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安‧那天晚上听到敦马说

2018-09-02 10:54

陈绍安‧那天晚上听到敦马说

已知的是,取消过路费不可能在短期内落实,要依赖免过路费来抵消物价增长的可能性,短期内是不可能了。

大选过后一个月,激情荡漾;两个月,余温不减。

广告

3个月,冷却一点了。

4个月,嗯……脑袋开始在用不同的速率运转,很多抓不准的问号在产生,包括取消GST的税率假期结束了,即将到来的SST对物价影响至今无人知。

已知的是,取消过路费不可能在短期内落实,要依赖免过路费来抵消物价增长的可能性,短期内是不可能了。

已可确认的是,踏入第四个月的希盟新政权,依旧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拥护。但,这不表示人民完全没有顾虑,或说人民完全没有疑问,一些问号在敦马访中国一趟回来之后就已充斥坊间;一口气取消三大巨无霸工程,到底要赔多少钱?

当然,不是所有选民都在乎东铁和油气输送管,甚至可以说,这不关大多数选民的事。

但是,涉及国家财务,即使不甚了解,多少都会紧张一下;哗!

广告

然后希盟筹策的“巡回新大马”,准备巡回全国汇报新政的活动也开跑了,第一场就在亚罗士打StarGate的吉打希盟总部。

那个场地,就是509大选成绩揭晓那一晚,希盟支持者漏夜苦等,等到慕克力近凌晨时分才到来宣布执政吉打的历史性据点。

那场在8月25日上演的“巡回新大马”,是全国第一站,现场基本上都是大选期间追希盟讲座的选民,气氛就像大选期间进行的拉票演讲,包括末沙布也还在自嘲不习惯当官,至到那个晚上演讲都还很“反对党”,敦马更自认不曾看过大选过后,选民都还如此积极、热情追讲座的场面。

不像末沙布不习惯当官,敦马反而已经习惯站上“反对党”讲台,一如选民已经习惯了希盟笑着骂国阵的风格,即使再严肃的课题,到了希盟讲台,都会以反讽口吻,引来全场爆笑。

广告

讲到笑,不只末沙布,今日敦马也如此,好像是要选民继续笑5年,或者说;国家真的没钱了,再穷再苦就一起笑一晚,得要笑完才回家思考是吧?

就8月25日,听敦马讲了一晚上的前朝问题,所以希盟今天面对的问题,包括无法按时实践大选承诺,一一归咎前朝败坏政府机关,掏空国家财库,甚至盗窃国家财富所导致;国家陷入财务危机,当务之急是先救国再说。

敦马甚至说,BR1M援助金是在贿赂选民,当场表示希盟不会延续前朝贿赂选民的做法;如果真要给,也得先有钱,要有这么多钱,除非去盗窃……听着……听着……现场选民都笑了。意思是说;从此,没有BR1M援助金了?

然后,就提到百日新政,汇报百日新政,排队登场的,异口同声就一句;请再给多一点时间,凡大选期间承诺的,我们都保证做到。

事实上,选民都没给压力,也没谴责这个没做到,那个没做到…。事实上,选民都很明白事理,选民都会觉得60余年旧患,硬要希盟百天内疗愈,可能吗?

至少,希盟新政100天之后,选民神经线已不再那么紧绷,大家一起放松一点吧!

这,也不表示完全麻木,而是没有那么紧张,也没有那么敏感而已。

因为,政治斗争再激烈,平民百姓生活还是要过的。甚至可以这样说,独立61年来首度改朝换代,全民乐昏头也只三个月,踏入第四个月,真要开始恢复正常生活才行,工作开始忙碌,因为柴米油盐的压力全都回来了,已经无暇打理天马行空的政治余波。

对于持续浮上网络媒体的大小事件,包括敦马访中国一趟就宣布取消的东铁计划,接踵扬言禁止外国人买柔佛新山森林城市房产等,以及拉菲兹和阿兹敏开始“打架”,佐哈里要让出国席给安华,期望安华做首相之后给他做大臣……这些对选民,对百姓而言,好像都不重要了,都已是茶余饭后,纯粹消遣的话题。

唯一重要的就只剩下:SST啊SST,千万不要再把物价抬高啊!再抬上去,这改朝换代就真换汤不换药,换了政府也没意思了!

(作者为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