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安然放手是救赎

2018-09-01 17:44

詹雪梅:安然放手是救赎

两周前,我的父亲在进行了4小时的洗肾后,血压一再下降,心跳不整继而心绞痛被紧急送入诗巫医院。经过观察与抢救,医生宣称他的心脏非常虚弱,已无药可用。

两周前,我的父亲在进行了4小时的洗肾后,血压一再下降,心跳不整继而心绞痛被紧急送入诗巫医院。经过观察与抢救,医生宣称他的心脏非常虚弱,已无药可用。即使心律、血压稳定了,也将面对洗肾和护心的两难抉择之中,要保心就不能再洗肾,要洗肾心跳恐骤停。

广告


家父是个典型的因洗肾而加速心脏衰竭的肾病患者。洗肾是不得已而行之的创伤性排除体内废物的手段,虽然我们也了解洗肾将对身体带来的伤害,但终究还是忽略了这“加害”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家父洗肾未及3个月,出现心衰竭症状到往生也不过一天半,过程如他一贯的作风,半点不拖累人。


家父入院当天,从早上至下午时段,如常开车到公司,看似无恙,许多上门吊唁的亲友都表示对家父的突然离世感到意外和不解。我们只能一再重复医生的解释─洗肾导致心脏衰竭。是因为洗肾缩短了他的寿命吗?其实不尽然。当然也有人认为,若及早洗肾,家父能活得长久些,可这也非必然。


家父在两年多前便被建议洗肾,但固执的他因为没尿毒素反应,行动力、食欲、排尿皆良好而坚持一拖再拖,直到肌酸酐指数接近1500,开始出现头昏、疲惫、恶心、乏力、食欲大减等等不适反应才决定洗肾。洗肾虽说有助延长肾病患者的寿命,但其实也是在耗损患者的生命。家父对生命充满热忱,在一次次的奋斗中完善自己的人生,克服了无数艰难和挑战,最终却无力对抗洗肾机。洗肾后,他曾数次向朋友透露人生无趣的消极念头。顽强如他,意志力却如迅速被消磨,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或许更确切地说,他无惧刀山火海,却无法忍受被病弱的躯体束缚而失去自由。两年前开始洗肾,对他而言会更好?恐怕也不尽然。


洗肾也许是最普遍的治疗方法,但未必是人人适用的最安全方法。


若从生活品质和尊严角度着眼,与其他长年累月被慢性病折磨,逐渐失去行动能力,自理能力的病患相比,家父是应该算是幸运的。知晓父亲的生命即将完结,我们兄弟姐妹很快有了一致的决定,不插管抢救,在好友协助下火速安排救护车将一息尚存的父亲送回自己熟悉的卧室,躺在他柔软的床上,一小时后,在妻子、儿孙和弟妹的围绕中安详睡去。


家父在他往生后的第5天举殡,5天来,父亲如日常安睡般,乍看之下,脸泛光彩,虽逝犹生。父亲在家多陪伴我们5天,也算是给我们最后的疼爱。我们也由此确信,即使再不舍、难过,在关键时刻不插管抢救,不呼天抢地自私祈求上天把父亲多留几天,不增添父亲临终前的苦痛是正确的决定。

广告


这个时代医疗发达,但我们周边越来越多人,无论是长者或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却总在毫无预警下被慢性病缠上,让患者与家人饱受病痛的磨难和折腾,纵使医疗仪器和药物再先进,常常也是束手无策。太多的例子告诉我们,面对慢性病,药物和仪器的治疗效果十分有限。进行治疗前,不但要谨慎预估风险,也要同时做最坏的打算。慢性病的痛苦绝对是一天一点,慢慢积累下来的,若不想靠仪器活命,就得透过调整饮食、作息、运动一天一点地自救,健康地活<7740>,但能这么做的人,少之又少,慢性病患者反之越来越多。


疾病繁多,生命脆弱,准备迎接死亡,面对死亡,接受死亡,是何等重要的功课,性命会随时终结,但精神将永在。放手让亲人安然地离开磨损、承受苦痛的躯壳,去到一个更美好的地方,脱离人世间的一切苦难,何尝不是一种救赎。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