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规划完善的全民健保计划

2018-09-01 16:15

许俊杰·规划完善的全民健保计划

开诊所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常见的病人带着伤风咳疾、头痛感冒、肚泻晕眩等日常病痛,问诊费确实不超过35令吉,加上药物后约50至70令吉,胥视所开出的药物、病人个别情况、是否使用医保卡付费等。他强调,药物只占约30%的整体医药费,不是造成医药费高涨的主要原因,而民众往往忽略的,却是私人诊所的营运成本、医生与员工薪酬、租金、甚至要应付赔偿,或与病人打官司的法律费用,每样都要钱。

私人诊所看诊费酝酿涨价,从现有的10至35令吉,在明年初调涨35至125令吉,最高涨幅逾350%,消息传开好多人吓得吃手手,对未来发烧感冒此等小病痛到诊所求医,随时都得支付不小的费用忧虑不已。

广告

如果我告诉你,调涨看诊费早已不是新鲜事,却一直拖宕多时,无法落实,你会比较没那么忧虑吗?

在2013年,时任国阵政府在宪法上颁布1998年私人保健设施与服务法令第13项指令,允许私人医院及诊所调涨医药费,当年提议的涨幅和今年的建议差不多,即从原有的10至35令吉,调至30至125令吉,不过引起朝野与民间高度关注,在媒体上吵闹了一阵子后却无疾而终。

开诊所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常见的病人带着伤风咳疾、头痛感冒、肚泻晕眩等日常病痛,问诊费确实不超过35令吉,加上药物后约50至70令吉,胥视所开出的药物、病人个别情况、是否使用医保卡付费等。他强调,药物只占约30%的整体医药费,不是造成医药费高涨的主要原因,而民众往往忽略的,却是私人诊所的营运成本、医生与员工薪酬、租金、甚至要应付赔偿,或与病人打官司的法律费用,每样都要钱。

当年建议的调涨,不仅是私人诊所看诊费,酝酿涨价的包括专科医生、急诊室、放射治疗、肿瘤基本治疗与牙医都列入起价行列,但在反对声浪四起而搁置后,翌年就有大马医疗从业员联盟(MPCAM)传出消息,指医疗成本过高让医生吃不消,超过500个普通医生诊所已倒闭,或被大型连锁诊所或企业机构收购;有些普通医生的收入更锐减一半。

医生也有一堆账单等着他去支付,时任大马医药协会(MMA)主席达玛斯兰说,医生并不如想像中风光,许多医生工作压力山大,生活素质欠佳,过去有好多医学系学生在政府医院完成服务后成为执业私人医生,却因报酬不如以往优沃而不愿成为私人诊所医生,他们辛苦工作所得,也同样追不上通膨率。

那年政府所建议的调幅,被MMA大力反对,结果没有下文,复在2006年才做微调,业者要求每5年检讨一次,包括病床费、病房费、加班费、加护病房费都要调整,让这个社会进入了“没有医药卡就千万别患上大病”的残酷时代。

广告

尔今,私人看诊费酝酿起价,以上所述与医疗相关的费用都蠢蠢欲动,病情越复杂,医生就跟你收更高的费用。这是一项获得业者、非政府组织、消费人团体与政府一致同意的涨价建议,只要获得内阁点头,明年就是支付逾200%看诊费的时代,真是没事都别去诊所看病,到商店买些成药,自己当医生治好便是。

打从建国以来,由政府津贴的公共医疗体制,包括各州中央医院,至前朝的“一马诊所”,强调的是廉宜又有效的公共医疗,让每位国民都可以选择近乎免费的医疗,典型的英国社会福利制度,强调的是让全体国民都享有公平的医药福利,却也让政府长期承担每年以百亿计算的医疗开销。

前朝政府知道无法长期负担医疗费用,在2012年时提出“一马健保”计划(1Care),强制全民支付健保,后来再计划推出“自愿医疗保险计划”,让政府可以卸下庞大医疗费用重担,由全民来买单,同样被人反对到底;时任卫生部长苏巴马廉也曾说过,政府同意由政府来承担B40群体(最低收入40%)在私人诊所的医疗费,以舒缓政府医院太拥挤情况,但却没有太多详情,拖宕一段时候就不了了之,最后国阵倒台了,这些计划也不再被人提及了。

在医生工作量与薪酬不成正比、医疗与医药成本节节高升、国家有1兆令吉债务要摊还,无力再继续让全民都享有廉宜的医疗福利的考量下,调涨私人看诊费是势在必行了,随之而来的涨价潮也在所难免,除了需要永续性的医疗与财务转型,贸然调涨看诊费,不仅是不智,对基层人民生活条件不敏感、更会引起广泛效应,毕竟医疗是基本人权与生活需求,再穷也不能穷医疗,对医疗的拨款更必须逐年有增无减,不让任何一位国民因病而贫,将会是人民检视政府的关键绩效指标。

广告

这是一个全民都必须为自己的健康投保的时代,与其对行将调涨的问诊费忧虑不已,全民健保计划或许是一个“不让人民不敢去看病”的良策,让低收入者也有能力购买医药卡,在危急时刻保命,毕竟国家医疗资源不仅是让一群人受惠,规划完善的马来西亚健保计划,可以是大马医疗问题的解决方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