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 ·马来西亚的脸在呼吸

2018-08-31 11:21

杨微屏 ·马来西亚的脸在呼吸

我相信,如果大马各族都保持着赤子心,语言并不足以成为和平共处的隔阂,不同种族的文化、宗教谅解,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那么自然的融和。从小孩到大人,百姓之间的日常中,也有很多这样在各族和睦共处的氛围中不存猜疑,没有人特别强调,可是就那么自然存在。

女儿在台湾留学,思乡时在异国见到马来人,觉得最有慰乡愁疗效,其学长回到大马机场见到马来人时,更热情的萌生好想上前去拥抱他们的念头。

广告

莞尔之际,才发现其实在潜移默化中,马来人存在我们身边,如呼吸那么自然,我们长期生长在马来人占逾63%的吉打州,每天存在的和谐和习惯,只有在离开家乡到异国时,才有难以言喻的亲切。

之前在报界工作时,有一次在法庭采访,久久没有开庭,我坐在马来记者群中谈天。过后来了一群华文报记者,我又转移阵地加入他们。片刻,一名坐在旁听席的律师夫人,忍不住坐到我后面,用英语问我:“对不起,我可以知道你是什么种族吗?因为我看你的语言能力和脸却弄不清楚你是华人还是马来人?”

我的脸就是“马来西亚的脸”,常常让人搞不清楚是华人、马来人、泰裔?这样的脸,很方便进行工作,也不容易“暴露身份”,比如去到一些异族不便出入的采访场合时,会被当成同族人,就这样混过去。

童年时我家隔壁是马来人,马来阿姨为孩子买衣服,会多买一件同款的给我。后来马来家庭搬迁了,变成一户印裔邻居,我和年龄相若的印裔孩子也是好玩伴。长大后我问母亲,当年还未入学的我,是用什么语言和这些巫、印裔小孩沟通?

这一直是母亲没有解答的谜,但是从中我因此相信,如果大马各族都保持着赤子心,语言并不足以成为和平共处的隔阂,不同种族的文化、宗教谅解,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那么自然的融和。从小孩到大人,百姓之间的日常中,也有很多这样在各族和睦共处的氛围中不存猜疑,没有人特别强调,可是就那么自然存在。

即使没有挂上马来西亚国旗,没有天天唱国歌和发表爱国宣言,其实就像没有特地去告诉父母有多爱他们,那份不必对任何人交代的感情,已经在呼吸间存在。

广告

今年是大马庆祝61年国庆,当年在默迪卡体育场扬手带领各族高喊“默迪卡”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是吉打王子,在我初出道当记者的第8天时逝世,因此有幸采访国父的丧礼。

前首相和现任首相敦马哈迪是吉打人,我在报界服务的一段很长时期,都是在马哈迪时代中穿越采访经历,因此对于政治人物的起落,都以平常心处之,不会有热烈的情怀,也深切感受着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人民爱国与否和什么政党执政,其实是两回事。

以前我当记者时,马哈迪是国阵执政的首相,如今我不当记者了,马哈迪却是国阵的政敌希盟执政的首相,而经历509变天后政权轮替的国家,许多人期待的是公平政策下的“新马来西亚”。

这份情怀,在国庆月突然让我想起推崇种族和谐和关爱的已故导演雅斯敏,自称“种族色盲”的雅斯敏,两段婚姻中分别下嫁的是印裔和华人,因为她本身的爱没有种族界限和差异,所以雅斯敏的广告和电影,如此诚心的贯彻了这种伟大的情操。

广告

雅斯敏去世后,很多人、很多时评内容,都突出了她强调有爱和关怀就能包容种族不同的差异。当我们都在认同赞赏她的同时,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平时的言谈举止所不经意表现出来的,都做到像雅斯敏这样吗?有吗?

我愿意寄望大马时局越来越好,但并不是依赖政治力量,而是人民应该做些什么,如果人民对大马环境和他们个人对“人”持有包容情怀,就相应会少了种族区别的偏见和执着。如果,国家的未来都在没有种族偏见和局限下,彼此眼里看到的都“只是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不知道是华人、马来人、印裔人还是混血儿”,单纯只是看到“马来西亚的脸在呼吸”,官民一起改变了思维,才能实践“新马来西亚”的实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