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慧春‧严惩公开焚烧

2018-09-02 11:40

蔡慧春‧严惩公开焚烧

住在我家附近的市议员都知道,我家的住宅区是“出了名”的“烟霾区”。

住在我家附近的市议员都知道,我家的住宅区是“出了名”的“烟霾区”。

广告

每天定时有人烧柴,但不是为了煮饭,而是“彻底”清理院子里的落叶和垃圾(?!)。

更甚的是,一些邻居“不会”“自扫门前雪”,连路边的落叶也一并扫得干净、烧得“俐落”,连大树也不放过,叫人叹为观止。

于是,每到傍晚时分,住宅区范围的烟霾指数不断上升,市议员回应表示,我居住的住宅区,焚烧垃圾和落叶已经到了蛮严重的情况,人们不知道正确处理落叶的方式,更不晓得焚烧落叶对环境构成污染和健康的影响,以及会面对的法律惩罚。

我甚至怀疑过烧落叶可能像“喜欢一直洗手洗不停”,喜欢将物品排列得一丝不苟的情况一样,是一种叫某些人无法忍受院子或路旁有一片落叶散落四处的“习惯”。

公开焚烧已经可说是国内严重的课题,新政府百日新政,尽管没有将之列为主要解决的课题,但走马上任的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特别提起了该部有意加重公开焚烧的刑罚,将目前只是2000令吉的罚款额提高之余,也将修法允许执法单位发出罚单。

她也透露,该部会设下个人与企业公开焚烧的罚款额,若企业涉及露天焚烧,将会接获高数额的罚单。

广告

她也指出,该部门将会修正1974年环境质量法令,而修正案目前已在草拟中。

提高刑罚不仅仅在反映着问题的严重性,可能也代表着情况“失控”,人们一直不受控地在伤害环境与自身、他人健康而不自觉是错误的行为。

杨美盈促请公众若目睹露天或非法焚烧的行为,可协助拍照为证,协助执法当局把涉嫌者控上法庭定罪。

如果不是为了让土壤变成自然肥沃,有谁可以告诉我,从甚么时候开始,为甚么喜欢烧垃圾和落叶?

广告

除了进行改善与再教育来杜绝公开焚烧的习性之外,贯彻严加严惩及执法的方法,是否会比时而制止的方法来得更直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