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安华:协助弱势群体·不分种族除贫

2018-09-02 10:36

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安华:协助弱势群体·不分种族除贫

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说,他会与部长们合作,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确保不分种族地协助弱势群体,不论是被边缘化的马来人、城市华裔穷人还是园丘的印裔等。
安华(左二)见证阿兹敏(左一)从大会代表拿督马兹力汉手中接过提案。右为莫哈末拉迪。(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日讯)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说,他会与部长们合作,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确保不分种族地协助弱势群体,不论是被边缘化的马来人、城市华裔穷人还是园丘的印裔等。

广告

他为2018年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主持闭幕时说,首相敦马哈迪专注发展经济,其方式是协助全民的扶贫政策。

“我曾经是马哈迪的亲密战友、也是他最强大的政敌,我看到马哈迪的坚决异于寻常,他已准备做最艰难的事,也愿意作出牺牲,因为马哈迪一定要救国家。”

过去错误不能重演

他说,马哈迪悄悄告诉他,接下来会面对很大的挑战,无论如何,过去的错误不能重演,部长不能傲慢、不能乱来,否则决策错误将会造成许多人痛苦。

安华强调,希盟强调的是公平对待各族,政府应该集中于帮助低收入群体,无论低收入的B40群体是来自什么种族。

他表示,他时常被问到有关经济分配的问题,并举例如果现在有100亿令吉,国家应该怎么分配?

广告

“分给土著及马来人以提振他们的经济能力,还是被忽略的群体?”

“我相信,就如阿兹敏所说,最贫穷、被忽略的B40群体也有土著、马来人、砂拉越人、沙巴人……但我认为,就如希盟所强调的,这也表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卡达山人、巴瑶人及姆鲁人(Murut)……这些被忽略的,基于公平原则,将会获得关注还有同等的帮助。”

他说,改朝换代后,国家气氛趋向自由,但是非马来人感觉不安,担心会否被边缘化,马来人也担心被边缘化,因为害怕马来特权取消、害怕受绩效政策影响。

合约颁不对人也有错

广告

安华说,转卖政府合约的人有错,颁布的人也有错,不要明明知道对方会转卖还颁布合约给那些人,因此政府需要具有透明度。

“政策必须保持一贯性,既然要杜绝滥权,不要他人转卖合约,就要有一套系统,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记者提醒被革职20周年

对于有记者问安华,明天(9月2日)是他被革除副首相职位20周年,他笑着回应:“是喔?谢谢你提醒我。”

“我刚说了,我和马哈迪在政府中的共识和合作是非常特别的,此前从没有过的,而过往的历史显示我们的观点不同,但如今我们为了国家达成了共识。”

他强调,他现在是支持马哈迪和希盟政府的,并认为他们有很好的合作关系。

“虽然目前我只是一介平民,但是我获得接触政府事务的优先权和荣耀,就如今天出席这场土著大会一般。我在学习,马哈迪允许部长与他讨论政府事务,外界的谣言只是让事情变得‘有趣味’,却不符合事实。”

指数国议员退缩不让路安华说,他将于近期内重返国会,也会像反对党一般批评和监督政府,熟读总稽查司报告,避免政府重犯过去错误。

他已经告诉马哈迪,希望能够专注于国会改革事务,因此计划在10月的国会会议召开之前重返国会,但是目前还未决定在哪个选区补选。

“你(记者)建议在哪里?班登(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的国会选区)?鹅唛(阿兹敏的选区)?(这两个选区)当然不能够,我还未决定。”

他声称有两三个国会议员本来愿意让路,但是真正谈到的时候却退缩了。

部份领袖谈话引担忧
盼不再有争议言论

安华承认,有些希盟领袖的言论引起人民对新政府政策的担忧,他希望不会再有一些争议性言论出现,因为这对国民团结与和谐没有帮助。

“马哈迪也已经警告,这些言论是没有帮助的。我代表希盟解释,所有宪法所维护的,如语言地位,包括国民教育语言,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马来人及土著特权,马来统治者地位……这些一定会受到捍卫,但我们也会捍卫自由。”

他表示,政治改革给予更大的自由,但他认为不需要对批评过于不安。

“有人质疑土著政策,也有马来人为中国课题争论……但我们应该有风度及自由的讨论。”

不能履行一些马中合约
支持敦马决定

在较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安华表示,他认为马哈迪上个月的访问中国之行取得了成功,加强大马与中国的关系、投资和贸易等。

“唯一有争议的课题,就如同他今早所解释的,是因为以我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在一些合约协议上的履行上存在困难,因此不能再继续履行。对此,我是支持的。”

他表示自己始终相信中国在这区域仍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强调我国仍需要中国的投资,以及在贸易、安全等领域上和中国进行合作。

对于即将到来的公正党党选,他心目中是否已经有属意的署理主席人选,安华笑着表示:“既然是心目中的人选,就不应该拿出来讨论。”

尊重敦马委拉欣诺决定

此外,对于马哈迪委任丹斯里拉欣诺出任泰南和谈协调员一事,安华则表示他尊重敦马哈迪的决定,让后者做出认为对国家最好的决定。

“努鲁依莎对此的态度比较强硬,而旺阿兹莎则相对柔软;不过努鲁依莎有发表意见的自由,而她当时还年轻因此当然很生气,阿兹敏也知道。”

“对我来说这并不容易,有人说这是个人恩怨,但我想说如果你的儿子被人打到半死,你说这是私人恩怨并不容易。”

对于部落客希山慕丁指控安华存在越权之虞,安华表示这是对方道听途说,毫无根据的说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