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芷君·香港人:不急不促,爱上这里的“慢”生活

2018-08-31 12:52

林芷君·香港人:不急不促,爱上这里的“慢”生活

在决定嫁过来之前,她对大马是毫无概念;当真正嫁过来后,才知道原来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讲着不同的语言,这对在单一民族为主地方长大的她是有些冲击。
(图:星洲日报)

林芷君,香港人,在马来西亚住了23年,已经拿到“红登记”(永久居留权)了。当初因为与马来西亚籍丈夫结婚,随夫搬到大马定居。

广告

在决定嫁过来之前,她对大马是毫无概念;当真正嫁过来后,才知道原来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讲着不同的语言,这对在单一民族为主地方长大的她是有些冲击。

“刚来的时候,一句马来话也听不懂,当时也没有驾驶执照,所以搭德士经常被敲竹杠,遇上不同种族的司机,还要听他们唠叨一些听不懂的话,当下真的非常气愤,经常自问:他们为什么这样的?”

林芷君当时是在“配偶计划”下来马,在这项计划下,外籍配偶除了可以居留,还可以申请工作准证。居住了约13年后,拿到了永久居留权,就不再需要工作准证。

之后与丈夫离异,她几番思量后,最终决定留在大马,没有选择回去熟悉的家乡。因为自大学毕业后,她只在香港工作过一年,此后二十多年都在大马,事业、朋友都在这里,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觉得在这里能过上“生活”,而不是在步伐急促的香港“过日子”。
 

林芷君刚来大马时,不完善的公共交通令她非常苦恼,被迫学会驾车。如今公共交通系统改善,令她欣慰不已。(图:星洲日报)

“这些年来,我每年都会回家3次,最长一次是一个月,但第三个星期开始,我已经想念这里,发现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与舒适的居住环境。”

“香港是一个什么都要快的地方,连点餐慢一点都会被店员呛。香港屋子很小,生活空间狭窄,当我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回去香港时,看到身边的人都匆匆忙忙过日子,压力很大,我会问自己,也会问他们‘需要这样过日子吗?’”

广告

不单是她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国家,连她的父母也曾经在第二家园计划下,在大马住了8年。

“当我决定定居大马时,朋友都问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在这里,父母反而接受我的决定。之后我儿子出世,就把父母申请过来帮忙照顾儿子。那段日子里,假日他们就驾车四处走,如要吃海鲜就会特地驾车去瓜雪买。他们非常享受这种生活,这是香港无法做到的事情!”

从开始对很多现象都不明白不理解,到不断了解大马历史与文化背景后,她逐渐接受与包容这一切在她而言的“不合情理”,这些年的异乡生活,让她学会更多的包容,放下很多执着,也开拓了眼界。

初到贵境的言语不通,令她深感无助、焦虑;住了23年后,现在已经学会听及讲浅白的马来话,但还未凑够自信心,所以还是开不了口,英语还是她与人沟通的主要语言。

广告

大马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林:大马是一个资源丰盛的国家,但因为政治因素,使到进步发展没有这么快,希望新马来西亚可以更好。

在这里生活了多年,什么事情令你最受不了?

林:刚开始我很纳闷,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做的工作,却要3个人来做?后来才明白,原来大马很多假期,也有很多请假的理由,年假、产假、家人病了、孩子保姆请假、上班塞车迟到、地铁延误迟到,这都可以是理由。

在香港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不会随意请假,即使是地铁延误,在到站时手机软件会发出通知,让你可以跟老板解释。

不过慢慢的明白了这里的文化,知道急也没用,就开始接受它。

从节奏急促的香港,来到脚步放缓的马来西亚生活了23年,林芷君已经成了半个大马人,学会更多的包容与接受这里的“异国风情”。(图:星洲日报)

定居大马,有没有改变你的人生观?

林:有,我变得比较慢活。香港人有种“执输行头惨过败家”的心态,任何事情都要赢在人生起跑点。但在这里生活久了,回到香港后,看到大家都很匆忙,我会反思人生需要过得这么急吗?

在大马最不习惯的衣食住行?

林:去哪里都要驾车。以前无论是在念大学或香港生活,走路或者公共交通都很方便,但来到这里去哪里都要驾车。刚开始还没有考到驾照时要搭德士,经常被人骗,之后被迫自己学驾车。不过现在有了地铁情况好很多。

最喜欢大马的哪一点?

林:住的地方宽敞,比香港好很多。

饮食习惯有没有改变?

林:我在这里住了23年,只有吃这方面是被朋友取笑无法做大马人。我到现在还是无法吃辣,不过我学会了吃榴梿,也是前两年在朋友极力游说下尝试吃了一口,结果就吃上瘾了!

觉得大马人与香港人在生活习惯上有哪些不同?

林:不同地方有不同文化,有时是难以比较的,在哪里生活就要适应那里的习惯。但有些生活小细节上,我觉得大马还是有进步的空间。

就如在快餐店用餐,香港人习惯用餐后自行清理餐具,但大马人似乎没有这样的习惯。

还有就是生活步伐悠闲,无论是走路的步伐,还是工作的步伐,开始时我会很急,但渐渐明白“唉,我一个人在急也没有用,别人还是一样的”,逐渐适应大家的生活步调与处事方式后就好。

如果让你问大马人一个问题,你会想问什么?

林:我想问大马华人:到底你们是大马人或大马华人?

我见证了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我的儿子也是马来西亚人,我当然希望马来西亚会更好。只是在新的马来西亚诞生后,大马人是不是应该不再分什么种族,而能够以“马来西亚人”自居呢?

请你送一句话给马来西亚人。

林:马来西亚,加油!

林芷君:马来西亚,加油!

 

周刊专题:外国人眼中的马来西亚
【Werner·德国人:一住31年,扎稳餐饮事业;我要永远住在大马】

【玛丽卡·法国人:友善的人,舒服的环境这里适合长住】

【林芷君·香港人:不急不促,爱上这里的“慢”生活】

【生活在马来西亚,你有什么想问……】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