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毅昌·耐人寻味

2018-09-01 16:22

郑毅昌·耐人寻味

在大马独立建国后,巫统党国掌控的文化和知识机构,在巫统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需求下,为这些受绞刑的臣子加上新元素。这些新元素就是把刺杀英殖民驻扎官伯茨的封建臣子转换为“英雄”人物的诞生,当然更加完整的版本,就是把这些“惨烈”及“勇敢”的英雄称为“马来反殖领袖”或“马来英雄”。

今天9月1日,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父子俩和其党区部主导的马来人崛起大集会地点,不选择在现任巫统主席当选的国会选区举办,背后藏有深远的意义。其实,选择安排在霹雳州巴西沙叻召开大集会,是为了方便运用霹雳封建时代的历史记忆,持续建构巫统党人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利用历史的场域凝聚巫统保守党员,在为党寻找存在的合法性。

广告

这场大集会地点的特殊之处是在于1875年,英殖民驻扎官伯茨在霹雳河旁洗澡的时候,被一群不满他干涉或动摇封建统治的霹雳苏丹臣子们给刺杀了。当然,行凶后这些霹雳王朝的马来臣子们被英殖民政府判处绞刑。

在大马独立建国后,巫统党国掌控的文化和知识机构,在巫统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需求下,为这些受绞刑的臣子加上新元素。这些新元素就是把刺杀英殖民驻扎官伯茨的封建臣子转换为“英雄”人物的诞生,当然更加完整的版本,就是把这些“惨烈”及“勇敢”的英雄称为“马来反殖领袖”或“马来英雄”。

因此可以想像到的是,接下来的主流历史叙述就会描述:“一群马来勇士,带头起义反抗外来的英殖民者,他们惨烈牺牲,他们是我们缅怀的“马来英雄”。

巫统党国意识下的文化和知识机构也更进一步通过文化机构,不断对这些带有马来民族主义政治价值的事件和记忆加以纪念和缅怀。

如何将这些塑造好的马来英雄人物的名字打入马来社会和马来西亚人的脑海里面呢?文化是最好的办法,因为文化就是一种习惯。在吉隆坡其中一个单轨火车站被命名为马哈拉惹里拉站。

用谷歌搜索一下,我们不难发现大马半岛有多个以“马哈拉惹里拉”命名的道路。此外,有些学校也以这些马来民族主义描述成的人物作为教学题材,惦记这些对抗外来殖民者的“英雄人物”。

广告

通过以前党国的官方文化机构,这些巫统版本的民族主义已经深入马来人的脑海。这样,在巴西沙叻办大集会,就能继续让马来社会将巫统联系为继承历史斗争精神的合理代言人。只是独立建国61年了,谁是所谓的敌人,还真耐人寻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