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当行为罪成.曾荫权被拒上诉终院

2018-08-31 15:12

失当行为罪成.曾荫权被拒上诉终院

前香港特首曾荫权去年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就定罪向上诉庭申请上诉至终院的证明书,惟上诉庭今拒绝申请,又认为曾荫权提出的理据与案中证据脱离,原审法官已作出对他有利的引导陈辞。
(图:香港明报)

(香港31日讯)前香港特首曾荫权去年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判囚20个月,他早前就定罪、判刑及讼费提出上诉,上诉庭认为量刑起点过高,减刑至12个月,他及后就定罪向上诉庭申请上诉至终院的证明书,惟上诉庭今拒绝申请,又认为曾荫权提出的理据与案中证据脱离,原审法官已作出对他有利的引导陈辞。

广告

上诉庭在判辞中先指出,有关公职人员失当罪的法律原则已在案例中清晰阐明,上诉人未能提出任何新的法律原则。上诉庭继而逐点反驳上诉人曾荫权(73岁)提出的理据,包括法庭应如何考虑辩方未有纠正就控罪元素的错误引导、原审法官应如何引导陪审团考虑上诉人案发时的想法、原审法官应如何引导陪审团考虑控罪的严重性。

对于辩方未有即时纠正错误的引导,上诉庭认为说法令人不解,案件由3名律师一同负责,其中一名律师更由审讯开展时已获委任,而在持续3天的引导中,他们每天均获发聆讯腾本,但却忽略了所述的错误,实在离奇。若辩方在原审法官引导陪审团时,发现就控罪元素的引导有误而故意不提出,再以此作为上诉理据,法庭绝不会接纳。上诉庭认为原审法官的引导对上诉人绝对公平,而并无忽略任何控罪元素,强调引导已是对上诉人有利。

就原审法官应如何引导陪审团考虑上诉人案发时的想法,上诉庭指原审法官已清楚解释“故意”的意思,而陪审团可在毫无疑点下,推论出当时身为政府首长的上诉人清楚知道,刻意隐瞒与雄涛股东黄楚标的交易,会令自己置身在严重的利益冲突之中。上诉人所提出的论据不切实际,亦脱离本案的证据,而陪审团的裁决亦显示出他们不信纳上诉人在电台的解释,即上诉人不认为自己有责任披露与黄楚标的交易。

就控罪的严重性而言,上诉人提出考虑案件的严重性对此控罪十分重要,而隐瞒交易或基于牵涉公众利益,但上诉庭认为上诉人从未提出隐瞒交易是基于公众利益,他亦没有出庭作供解释有关论点,此说法完全脱离本案的证据,上诉人亦未能指出原审法官如何出错。(香港明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