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海洋】正确海洋保育观念‧唤醒人们正视水资源生态平衡

2018-09-03 19:39

【保育海洋】正确海洋保育观念‧唤醒人们正视水资源生态平衡

马来西亚Reef Check总经理朱利安海德(Julian Hyde)认为,虽然现阶段大马海岛的情况尚未到达要关岛的地步,但有关当局应该未雨绸缪,试验性选择关闭25%的潜水地点,之后再作比较,若证实这项措施奏效,就可以轮流在各个海岛实行,让海洋生态能够休养生息。
西马东海岸海岛是深受游客喜爱的旅游景点,但络绎不绝的游客给珊瑚带来压力,影响珊瑚生态。(图:星洲日报)

早在2010年马来西亚海洋公园局曾经宣布关闭3个州的12个潜水胜地3个月,因为这些潜水胜地60至90%的珊瑚白化或死亡,因而下令关闭,但海洋公园还是照常开放。

广告

但那次“关岛”措施的成效或影响的资料不多,到底是成功还是不了了之,没有一个确实报告珊瑚白化是否得到改善。

根据我国各观光海岛的官方统计显示,近年来海岛观光人数是以数倍的速度在增长,观光事业背后所付出的代价,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因此,在两个邻近国家都采取“关岛”政策后,不妨来探讨我们是否有必要也采取相应措施,以保护我们的海洋生态。

马来西亚Reef Check组织从一开始的一个人在刁曼岛清理海边塑胶瓶,如今已经感动到岛民也参与清理工作。(图:星洲日报)

重新接待游客,海洋观光重质不重量

马来西亚Reef Check总经理朱利安海德(Julian Hyde)认为,虽然现阶段大马海岛的情况尚未到达要关岛的地步,但有关当局应该未雨绸缪,试验性选择关闭25%的潜水地点,之后再作比较,若证实这项措施奏效,就可以轮流在各个海岛实行,让海洋生态能够休养生息。

他举例,柔佛奥尔岛(Pulau Aur)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约4年前州政府调高该岛海洋公园的入场费,从原本的5令吉提高至30令吉,以另类手法来减少游客人数,如今海洋生态已经大大改善。

广告

同时,他也建议与其来者不拒,无节制的接待游客,不如把目标瞄准高素质的游客,重质不重量。

“或许你不必知道,大马有上千个岛屿,旅游业市场非常大。但无节制的接待游客,除了会造成海洋污染之外,也会对海洋生态造成压力,如珊瑚会因为太多人而感到压力,影响珊瑚的生长速度,甚至会因为游客缺乏环保意识而令珊瑚死亡。”

因此,他认为现在是时候把目标锁定在高素质的游客,而不是游客量,或根据海岛的承载力来接待游客。

“我们无法完全拒绝游客,但我们可以选择根据海岛的承载力来接待游客量,以高素质,低密度游客量来发展素质旅游业,让海洋生态与经济取得平衡,真的该认真看待这问题。如果我们无法做到控制游客量,即使种再多的珊瑚也无法回复珊瑚原貌。”

广告

该组织每年3月到8月都会到不同的海岛实地考察,观察海岛及海洋的变化及找出解决方案。

他表示,我国的海岛旅游业从10年前已经发展起来,游客成为主要问题。单单一个刁曼岛,每年的游客量就有25万人次,当中涉及到包括交通与住宿,我们是否要看到全岛完全开发,才来考虑保育?

“如果再不采取管制措施,未来我们可以看见关岛是必然的事,菲律宾就是一个借镜!”

虽然一些环保团体已经发起重植珊瑚活动,但他认为这不是唯一的方法,我们已经先了解污染的根源才对症下药,如东马海域最大的问题是炸鱼,西马的炸鱼问题则改善很多。

马来西亚Reef Check认为大马应朝向发展素质旅游业,根据海岛的承载力来接待游客,避免将来承受因严重污染而被迫关岛的后果。(图:星洲日报)

环境保护和资源保育的认知

此外,朱利安也主张,在新政府事务划分下,海洋公园管理局应该隶属在一个保护天然资源的部门,而不是一个开发资源的部门。

他认为,不单海洋公园管理局,所有保育单位都应该隶属在同一个部门,避免以后发生立场冲突的局面。

海洋公园保护局在国阵政府时代,是隶属天然资源与环境部。但在希盟新政府上任后,把该部门职权一分为二,分别是水务、土地和天然资源部及能源、工艺、科学及气候变化和环境部。

按照前朝政府划分,海洋公园管理局是隶属后者。

朱利安认为,若以原有的政府架构划分,海洋公园管理局隶属能源、工艺、科学及气候变化和环境部,有欠妥当,毕竟该部门偏向开发资源,而海洋公园管理局是保护资源。

海洋公园管理局是在1994年宪报下设立,开始时是隶属农业部,直至2008年划分到环境部。

根据马来西亚Reef Check的调查,脱落的渔网是破坏珊瑚礁的祸首之一,因此他们经常都会召集义工清理珊瑚礁的渔网。(图:星洲日报)

塑料影响珊瑚繁殖与生长周期

等了10年才等到“无吸管”运动的到来,虽然是迟了很多,但朱利安勉励大马人民要加快脚步,帮助海洋生物脱离微胶粒污染残害。

他表示,自从“海龟鼻子插著塑胶吸管”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回响之后,大家开始关注吸管对海洋生物的危害,其实不单是海洋生物,塑料所释放的微胶粒也对珊瑚生态造成威胁。

朱利安从10年前就关注这个问题,所以微胶粒污染并非新课题,而且已经破坏了海洋生态,包括海洋生物及人类的食物链。

他表示,根据最新的研究发现,珊瑚疾病与微胶粒污染也有关联,也就是说,微胶粒将会造成珊瑚“生病”,进而死亡。

“除了塑胶之外,拖网渔船也是珊瑚一大威胁,渔网可能脱落掉落海底,罩住珊瑚,在缺乏阳光与食物下,珊瑚就会死亡,所以珊瑚是一种很脆弱的生物。”

2010年的珊瑚白化已经是一个教训,但无法预测下一波的珊瑚白化会在何时出现,但以现在气象变化及海洋污染的程度来看,珊瑚白化是迟早会发生的事。

慎选有害珊瑚的防晒乳液

游客大增,除了川流不息的潜水人潮给珊瑚造成压力之外,浮潜及潜水者下水前大量涂抹的防晒乳液,是否也是海洋污染的其中一个来源?

朱利安说:“目前没有任何研究证实这项说法,不过曾经有学者用防晒乳液在一个水槽中做实验,一些含化学物质的防晒乳液的确会破坏珊瑚,但落在流动及广阔的海洋中的效应就不得而知,但若很多人同时下水的话,也可能会带来破坏。”

无论是否会影响海洋生态,他都促请民众慎选防晒乳液,选用海洋友好型的乳液。

“同时,最好在下水前30至45分钟前涂抹,让皮肤充份吸收,避免溶解在水中,而分量足够就好,不要大量涂抹。

以生态环保概念为未来发展导向

马来西亚Reef Check项目经理黎才明表示,2010年大马3个海岛是因为严重珊瑚白化问题而宣布“关岛”。当时,不单我国,泰国、印尼、菲律宾都面对同样问题而局部关闭潜水地点,但不像这次全面关岛。

“这次泰国及菲律宾的关岛行动,是因为海水被严重污染,所以必须关岛,让海洋及珊瑚修复。”

珊瑚,是一种生物,90%的食物都是来自寄生在身上的植物。当海水水温太高,阳光太猛时,珊瑚就会把身上的植物都踢走,如此一来就会因为“饿坏”而形成白化。但白化现象只是暂时性,过一段时间当水温回复正常后,植物就会重新长回来,白化现象就会消失。

所以当海洋公园或海域珊瑚出现白化时,暂时“关岛”或关闭海洋公园一段时间,让珊瑚休养生息,让珊瑚重新恢复彩色斑斓的面貌。

黎才明表示,该组织成立至今已经11年,观察海洋生态及提倡海洋保育是该组织的宗旨。这些年大马海岛的游客的确以倍数的速度在增加,但根据他们的观察,目前大马海岛的情况还算受控制,虽然一些海岛的海洋生态的确受到破坏,但还不至于要到全面关岛的地步。

他认为,关岛虽不需要,但鼓励从控制海岛游客人数及轮替性的关闭海洋公园着手,才是永续经营海岛旅游业的最佳方法。

“如沙巴西巴丹岛,一天限制120人进入,而且不可以留宿,减低了大量游客涌入所造成的污染及破坏。”

岛民有责任力行环保及提升

谈到关岛,他表示,这是涉及中央政府的大马海洋公园局及管理海岛的州政府,双方一定要合作才能做到,再者就是岛民也是关键,因此该组织近年来在多个海岛推动“共同管理”运动,提升岛民的环保概念。

“这些年来,我们在大马29个岛的270个潜水地点做过考察。我们发现,东马一些岛屿的情况比西马的糟糕,甚至珊瑚白化变成了珊瑚床,相信是与当地渔民的炸鱼活动(fish bomb)有关。”

他解释,珊瑚的生长期非常慢,一年只长2至15厘米,所以当你看到一大片美丽的珊瑚时,那已经是经过千百年才长成的。一旦被破坏,就要很长的时间才能修复,而大量的游客也会给珊瑚造成压力,因为没有时间休息,影响生长速度。

他分析,东马海岛比西马海岛的情况更糟糕,可能是因为东马长年都有游客前往,而西马的海岛大部份是在东海岸,年尾受季候风影响游客减少。

“不过,没有研究显示西马海岛是否因此得到修复,无论如何我们都还是要防备,不要等到情况去到最坏的时候才来补救。”

目前珊瑚面对的最大威胁,是旅游业带来大量游客,珊瑚受压,岛民为迎合游客需求建造住宿设备,造成垃圾及污水都排放到海洋,包括化学物质。

鼓励岛民一起推动保育工作

他认为,这些问题都可以改善,只要政府与旅游业者愿意合作,必须让所有涉及人士看到问题所在,尤其是岛民,他们现在已经明白这是他们谋生的地方,也是他们的家,若自己也不保护,谁还会比他们在乎?

“以前的渔夫,现在很多都转行经营旅游业,需要教育他们。现在比较有保育意识的岛民是刁曼岛。过去5年来我们在岛上推动‘爱我刁曼’计划,鼓励岛民保护珊瑚,现在当地已经有一群年轻岛民参与了刁曼海洋保育组,跟我们一起推动保育工作。”

“如接到有渔网勾住珊瑚或油污染的通报,我们就会跟渔业局的官员一起去清理。开始时我们只有一位志工在做,慢慢的岛民被打动,形成一个队伍。我们也在岛上做垃圾回收,还有玻璃瓶回收,但因为玻璃瓶没有工厂收购,所以我们就把收集到的玻璃瓶送到丰盛港工厂磨碎,然后混入建材,卖给承包商起屋子。这是我们一个实验性计划,若成功的话会在其他岛上推行。”

他强调,“共同管理”理念是保护海洋的关键,也是过去一直缺乏的,政府有管制条例,但岛民只是奉公,不爱护环境。只有大家都有了共同意识后,才能做好保育工作。”


其他相关文章
让千疮百孔的海洋恢复生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