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雪仪 ‧ 【我的人间观察报告】Cempedak长在Cempedak树上

2018-08-20 16:24

魏雪仪 ‧ 【我的人间观察报告】Cempedak长在Cempedak树上

这个世界她不言不语,她又言无不尽。你怎么读,你就怎么懂。
(图由作者提供)

大姨给过我们一卷寓言卡带,A面是天鹅湖,B面是乌巴杜。

广告

那么多年之后,我和妹妹都还可以一字不差地背诵,乌巴杜遇见的那只白蛇,妖里妖气的台词:“乌巴杜~乌巴杜,请你吃了我~你将听懂动物的语言,这就是国王的秘密,啊~国王的秘密!”

乌巴杜吃了那条妖里妖气的小白蛇后,通晓了动物的语言,最后在蚂蚁、鱼和乌鸦的帮助下,完成国王给出的难题,娶了美丽的公主。

乌巴杜说了那么久,我好像才模模糊糊地开始知道,试图去了解这个广袤的世界,不只是走得很远,还要去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是先嗅闻到芒果成熟的香气,夏天才来的。骑车到岛的山背,回来的时候,我和朋友说:“Cempedak长在Cempedak树上,这样很好。”

她看了我一眼。

我又和阿简老师说:“Cempedak长在Cempedak树上,这样很好。”

广告

老师回答:“嗯,真的很好!”

那一条又直又长的甘榜路,左手边是零星错落的房子,右边是稻田。我们一直喊热一直喊热,无法直视的太阳其实早早就催甜了这个旱炎的好时节。家家户户都看似随意地在门前种了红毛丹,一簇一簇团发的殷红色的果实衬在暗绿色的叶子之上,红的更红,绿的更绿。

也是那个早上,我第一次看见结果丰硕的Cempedak树。

它们憨实的模样实在是可爱,像胖奶的婴儿系在枝干上,又像一棵戴满耳环的树,我站在树前,笑了好久。

广告

在被标签价钱,秤斤论两之前,高高长在树上的他们,看上去是归大地所拥有,而不是被塑料袋所拥有。

过了几天,爸爸妈妈来找我玩。我们喜欢傍晚去走路,随便哪里都好。妈妈走在路上,心就在路上。

“这是一棵山竹啊!”

她叫住爸爸,给他看手上的果实。两个人喜不自胜地走下斜坡,一颗一颗捡拾地上可爱鲜红的野山竹。

野山竹肉薄,还酸涩。

回家的路上,他们的口袋鼓鼓的,满意地都陶出来滚得满桌都是。

他们没来之前,公园是一座公园。他们走后,公园不只是公园了。

转弯处是一棵野山竹,下坡还有山龙眼。山龙眼生得满树都是,果肉是一层薄薄的膜。

(图由作者提供)

怎 么 读 你 就 怎 么 懂

他们可以读懂空气里面,刚刚落地的榴梿。

妈妈偶尔信手拈摘叶子吃将起来。我们笑她野人乱吃叶子。

“这是番石榴的嫩芯。”

“这是车前草,这棵是黑面将军,你要摘来煲成凉茶喝,这个,这个就是苦捏心咯“同样行走在一座公园里头,因为读懂大地会生出什么,妈妈走的路看起来繁花锦簇。

两年前在北印的小村落学木刻印染的时候,黄是姜黄,红是藏红,在北印那样的荒原,花都生长在布料上。

下午师傅说空气湿气重了,必须赶快,不然印染的布煮不出美丽的颜色。因为用的都是古老的技术和天然的染料,工坊在雨季就会停工。我随口问出雨季几时会来?

师傅抬头看了看天空,“再过两天。”

那时是四十多度的炎夏,我没有把师傅的话放在心上。

两天后,我坐在前往蓝城漏水的巴士上,因为大雨而全身湿透。

这个世界她不言不语,她又言无不尽。

你怎么读,你就怎么懂。

远在伦敦的E还在为卢凯彤的离世伤心,我不知如何安慰。“喂,哭包小心会被吃掉。”

她回我吴俞萱的诗:我没有再哭/不让雨下/把我截得更碎这些通透如琉璃的人,多希望他们也可以看见那棵好笑的Cempedak树。因为那么地好笑,愿意活得更老一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