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舒晴 ‧ 我的僵尸男孩

2018-08-17 13:44

曾舒晴 ‧ 我的僵尸男孩

又或许忙着迎合别人要求的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怪人”,只是我们没勇气把它表现出来。他不是个怪人,他只是个有目标,勇于追求自己的僵尸男孩。再见了,我的僵尸男孩。

今天早上我一如既往地拿起手机查看最新动态,看到那篇报道时我是惊讶的。加拿大刺青模特及艺术家,有着“僵尸男孩”之称的瑞克.格内斯特(Rick Genest)在家中自杀,年仅32岁。想起我在几天前还跟我妈妈提起,说他好久没活跃在社交媒体上,也没有更新动态了,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

广告

瑞克.格内斯特,或许很多人没听过他的名字,他也被称作僵尸男孩,以满身骷髅文身闻名,也是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多人骨文身的纪录保持者,已经离我们而去了。他是在蒙特利尔的自家公寓被发现自杀身亡的。

16岁时,他在左肩刺下了人生的第一个文身,一个骷髅头和十字交叉的骨头图案。而在19岁时,决心炮制自己的全身文身计划。在21岁时,完成了最后阶段——脸部的文身。

25岁时第一次当模特儿,26岁时参演了女神卡卡的〈Born This Way〉,而在28岁时演出了电影《47浪人》……32岁,他决定了结了自己短暂却精彩的一生。瑞克.格内斯特,在他的离去后,人们所记得的,只是他的文身,这难免让我感到悲哀。

对于他的认识,还得追溯到4年前,那时还是中五的我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这个僵尸男孩,就被他的外表震撼了。这个身体及脸庞满是文身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这是当时的想法。当时的我翻遍了他的访问及上过的节目,想一步步了解这个森冷不羁,癫狂的僵尸男孩。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他,或者怎么盯着他看,他说,“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想要一份无聊的工作的。”所以他毫无顾忌地做了全身文身。他说过,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个怪人(freak),而在他的脸部文身完成时,他觉得自己往目标又进了一步。他不在乎人们因为文身向他投来的异样眼光,也很乐意分享作为一个怪人的部份,让人们不禁猜想,文身是为了将自身隔绝于这个世界,还是想融入这个世界呢?没有人知道,他似乎也没打算让人知道,就这样带着他的文身,以及人们对他的文身印象去了另一个世界。

人 人 心 里 都 住 着 “怪 人”

在2017年其中一场TED演讲上,他发表了一段《正常是一种幻觉》(Normal is an Illusion)的演说。在演说开始时,他问了问台下的观众:“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觉得我不正常?”并说他不会生气或恼怒,有观众举起了手。他接着问:“你们当中又有多少人觉得我是正常的?”也有一名观众举起了手,他笑着对那名观众说:“You just trying to be nice.”这句话如果翻译成中文,大约是“努力表达善意”。在他看来,那名观众只是出于善意,也证明了他心里很清楚,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真正的怪人。可是他不在乎。

广告

认识他的人和粉丝都知晓,他其实就是一个内心里住着小男孩的普通人,即使世界不停地在变,只有他一直没变。走红了也一直保持低调,非常重视自己的家人,很爱自己的弟弟妹妹,有时也喜欢开玩笑,说希望自己能帮助家里未来的发展。他也是个没什么物质追求的人,在2016年的一个采访中,他说了几句话。

“我是个流浪者,一直都是,也一直都会是。”

“只要我的钱还够给服务员小费,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他不在乎自己,也不在乎别人,不在乎自己是否工作稳定,是否符合现代社会对于一个“正常人”的标准。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怪人”的形象,让人们无法察觉他内心的挣扎,也无法察觉他所罹患的精神疾病,更无法在他打算自我了结的最后一刻,拉他一把,才让人们在他离开后,觉得措手不及,甚至开始对这个一直以来低调行事的僵尸男孩,有了一些关心。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他已经不在了。

广告

也有人揣测他是意外身亡的,我有个私心,希望他的死是出于意外。因为实在无法想像,一个内心如此强大的人,是被什么逼到需要了结生命的地步。或许在这个人人都赶着迎合别人要求的社会,终究是让他这种特立独行的“怪人”没办法生存下去。

又或许忙着迎合别人要求的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怪人”,只是我们没勇气把它表现出来。他不是个怪人,他只是个有目标,勇于追求自己的僵尸男孩。再见了,我的僵尸男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