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吉加.多元发展,让表演艺术有更大的舞台

2018-08-29 12:00

桑吉加.多元发展,让表演艺术有更大的舞台

您如何看待“亚洲艺术”于现在与未来所扮演的角色?您认为目前现代舞世界的重心点在哪?以及未来的走向如何?

问:您如何看待“亚洲艺术”于现在与未来所扮演的角色?您认为目前现代舞世界的重心点在哪?以及未来的走向如何?

广告

答:很多人愿意到亚洲来寻找合作,了解亚洲人的发展,而亚洲人将文化艺术散播到世界各地的可能性也多了,相互交流的机会比以前多,我相信这样的现象对于往后整个亚洲的文化艺术或是舞蹈的发展,会起很大的作用。

我每年都到欧洲各个地方去排舞,今年就去了瑞典哥德堡歌剧院,5月份刚做完意大利的演出。目前欧美经济不景气,我可明显地感觉到当地舞者出现吃力的状态,也有许多艺术工作者在流失。

欧美艺术界的规模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大了,过去政府支持的歌剧院、舞蹈团等,曾养过很多艺术工作者,但现在就越来越消减。

舞蹈界非常有名的世界顶级舞团“法兰克福芭蕾舞团”(Ballett Frankfurt),政府说砍就砍掉,没有了!德国有名的现代舞团“莎夏瓦兹&客人舞团”(Sasha Waltz & Guests)也倒闭了。

目前现代舞在世界并没有重心点,但现在各个地方都会提及亚洲,世界各地大型的艺术节都会有亚洲演出的单元。

也许欧美文化霸权的心态里,会依然以自己为重心,但现实中以我所看到的来说,文化艺术的发展是多元的。每个地方都有优点及缺点,但它在多元地蓬勃发展,这一点对于现代舞或是当代艺术来说是非常好的现象,年轻的艺术工作者会有更多的空间去做和发展。

广告

当代艺术并不是一种商业模式,是文化教育和审美教育的一部份,普罗大众有着各种表演艺术存在的需求。现代舞未来的走向,就视乎各个国家政府和企业支持的力度有多少。

中国大陆那么大,真的由政府掏腰包出来成立的当代舞蹈团,就只有广东现代舞团一个,其余的都是民间在做。

民间自己做会很幸苦,因为支撑不起规模也不会很大,发展上也会较为缓慢。

现在中国大陆,将近有30到40个小型舞蹈团,每个团可能会有20至30个人。为了支撑下去早上去学校教课,晚上聚集几个人做自己感兴趣的舞蹈或演出的大有人在。

广告
在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当驻团编舞家,首个编创作品《烟花.冷》。


重点培养拔尖舞蹈人才

以前国家支持的舞团、剧团、交响乐团都改制了,过去是政府养,现在改成企业资助。

但目前中国有成立一个“国家艺术基金会”,是几个亿的庞大资金支援。原则上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可以去申请,但最后需经过筛选。舞蹈的领域来说,一年会有7至10个申请获得。

中国传统舞蹈,较容易获得资助,现代舞也有机会获得,但被批的可能不多。据我所知北京现代舞团和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就曾获得过基金,而且数目不少。

有一种情况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申请国家艺术基金后,用以培养年轻的艺术人才。获批后再公开给年轻的艺术家申请,每人可获得约20万便可去做自己喜欢的创作。这每一年都在发生,基本在资助现代舞。

另一个则是“辅助青年艺术家计划”,资助年轻艺术家做他们感兴趣的。这些都是现在中国通过艺术基金会,协助艺术工作者的方式。

桑吉加编舞时的身影,他独特创作风格获得亚洲及西方的艺术家青睐。


《风中二十》演出资讯: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于今年9月将参演本地专业舞团共享空间20周年庆的演出:

9月8日 @ 8.30PM
9月9日 @ 3PM
地点:国家剧院Istana Budaya
票务热线:018-207 1005(WhatsApp)
脸书专页:@duaspac


■桑吉加(国际编舞家)简介:

桑吉加是藏族人,12岁离乡到中央民族大学学习舞蹈。17岁那年被现代舞自由的风格深深吸引,于两年后加入了广东现代舞团。1996年获得第七届法国巴黎国际现代舞大赛男子独舞金奖。1997年获广东省“跨世纪之星”称号。1998年获美国亚洲文化协会奖学金,赴美学习编舞。1999年获美国舞蹈节国际编舞班奖学金。

2002年桑吉加在劳力士艺术名家启蒙计划中脱颖而出,赴德国法兰克福芭蕾舞团跟随艺术总监威廉佛赛(WilliamForsythe),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学习舞蹈及编舞一年。桑吉加独特的创作风格获得亚洲及西方的艺术家青睐。他于2015年到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当驻团编舞家至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