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沙令“白头村夫”安息了

2018-08-30 15:38

多明.沙令“白头村夫”安息了

一个小乡村必有一两个比较特殊的人物,他的言行、生活方式会让人另眼相看。

一个小乡村必有一两个比较特殊的人物,他的言行、生活方式会让人另眼相看。

广告

笔者要写一个自喻为“白头村夫”,若亚敬的生平故事。

若亚敬姓张,原名张敬,沙令战前育德学校的校友,但只念了三年书,因日战爆发停学。日军占领期间,他加入抗日队伍,从事后勤,传达讯息等工作。

日军投降后,年幼的他爱读书,爱唱歌,但时不与他,日军投降后,他已错过上学年龄,只好投身胶林,以割胶为生。

十年后,他再进入森林,这回是弃割胶改开推泥机,在山门打先锋、开路,让伐木工人进入工地,将木材运输出去。

他爱阅读书报,尤其爱看历史书籍,他的记性超强,在他退休后,还能利用空闲时间,写了一本日治时期的回忆录《八方风雨话当年》,亲友皆感惊讶,没想到只读了三年书的老人,竟能用流畅语文写出如此一本回忆录。

只可惜,这本回忆录没有获得付梓出版机会,否则可让更多后人分享,也可鼓励其他退休人士利用黄金岁月,写些生活感言或生活回忆。诚如若亚敬在最后一页《沧海桑田南柯一梦》中所写:“在历史长河,但愿人生不留白,谨就当年耳闻、目睹、或身历其境的波光涛影,形诸笔墨,聊表对先贤功业的肯定,和不堪回首的沧桑史。”

广告

若亚敬生前喜欢谈论政治,常见他在咖啡店、民众会堂与三几好友喋喋不休,将国事及朝野政治人物的言论进行分析、评论、甚至作出批判,因其言论有序,虽为乡野之声,却也常被接纳。

有一回,在村协举办与时年古来国会议员黄家定的对话会活动上,他提到学校拨款一事,问YB,是否可将拨款直接拨入董事会户口,避免部份拨款中途被劫“消失”?

YB黄家定回答说:你能保证拨款不会在董事会户口中“消失”吗?全场顿时哑口无言。。。

若亚敬,这位沙令新村的小人物,他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在落户老人院的几年间,全靠着他拥抱的宗教信仰,渡过每日、每夜孤单、病痛的日子。现在,他终于脱离了尘世,脱离离了苦海!祝愿他永远安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