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 ·把拖欠的公民权还给他们

2018-08-29 10:28

詹雪梅 ·把拖欠的公民权还给他们

像我父亲这样的长者已不多,即便是他们曾追求砂独,那也已是云烟往事。这些年的生活磨练,他们又何尝不是安份守己,不偷不抢地度日。与轻易就能获得公民权的“外国人”相比,对这些长久生活于此的长者何其不公?

我的父亲在10天前往生了,父亲走得突然,但安详,了无牵挂。作为子女,我们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替父亲把红色身份证换蓝,尽管此时此刻,那一张身份证对父亲和我们而言已无任何意义。

广告

我的父亲是第一代中国移民,16岁自中国南来打拼,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养育儿女成人。生活在砂拉越这片富饶土地上的62年里,父亲热心公益,也结交朋友无数,年轻时更为反帝反殖,以及随后的砂共运动投入了无数的热情和勇气,更为追求政治理想曾被政治部拘留长达10年。父亲重返社会后,加入了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曾在多次的国州选举竞选工作中为人联党,为前朝国阵政府献力,不辞劳苦奔走于偏远、内陆长屋地区。

随着年龄渐长,父亲才不再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政治活动,但他依然时时关注政治时局,心系他曾效力的人联党。父亲的故乡虽在中国,但他为砂拉越所做的,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并不亚于土生土长的砂拉越人。这几年来,砂拉越“时兴”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号,早在几十年前父亲和他的同志们已激昂地由衷呼喊。

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尽管这不是父亲和他同志们认同的最初理想,但在随后的年岁里,他们也都认可了这个国家,唱起了Negaraku,奉公守法地以他们积极正面的思想作风,认真果敢的行为态度为地方建设、社团公会献力。在许多人眼中,父亲是个道道地地的砂拉越人,甚至比砂拉越人更砂拉越。可是,他的努力并没有换来官方的公民权认可。

一年半前,我再为了父亲的公民权申请奔走,希望在父亲有生之年将他的红色身份证转蓝,以便陪同健康每况愈下的父亲到台湾见见我医术高明的同学,但经过了当局的笔试、面试,依旧痴等不到任何进一步通知。父亲往生前5天,正好传来了首相允诺无条件发出蓝色大马卡给60岁以上的永久居民,父亲很高兴,我们也以为盼了多年的公民权终究有着落了,可最终,这还是盼不到的一纸证明。

像我父亲这样的长者已不多,即便是他们曾追求砂独,那也已是云烟往事。这些年的生活磨练,他们又何尝不是安份守己,不偷不抢地度日。与轻易就能获得公民权的“外国人”相比,对这些长久生活于此的长者何其不公?僵化的体制,傲慢的处事,是不是亏欠了这些长者?父亲生前好打抱不平,期盼父亲的事例,是他最后一次为与他面对同样遭遇与不公对待的人发声,盼有良知的从政者、公务员加速处理这类长者公民权申请。他们有没有资格获得公民权,天地可鉴,请把欠他们的公民权还给他们!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