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对照:日本战迹纪念碑在新山的故事

2018-08-31 15:19

新旧对照:日本战迹纪念碑在新山的故事

日本爱知大学师生一行人,日前到访新山哥文茶路旁的鲜为人所知的日本墓园;笔者在安焕然博士的邀约下,有幸陪同他们一起参观。
位于新山哥文茶路的日本墓园。(图:星洲日报)

日本爱知大学师生一行人,日前到访新山哥文茶路旁的鲜为人所知的日本墓园;笔者在安焕然博士的邀约下,有幸陪同他们一起参观。

广告

多年来,笔者前后到该墓园参观过两次,这一次收获最大,因从负责导览的柔佛日本人学会事务部长油井穗美子的讲解中得到证实:在日治时期,日军为宣扬其所谓的赫赫战功,确实在现今从新山法院前的快速大道至碧桂园金海湾一带,共竖立了两座纪念碑。

其实,早在2010年2月5日,笔者在星洲日报《大柔佛》的《走过历史》系列报道中,在题为《日战迹碑文物待抢救》一文,已报道了已故苏国基述说他年幼时,亲眼目睹这两座纪念碑的事迹。不过,这一次从有代表性的日本人口中证实,确有不同的意义。

这两座纪念碑,是最有力的佐证日军侵占新山时及在全马各地杀害我同胞的历史物证。位在新山法庭前的纪念碑,日军投降后,被群众摧毁,位在碧桂园现址的纪念碑,出土后截断成两段的石碑,目前就安置在哥文茶路日本墓园内。

这座截断成两段的石碑,笔者于2009年8月2日第一次随日本和平脚车队去参观时,外观呈长方形,犹如一座特制的墓碑,其上栽种一颗小树,文字可以辩认。然日前见到的这座墓碑,种上了一棵高高树木,垂下散布的树枝与树叶,把墓碑几全覆盖了。若不知其历史背景或细加察看,或不知其为何物。

询问油井穗美子,为什么不把石碑竖立起来?她回应说,因为它具有“侵略”的意味。

这座原名战迹纪念碑,于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后,就静静的长埋在土中。37年后的1982年10月16日,因当时的新山市政局要在此该处辟一休闲花园,被清理的工人发现,才得以重见天日。

广告

石碑高24尺,宽7尺,右边第一排刻着“柔佛水道”四个字,中间刻着“敌前渡过战迹纪念碑”,左边刻上侵马头子:“陆军中将山下奉文”的大名,除“柔佛”两字用日文雕刻外,余者全用华文。

至于这块石碑后来是何时、何人及怎样被移人日本墓园,迄今仍是一个谜。

石碑移开后,留下一块长约21尺、宽约7尺的大石基,就一直留在原处,成为当年丽都海边一个景点。然随着该处填土工程及沿海快速大道的建设,碧桂园金海湾的完工,大石基也就永远的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座记载日军侵占马来亚及新山的历史遗迹,从此只能让人们在脑海中追忆。

广告
2018年8月26日,笔者见到的战迹纪念碑,碑上长出高高的树木。(图:星洲日报)
此图摄于2009年,当时可见战迹纪念碑的大石基,位在碧桂园金海湾现址。(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