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特·猫伯爵

2018-09-02 15:59

尼特·猫伯爵

白胡觉得自己渐渐成为一名称职的伯爵,因而感到自豪。但它却有点落寞,感觉生活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白胡身上的毛发是黑色,嘴巴以上、鼻子以下的毛发却是白色,四肢前端也是白色,就像一只穿黑西装、留白胡须的绅士猫。

广告

有一天,白胡在电视上看到一名穿着黑西装的伯爵,身旁有许多仆人为他打理生活。它忽然惊觉原来自己是伯爵,住在这房子里的两个人都是服侍它的仆人。

白胡开始抗拒在地上吃饭。

它跳到餐桌上端坐不动,以行动告诉它的仆人们,它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允许他们继续羞辱它。

直到男主人——不对,是男仆,无奈地将猫盘放到餐桌上,白胡才满意地低头吃饭。

以前的白胡两天才舔毛一次,现在却一天梳理两次毛发。

它觉得既然自己是伯爵,自然必须时刻保持干净整洁。它还改变睡姿,从总是翘起脚、露出肚皮呼呼大睡的傻样,改成蜷成一团,头枕在后肢上睡觉的优雅姿势。

广告

白胡觉得寂寞时,总是走到小主人脚边撒娇,向他讨要抚摸拥抱,现在却觉得这么做有失尊严。不管多么寂寞,它都只躺在沙发上,用声音叫唤年轻的仆人。它要他主动靠近它,为它按摩与搔下巴,而年轻仆人也总是如它所愿。

有一次男仆偷懒,没有替白胡的专属厕所更换猫砂,让它非常生气。它原想处罚他,在他的房间如厕,让他知道怠慢它的后果。后来想想,尊贵的伯爵都是宽容的,才决定放过他,自己则在不够干净的猫厕所里委屈了一次。

白胡觉得自己渐渐成为一名称职的伯爵,因而感到自豪。但它却有点落寞,感觉生活里好像少了些什么。苦苦思索后,白胡终于发现,它缺少的是一位伯爵夫人。

从紧闭的窗户可以看到屋外的景色。白胡开始天天坐在窗前,每当看见远处有猫咪走过,它都会挺直身体,暗自希望窗外的猫咪看向这里,发现这里有一位英姿勃发的伯爵。

广告

白胡不想守株待兔,于是趁仆人打开大门时走出去,但却被仆人们抱了回来。他们不断阻止它出去,让它感到很困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妨碍它。

终于有一天,男仆带着白胡出门。白胡以为男仆终于想通,要带它去寻找伯爵夫人,没想到他居然擅自带它去看兽医。他还说它最近有点奇怪,要兽医为它诊断。白胡羞怒不已,却还是相当配合,因为它知道兽医会为它洗清冤屈。它不过是想找一位伯爵夫人而已,怎能被说成是患病了呢。

诊断结束,结果如白胡所料,它的健康并无异状。当白胡得意不已时,兽医却建议对它进行阉割,让它惊吓到忘了保持伯爵仪态、不断挣扎企图逃跑。

白胡拼命抵抗,但男仆却违背它的命令,把它交给兽医。

白胡被迫躺在手术台上,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却无力阻止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

手术后,白胡和男仆一起回家。它的脖子被套上一个圆套,让它显得非常滑稽,但它连觉得可笑的力气都没有。它感到哀伤,因为它再也无法找到伯爵夫人,也绝无可能与夫人生下一群小伯爵。

白胡觉得仆人们背叛了它。

它拒绝他们的抚摸,哪怕它知道,他们只想安慰它。但在伤口痊愈以后,他们为它取下脖子上的圆套,还为它洗澡,细心地用梳子为它梳理毛发。他们用心的服侍,最终让它决定原谅他们。

手术没有在白胡身上留下显眼的伤口,却让它变得更稳重温和。它偶尔会为没能找到伯爵夫人的事感到遗憾,却也逐渐明白,也许它早已注定当一头孤高的伯爵,只能高贵却孤独地终此一生。

白胡的仆人们似乎也明白自己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有一天,他们给了它一个大大的惊喜。男仆拎着白胡的笼子出门,回来时,笼子里多了一头纯白的猫。

男仆告诉白胡,白猫名叫蓝瞳。白胡心想,也许它还有机会娶到伯爵夫人,不禁感到开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