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再因阿比丁‧拍卖想法

2018-09-02 09:57

东姑再因阿比丁‧拍卖想法

在此之前,政府的所有行动都是一项指标。首相在本周宣布不会公开精英顾问团的报告。这似乎与提高透明度的政策和承诺相违背,并且还居高临下的认为有一些讨论对民众来说太“敏感”或“复杂”反之,我们应该让讯息更加自由和开放,即使有部分限制是合理的 - 如国家安全,或精英顾问团的部分报告内容 - 但让不同党派互相审查或进行司法监督还是可行的。另一方面,记者必须拥有核实假新闻的能力,而诽谤法令则应该保护人们免受不正当的指控。

最近,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大马校友会(LSEASM)就新政府执政百日联办了一场研讨会,大家都对新政府承诺在5年内落实的的各项宣言感到乐观,并认为这会让2023年的大马变得比现在更好。(但这并不能保证未来选举结果,因为反对党也有可能变得更好。)

广告

在来届大选前,新政府里的每一名成员都享誉盛名,有捍卫宪法的专家(如阿里夫和汤米汤姆斯)或民主改革者(如王建民,黄美诗和沙里尔)。现在,民众要求他们在各自的岗位:国会议长,总检察长,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首邦市州议员和巫统青年团长,交出成绩。

虽然改革主义者的情绪已经逐渐缓和下来,有些人还是带着谨慎和防御心态,认为这些任命都与前朝政府的做法类似。但是,对于大家“执着”于落实宣言的指控,王建民依旧坚信民众应该持续监督政府以确保他们实现承诺。黄美诗则建议说某些行动可能比宣言所承诺的更好,但“更好”的定义是任由大家诠释的。

这些评论都很重要,因为在最近的论坛上,有人认为现任政府“从来没想过会在大选中胜出”,因此他们“不需要落实所有宣言”

且“需要更多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是真的:。但他们获胜的唯一关键就是因为选民有更高的标准和期望这肯定是争取民主化最可靠的方式,公民社会也有责任继续施压。

事实上,自5月10日以来举办的各种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第14届大选是一个伟大的历史遗产,因为它实现了言论自由。公民社会不再害怕,我们可以根据联邦宪法所赋予的自由和公平的原则来扭转过去的错误。

在这方面,我们欢迎废除反假新闻法令,但我们也在等待废除(或做出重大修改)煽动法令,大专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和国安法。

广告

在此之前,政府的所有行动都是一项指标。首相在本周宣布不会公开精英顾问团的报告。这似乎与提高透明度的政策和承诺相违背,并且还居高临下的认为有一些讨论对民众来说太“敏感”或“复杂”反之,我们应该让讯息更加自由和开放,即使有部分限制是合理的 - 如国家安全,或精英顾问团的部分报告内容 - 但让不同党派互相审查或进行司法监督还是可行的。另一方面,记者必须拥有核实假新闻的能力,而诽谤法令则应该保护人们免受不正当的指控。

我们有必要与其他公开报告做出相比(比如前朝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但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国会正在进行重大的改革,希望通过提呈证据予遴选委员会来实现透明,我希望国会能够仿效英国,在法案出台前出版青皮书或白皮书。

10年前,媒体引述我的谈话说“不论大马人在投票日的投票意愿是什么,他们无疑强化了主要机构,而他们就有责任保护我们的自由。”这番话在第12届大选后变得更加乐观,但我如今必须在第14届大选后再次强调,我对此充满了信心,因为国会,甚至是我们的所有国家机构,都变得更有希望且能够更具体的实现民主改革。

公民身分,如同上过同一所母校,取决于共同经验和共同价值观。今天我们挥动辉煌条纹,背诵国家原则和高唱国歌。但要真正实现独立,还需要公民对我们的基础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并对我们的国家机构抱有同样的期望,其中,国会是 - 套用第一任国家元首的话 - “我国宪法的皇冠和最高精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