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琲钧 ·交怡、交心

2018-08-31 11:08

邱琲钧 ·交怡、交心

不被尊崇的租赁制度和如日中天的发展都以岛民心态做奠基。玛苏丽神话里7代毒誓在经过了7代后,原来原始美丽的淳朴小岛忽然变成今天这副德性,说起来也实在可惜。

在浮罗交怡经营了两年的咖啡馆,因为生意太好,结果招人眼了。

广告

当地主跟我们表明,他因不想失去客源,所以要我们在合约期满后,只能用一天的时间来收拾和离开,以便他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下接手经营时,我很不争气地气哭了。我的搭档看到向来强悍的我竟然在恶人前撒泪,于心不忍,低低问了我一句:想不想在附近找个地方进行商业报复?

这是我第二次将生意经营得好好的当儿,忽然被收回的遭遇。第一次只怪自己运气不好,但这一次,我觉得并不是与坏运气的再度巧遇。在又气又恨的情况下,我说不出完整的句子。记得当时,我先从牙缝间挤出了一个“不”字,大大吸了一口气后,再挤出6个字:“老家换政府了”。就这样,我回到了老家,大山脚。

其实老家的政府早已在前一届换下,所以我这次回不回老家,和换不换政府完全没有关系。那堂皇的回家原因只是我在气急败坏下,临时给自己搭的台阶——让人乍听之下,误以为我胸怀大志,想要回老家干一番大事业。然而事实不然。厌倦了那里无法制的房屋与店铺租赁制度,是我离开的最大原因。其余的是:没有规划就动土的城乡发展——一座座的山丘被合法铲平,红树林被非法砍伐后,接着是一栋栋带着不同建筑风格的民宿和酒店像雨后蘑菇那样从平地耸起;用了3年时间也修不好的一条仅800公尺长的主要道路;管制的松散促使难民们都能开上没水准的阿拉伯餐馆,非法劳工都能经营出租摩哆车的档口和经营迷你市场。到处是一片的混乱。走在旅游区,珍浪的主要道路上,还以为那里是可以媲美槟城“小印度”的“小阿拉伯”。毒品不少,酗酒闹事的人更多。

我曾经住在岛上的一座小山丘山顶一年余。某天追赶进屋偷芒果的猴子时,看见慌张从厨房逃命的猴子忽然蹦跳到屋前不远处,不见了踪影。往前走到它失踪点,才发现那个离大门才5步之遥的地方已经被挖泥机刨成一个黄土悬崖。原来长满热带植物的山坡不见了!半座山丘不见了!猴子大概也不小心摔下去了。这个发现让我怀疑自己会不会在雨季中的一天醒来,发现已随着屋子滑到了山下。我将山坡变山崖的发现,连同这个夸张的假想画面告诉我一个住在一间背向山,面向稻田的木屋里的朋友。他听后也发了牢骚。他说,挖土机将他屋子后面的山丘也刨了。从他屋后刨下的土都挪去填平屋前的稻田。听说,这还是钻了法律漏洞的阿拉伯人对未来发展计划做准备的所为。我当时听后,骇笑之际,心里难免为即将消失的绿色与自然景色感到唏嘘。

不被尊崇的租赁制度和如日中天的发展都以岛民心态做奠基。玛苏丽神话里7代毒誓在经过了7代后,原来原始美丽的淳朴小岛忽然变成今天这副德性,说起来也实在可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