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 ·线上线下,预见更好的大马

2018-08-31 11:11

郑梅娇 ·线上线下,预见更好的大马

我从追新闻的日子到不用再追新闻的日子,就像在海上行走不同于潜入深海,视野与心态获得重新调整,无论哪个位置,不变的是通过知识的传递、教育与规划,持之以恒,日子有功,总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改善旁人的生活品质。

1996年,台湾一支远征队登顶珠穆朗玛峰,全岛焦点,万众注目。刚毕业的我与同事在电视台严正以待,准备与远征队连线,全民感受新闻动脉,惊险与荣耀并存。

广告

然而,连线一直没有成功,百无聊赖的同事们开起了玩笑,打发难熬的通线等待,气氛轻松。突然一名导播冲进来,飙骂道“不要再笑了”,场里立即寂静下来,笼罩着诡异。

原来,台湾登山手高铭和登顶成功了,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他和其他几支登山队下山时遇暴风雪,阻挡了归途,9个人只救回了一个高铭和,8位登山英雄魂断珠峰。

那一天,我们以为环境恶劣而无法连线,却不知道等待着我们的却是人间的悲剧,是登山史上最哀痛的一页。

就在我们追逐新闻的日常,没想到另有人生,他们经历着最大最罕见的山难,风雪凛冽,四周漆黑一片,体力不支,呼吸困难;高铭和在九死一生后,失去了双手十指,经历10多次手术。

过后,我又过着日常的新闻日子,播着外电稿子复制羊多莉的诞生。那也是我离开电视台离开宝岛之前,最有印象的一则新闻。

电影《小人物大英雄》(Hero)有一句话说:“当你上了新闻的瘾,将难以自拔”,新闻魔力在于如生死命悬一线的发展,有时峰回路转,偶尔荡气回肠;精彩的电影往往源自真实故事,原因就在真实故事比戏更惊心动魄,更让人心痛,所以我不知不觉向往这样的新闻日常。

广告

再后来,我就回到新山了。

跑了三四年新闻后的一天,我的新闻主管说,“希望新兵都能成为大记者。”这教我眼前一亮,那是一个颇鼓励性的期许,因为我们所处的不是首府,而是一个地方的新闻办事处,平常需要做的是地方的小新闻。

这期许有一种委以重任的感受,媒体反映民意,阐明问题、揭露弊端,成为沟通社会的桥梁,这种理想总会让当时20多岁的年轻人兴致勃勃,跃跃欲试,仿佛与国家并肩,跟世界同行,有机会奉献自己的心力,使大马变得更好,人类的生活更好。

20多年过去,举凡空难山难海难,天灾人祸到谋杀,从别人生命中的“罕见山难,风雪凛冽,一片漆黑”路过,我一路平安走到现在,我同时得到了心智的成长。

广告

2016年,我决定从20年的新闻日常中下线了,从文字工作转到数字工作,计算着人们如何把钱做更好的增值,怎样分配财务,如何提升个人的财务健康,这依然与媒体脱不了关系,因为这些财经知识最初是报章理财栏目为我打开另一扇窗。

从新闻线上离队,使我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贴近大马人的生活,当通货膨胀的消息传来,当马币贬值的忧心忡忡充斥大街小巷,当国家统计逾七成国人拿不出1000令吉应急、退休人士的公积金在退休数年内用完、大马的年轻人是东南亚最不会储蓄的一群,还有,大马破产率逐年在增加……这些教人感到不安或不可思议的新闻,其实问题源自于都市底层的魔鬼细节,还有整体无法深入触及的个案。

劫后余生的高铭和以残缺的身体,完成了人生另一个攻顶,把代表中国的百山拍成相片让世人观赏,给世界带来登顶之外的景色;我从追新闻的日子到不用再追新闻的日子,就像在海上行走不同于潜入深海,视野与心态获得重新调整,无论哪个位置,不变的是通过知识的传递、教育与规划,持之以恒,日子有功,总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改善旁人的生活品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