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新马来西亚需要绩效制

2018-08-28 10:11

林瑞源 ·新马来西亚需要绩效制

大马在科学、技术及金融等方面相当落后,如果这180万大马人回国,肯定可以提高这些领域的水平,让国家竞争力上到另一个台阶,问题是这些专才回国后是否有发挥所长的空间和机会?新政府是否敢废除人为的障碍,推行绩效制?

希盟执政超过100天,首相敦马哈迪终于讲出比较清晰的经济方向,他希望提高人民收入、制造更多就业和经商机会、人民富裕政府才能增加税收。

广告

敦马是在第一站的“新马来西亚巡回活动”上阐述他的经济理念;他接受网媒专访时则要求人民自立,希盟政府将逐步减少发放一马援助金(BR1M),最后终止这项计划。

敦马要实现这些目标,让人民停止依赖政府,就必须废除限制和松绑,推行崭新的政策与制度。

众所周知,国家经济缺乏竞争力症结在于政策和思维僵化、缺乏自由度、政府不敢推动改革,所以国家一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停滞不前。

政策还是以肤色和保护主义为主,前朝政府在土著经济议程下,把机会给了有背景的企业,美其名是栽培土著企业家,却牺牲其他更有潜能和条件的年轻人,进而浪费了国家资源。

尽管国阵政府之前在大学招生及奖学金推行绩效制,但在种族政治的阻挠下,不久后又沦为种族固打制。

在这样环境下,有能力的年轻人移居海外,以开拓新天地。根据人才机构的数据,有180万名大马公民定居海外,包括澳洲12万人、英国7万人、美国6万人和加拿大2.5万人,他们大多数是医疗、制造业、金融、科学与技术领域的专业人士,甚至在国际享有盛名。

广告

敦马在访问北京时,就呼吁留学海外的大马人回国效力。目前有逾1万4000大马人旅居中国,其中2000人住在北京,多数是商人、专业人士及学生。

大马在科学、技术及金融等方面相当落后,如果这180万大马人回国,肯定可以提高这些领域的水平,让国家竞争力上到另一个台阶,问题是这些专才回国后是否有发挥所长的空间和机会?新政府是否敢废除人为的障碍,推行绩效制?

敦马在北京与旅居中国的大马人对话时,以他本身并非高材生却获录取为医学系学生,凭着自己的努力毕业成为医生为例,说明自己并不相信绩效制。所以,要看到绩效制在敦马掌权期间落实,相信是不可能之事。

新加坡奉行唯才是用的绩效制,才有今天的成就,如果希盟政府无法全面落实绩效制,至少应该在重要领域实施。

广告

在马哈迪的概念中,好像只有第三国产车才能促使经济转型,但是以大马的技术水平,如何与欧美、日本及韩国的汽车公司竞争?最近首相又提起,旅游业与种植业可以带动经济发展并为国库带来收入。然而旅游业缺乏创意、农业的技术也落后;追根究底,国家还是必须先搞好技术,才能停止依赖外劳,提高人民收入。

希盟政府计划废除BR1M,要人民丢弃拐杖,方向是对的,但BR1M还有政治上的需要,援助计划又何止BR1M。除非人民真正能够自立,否则政府还是要继续喂养下去。

在政府的政策还未定型之前,希盟领袖必须抓紧思维的革新,让政策从保守僵化逐步转向开放、自由及弹性。

新政府可以借助精英顾问团,草拟经济政策的框架,毕竟顾问团已经召见逾200个组织的350人,大致上了解各领域业者、非政府组织及坊间的想法,相信可以制定非种族、具包容的蓝图。

不过,令人担心的是,“2018年土著与国家未来大会”将在9月1日举行,它可能牵引新政府的政策走向种族及保护主义,往后无法掉头。马哈迪的夸夸其谈,也可能为政策定调。

要打造新马来西亚,必须摆脱前朝政府的框框,注入新思维,才能够吸引人才与资金;人才不回流,讲什么都没有用。

现在是关键期,此刻不启动改革工程,来届大选逼近更难如登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