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慧仪 ·让他们一起欢庆明年的国庆日

2018-08-31 11:16

周慧仪 ·让他们一起欢庆明年的国庆日

如阿清姐弟,在这片土地上居住已久的持红登记者、无证件者、无国籍者正面临一样的问题——不被国家承认。他们跌落在国籍的保护框架之外,成为社会上最易受到剥削和忽略的一群。那么在改朝换代后,他们有望成为马来西亚人吗?

“我相信新政府一定不会再亏待我们这些还在申请公民权的无国籍孩子,我们真的是无辜的。”马来西亚今年成功迎来首次政党轮替,除了振奋人心,也让阿清感动不已。阿清是我先前在报道无国籍小孩时的受访者,她的爸爸是本国人,妈妈来自印尼。她和两位弟弟因爸爸犯下重婚罪而成为无国籍人士。

广告

如阿清姐弟,在这片土地上居住已久的持红登记者、无证件者、无国籍者正面临一样的问题——不被国家承认。他们跌落在国籍的保护框架之外,成为社会上最易受到剥削和忽略的一群。那么在改朝换代后,他们有望成为马来西亚人吗?

还记得阿清曾告诉我:身为无国籍人士,生活像是失了锚的船,不知道会被载往何处。他们难以顺利升学、难以找工作、生病了要缴付贵上好几倍的费用,生活上也没有任何保障和福利,游走在灰色地带。在这同时,他们的申请文件至今仍悬置在内政部毫无消息,这种没有期限的等待以年为单位计算,透过无理由地回绝不断消磨一个人的意志。他们的困境和遭遇反映了马来西亚对待“人”的价值和态度:于执政者和相关单位而言,每一份申请文件可能仅是一个冰冷的数字,但这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接下来的“人生”。

现任政府上任后给了承诺,内政部长慕尤丁表示欲成立委员会处理,首相马哈迪也指出持红登记者可提出公民权申请。然而,马哈迪并没给予批文所需的确切时间,也没有详谈无证件者、无国籍者之处理方式。因此,政府是否真的拥有想要解决根本问题的“意愿”,仍有待持续观察和监督。尽管如此,这依然无阻他们再度燃起新的希望,相信自己不会再次被政府辜负。也不该再次被辜负,尤其是那些已经等了大半辈子,仍然手持红登记的年老一代。

不能否认,无国籍是个难以一朝一夕解决的棘手问题,尤其这还牵扯上复杂的种族、政治和历史等因素。然而,当所有问题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时,我们就更该回到以“人”为本的方式去考量——即人人有权享有国籍,且“国籍”不该成为划分你我的工具,更不该沦为他人遭歧视的来源。或许我们会认为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但试着以此检视马来西亚,我们的国家离这一步,还有多少距离?至少就无国籍议题,若能在“人”这一点上取得共识,我们就不会继续在政治、历史和繁文缛节上等任何因素缠绕不休,也才能继续迈进。

希望如阿清所言,新政府将不会亏待他们。今年不一定来得及,但希望未来一年后,那艘载着阿清姐弟、持红登记者、无证件者以及无国籍人士的失了锚的船最终能够靠岸,让他们以马来西亚公民的身份,在这片土地上一同欢庆国庆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