发展?她能否找到工作?她的英语会不会退步?”等等的疑虑。

已是潘斯里的莎莉娜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全程以流利的中文与记者交谈,她说,她很庆幸,自己的国、英语掌握能力都很好,而且因自小开始学习中文,她比别人多了一份优势,也如愿成为一名优秀的翻译员。

她还记得,在她刚刚入读华小一年级时,当地有大部分华裔孩子都是讲海南话或其他方言,中文不是说得特别流利,因此,她们在学校里结伴互相学习中文,并无隔阂。

“在中华公学读书的这段日子,大家都待我很好,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被区分。可能是因为我们年纪小的缘故,我们看见彼此的共同点,而不是差异。

“尤其在小村落里,华、巫及印裔都居住在一起,种族更不会是导致国人不团结的因素。”

广告
莎莉娜在其新书《莎莉娜》谈及了自己的生命故事和经历,也表达其对父亲的崇拜。(图:星洲日报)


语言促进文化交融

对莎莉娜而言,语言是能够促进彼此之间的文化交融、相互学习和尊重。尤其大马是多元种族及文化的社会,她选择学习多一种属于大马人的语言,这让她在与其他种族相处时更倍添一份亲切感。

莎莉娜说:“我和我的华人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会说中文,我们十分投契。我们讲同一种语言,那种感觉使人亲近。”

她提到,在1950年代的教育现象与现在不同,现今已有许多马来人热衷学习中文,包括她的巫裔友人也把孩子送到华小就读。

广告

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听到小孩在父母和她面前说:“我想像她(莎莉娜安娣)一样去台湾念书。”“我想像莎莉娜安娣那样,我想学习中文。”

孩子们的童言童趣,对她来说是一种爱的鼓励,她的经历成为了后辈学习的榜样,她十分感动。

搬家后仍坚持报读华小

沙莉娜在直落甘望中华公学五年级时,因家人搬迁至吉隆坡而被迫转校。转校的那段期间,她依然坚持报读华小。当时的她已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因此,读华校对她来说并不会构成任何问题。

她转校至陆佑路循人学校并顺利完成小学教育,接着在吉隆坡循人中学就读,随后更凭着奖学金前往台湾大学(台大)升学。在台湾深造时,她选择了修读外文系,除了中文以外,她也学了其他外语,如日语。

从台湾毕业返马后的她,加入公务员行列为国家效劳。她除了在首相署成立及宣扬亲善(Muhibbah)的小组当成员,也曾在各个政府机构服务,包括在外交部特别小组、国营电视台、电影审查委员会及上诉委员会任职。

沙莉娜说,在大马掌握三语并非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自己的母语之外,学习和掌握多一种语言,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

各源流学校应享同等权利

她表示,“语言不分你我,最重要懂得互相尊重”。就如各方必须尊重国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而学校里所学习的淡米尔文、中文、阿拉伯文等各个语言,都需获得应有的尊重。

询及她如何看待“单源流教育”和“多源流教育体系”两者时,她认为,各源流学校学生应享有同等的学习空间,不要否决马来校、华校和淡米尔学校的权利,在教育制度上,人人平等。

她以自身为例说,尽管她自小就接受中文教育,但同时,她的国语和英语掌握能力基础也非常好,这为她日后工作和生活奠下很好的基础。

莎莉娜从直落甘望中华公学转校至循人学校,继续其华文教育之路,并获得小学毕业证书。照片中的莎莉娜(站者右一)与老师和同学合影。
莎莉娜在吉隆坡循人中学完成初中和高中教育并获得毕业证书。
掌握三语能力的沙莉娜,也曾为前首相敦胡先翁担任翻译员。


为胡先翁翻译考验功力

莎莉娜于1978年曾为时任国家元首后以及前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夫人卓琳担任翻译员。之后,她也于1979年5月时为当时赴往中国进行官访的时任首相敦胡先翁担任翻译员。

当时,她站在时任首相身旁,首相以马来文致词,莎莉娜即场翻译成中文。她还记得,首相的讲词是关于外交政策与国家利益的课题,若是翻译错误,恐怕会破坏马中两国之间所建立的良好关系。

她在其新书《莎莉娜》中提到“那一年担任首相翻译员”的另一次经历时,她未料到首相会在台上突然“脱稿”,这犹如为她原本已翻译好的讲词抛下一颗震撼弹,更考验她的临场反应。幸好,她能够即时将“脱稿”的部分完整地翻译出来。

她说,她在担任翻译员那段期间也出席过许多官方活动,在活动上也曾担任主持人及演绎华语歌曲。

莎莉娜一路走来所累积的经验,都是他人对其能力价值的肯定。

至今已超过80年历史,在波德申海滨路7英里创立的直落甘望中华公学,是莎莉娜机缘巧合踏上华文教育之路的起点。


只懂一语文无法走得远

现年71岁的莎莉娜回归平静恬淡的生活,她在专访中更是以一口标准的华语谈起她的人生观及对教育的想法。

她说,现今年轻人要好好把握学习的机会,最重要是顺利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之后再往外展翅高飞,实现梦想之旅。

她认为,在完成政府考试以后,学子们可以有更多机会选择进入本地大学,或是出国深造。年轻人必须为自己的前途打下良好的基础。

她说,如果只是通晓一种语言,这如同井底之蛙般,无法走得更远。

“掌握多种语言的同时,也要记住自己的母语,保留属于大马多元种族的风俗文化。”

肤色非区分彼此理由

自称是“生活在两个世界”(Livein the both worlds)的莎莉娜说,你,我,她都是马来西亚人,种族或肤色不应该是区分彼此的理由。

她记得,她曾被马来朋友及华人朋友两方各别提醒,一方劝促她勿前往半山芭探望同学,因担心她是马来人而会被华人所伤害;另一方则劝告她不要进入甘榜峇鲁,因担忧她长得像华人而被马来人排挤。

“在与朋友相处的立场上,我从来不以马来人或华人区分,当同学们来我家的时候,我的母亲会很热情地招待大家,烹煮美味的咖哩给他们吃,我们相处非常融洽。”

新书《莎莉娜》讲述经历

莎莉娜今年8月20日推介名为《莎莉娜》新书,内容除了书写自己的生命故事和经历,也藉此表达其对父亲的崇拜,感激他为国家尽心尽力的效劳和付出。

莎莉娜(左)在直落甘望中华公学五年级时转校,但她时而也会重返小学探望师长们。右者为现任直落甘望中华公学校长许秀兰。
莎莉娜(左一)在新书内也晒出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和乐融融。右一起为莎莉娜女儿拉达娜、莎莉娜丈夫丹斯里依斯迈尔及儿子本杰明。
莎莉娜于1969年6月20日获得台湾大学(台大)颁发的毕业证书。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