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才.不穷追猛打

2018-08-31 13:00

周新才.不穷追猛打

一名朋友埋怨我,指我不应该支持交通大蓝图,我告诉他,从前朝到现在,我都没有掩饰我支持发展的立场。

广告

至于我的特写和评论会有骂政府的味道,我只能说,我只是指责某些人讲一套做一套之类的问题,或就事论事。

比如,政府要实行环保政策,做出来的不环保,我为文批评某人的虚伪,并不表示我支持或不支持环保。

至于我支持环保的立场,那是另一回事。我总认为,我们须发展行步,不应该像神话中的某州在高脚屋开州行政会议。

我们到外国旅行,看到他国的地铁系统给予民众很大的方便,巴士很好的与地铁衔接,我们也希望槟城有这样的公交系统,就是这么一回事。

因而,我有时会在文章之中调侃那些一棵树也不可砍的人,或一间老屋也不可拆毁的人。

大树不可砍,你到中路的槟岛医院旁边,或湾岛头的菩提小学旁看看,交通为大树让路是否很滑稽。

广告

其实这些大树都可以很好的移植,不信的话,请到直落巴巷世外逃园水上乐园去看看。

十多年前,前朝行政议员小邓在各报记者面前讽刺一名一棵树也不能砍的环保份子,别人不可以砍树,他自己大门前的树就可以砍。

这个环保份子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他曾带我们到他家后山的升旗山森林保留地,揭发有人非法破伐大树,还带我们到某大富豪的别墅采访,却不肯点明树是谁砍的。

后来,森林局澄清是非法种地的农人干的好事,到过现场的记者都知道,那是有人为了开辟新路造成的,与农人无关,这人也没有出来澄清。

广告

后来,新政府上台安排各报记者上升旗山酒店过夜,记者们与官员深夜谈天提起不久前的非法砍伐森林保留地问题,看到新政府官员讲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话,我也不追问了。

古迹保留份子要保留老屋也一样,再激烈的也不敢捋虎须。

前朝时代有几个比较激烈的古迹保留分子带各报记者巡大街,我指着一批属于某大官产业的老屋,要他们对不合规格的屋顶发表意见,他们选择避而不谈。

那个时候还不流行动不动就告人告媒体,社会活跃份子已很懂得自我保护。

我们不能怪某些人有私心,毕竟他们肯站出来发表意见已经很难得,所以,我也是很尊重他们的,不会穷追猛打,包括对贪官也是如此。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