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耀 ·美好的仗已经打完

2018-08-31 11:19

傅文耀 ·美好的仗已经打完

我的回答是:“这个假我不得不拿,有件非做不可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人生有多少个5年呀,一些事情现在不做,我怕以后会后悔。

我在而连突这国家公园的入口小镇呆上整整一个月了,生平用国语次数最多的一次,要算是在这一个月了。

广告

当时我请假一个月去这个小镇帮忙助选。而连突是典型的混合型选区,以巫裔为主、华裔次之、印裔和原住民居末。这个选区人口结构也和国家主要的人口结构一致。

在一个选民来自各族群的选区竞选,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但友人黄骏延还是硬着头皮,在当地跑动和耕耘基层。

半城乡的选区面积广大,从市中心到选区最外围,都需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在地广人稀的地区竞选,在别人眼中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惟朋友认为只要有机会为改革出一份力,无论结果成败,皆心向往之。

我也就是被他这股傻劲感染了,决定将1年的年假全用光。还记得当时上司那时惊讶的表情,她说:“你确定真的拿这么长的假期?”

我的回答是:“这个假我不得不拿,有件非做不可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人生有多少个5年呀,一些事情现在不做,我怕以后会后悔。

到了小镇后,我负责选举文宣工作,也就是协助候选人把政治理念和政见,传达给当地居民。从文宣用品内容、社交媒体经营以及撰写文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

广告

在选举最后两个星期,每天平均只睡到3至4个小时,每天都有开不完的各类会议和活动要跑。但心情却十分愉快和满足,因为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对的事情。

由于而连突是一个以巫裔占多数的选区,候选人虽然是华裔,但竞选团队主要干部都是巫裔选民为主,会议上大家使用的都是国语。尽管我的国语程度没有太好,但是大家都拥有同一目标,也就是辅助有改革意愿的候选人,为民发声,在沟通上倒也没什么问题。

小镇上人情味浓厚,只不过其中一位候选人来自当地显赫的家族,镇上的人不是其员工,就是有生意上的来往,大家只能用暗地里方式给予支持。放在竞选总部的捐款箱,莫名就会有人前来放几张纸钞,这些来自“美禄罐”的捐款,是支持竞选团队运作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每日长时间相处之下,我认识了许多来自当地的各族人士,他们身份背景多元,有的是看不过眼政府腐败的前公务员,也有来自基层的平民百姓以及想下一代过得更好的生活宽裕商家。

广告

回忆起这一张张脸孔,发现政治的日常,并不是政客在媒体上互喷口水,而是一群愿意为自己所相信的理想奋斗的老百姓,拿着你的传单,向陌生人讲解自己所支持的政党政纲和候选人。精英在台上夸夸而谈或者假装草根使用粗言秽语的演讲,并不是政治的全部。

开票的那一晚,在众人齐心协力下,我们收齐了各投票站最终的成绩单——14号表格,结果显示了当地人主要还是钟情于伊斯兰党,大家没有做好改革的心理准备,我所支持的候选人落败了。

候选人心情固然十分沉重,但是他还是十分坚强发表了落败宣言,并在过后得知希盟胜选后,第二天举办希盟胜选庆功活动。

拥抱胜利并不困难,难在怎么接受失败的结果,过后还能抬头挺胸继续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也就是我在这场选举中学到最宝贵的一堂课。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