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新闻:揭露记者采访的艰辛和安危

2018-09-03 14:28

跑新闻:揭露记者采访的艰辛和安危

报馆记者因工时长、压力大和工资停滞不前,事多钱少离家远,与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是什么让他们在追求真相的路上坚持不懈?

美国求职网站《Career Cast》曾根据环境、薪资、展望、压力等因素为200种职业排名,报馆记者因工时长、压力大和工资停滞不前,稳坐最差前十名的榜首。

广告

事多钱少离家远,与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

是什么让他们在追求真相的路上坚持不懈?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在需要抢速度的现在,庄敏训练自己用手机打稿,希望能第一时间将信息传达给受众。(图:星洲日报)

新政府上台后的第一次国会正式召开,早上11时国会大厦里熙来攘往,每当议会厅的大门一开,在外守候的新闻从业员均会抬头往同一个方向望去,然后或一拥而上,或依然故我。

星洲日报记者庄敏戴着耳机,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双手紧握着手机,而手指在飞速地打字,双脚也不得闲,在国会走廊来回踱步。

“我之前不太想适应用手机打稿,因为用电脑打稿相对方便,听录音、查资料也比较容易。但之所以官方会让我们在国会走廊采访,先决条件是记者不许坐在地上开着电脑写稿,认为有碍观瞻,规定我们写稿必须在媒体室,可是媒体室太远了。”

“像有一次一个国会议员被逐出议会厅,我从媒体室跑到国会走廊时,他已经离开了。因此,我开始逼自己用手机打稿。我会走来走去是担心自己太专注于赶稿,担心没注意到别人访部长或议员,会漏新闻。”

广告

就在此时,议会厅大门再次敞开,她倏地抬头,停下手边的动作,掏出录音笔快步走向从议会厅出来的国会议员,瞬间融入人群里,针对近日与议员相关的课题提问。

大约15分钟后,追访结束,庄敏再次回到原地,继续低头打稿。

用手机把稿件发送回去之后,她又匆匆地走到新闻媒体室,忙碌的指头从手机转移到电脑,一直到下午2时,她站起身来松一口气道:“终于可以上厕所了。”
 

对庄敏而言,“记者”的身份能让她近距离接触政府官员或其他政治人物,能当面提出许多关于政策的疑问。(图:星洲日报)

关 心 政 治,投 身 记 者 行 列

广告

国会的工作内容一般分场内和场外,这个“场”自然就是指议会厅,坐在她身边仍专注敲打键盘的星洲日报首席记者余秘叶是负责议会厅里发生的一切动静,包括朝野议员的问答和辩论,将之整理及翻译成中文。

庄敏则是负责场外部份,但凡有任何争议课题,需要部长第一时间解答,她便会利用开国会好时机“逮人”。

“国会是可以直接接触首相和部长的最好机会,因为他们一定会来。如果我有课题要问某位部长,知道他在国会回答问题的顺序后,就会提前在议会厅外等他,以让他们及时回应。”

经历一上午繁忙,终得一刻清闲的她说,这一天的国会已经延时至晚上9时。这意味着她今天又要加班,但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像是习以为常。
 

庄敏笑道,很多时候记者是“跪着”拿新闻。在众多媒体聚集的场合,因为空间有限,为了尽可能不阻挡摄像机的镜头,站在前排的记者只能采用跪姿或蹲姿,高举著录音笔,录下受访者的一字一句。(图:星洲日报)

“上一季国会试过停钟,工作到凌晨两三点,还有大选开票日的工作时间最长。”

她和余秘叶均是来自普通组的记者,虽名称为“普通组”,工作内容却一点都不普通,除却国际、意外、经济、娱乐、体育、地方新闻,其余范围全归普通组,尤其是政治、教育等类别的新闻,可以说是一家报馆的核心。

与政治人物、政府官员打交道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部份,这也是庄敏最初投身新闻从业员的初衷。

“大学上政治课,在老师的要求下开始看报纸关注政治。经常在报章上看到很令人生气的政治人物,还有觉得很错误的政策,心里便有很多疑问想去问当权者,只有当记者才能直接问他们,逼他们回答。”

“否则我会觉得自己很被动,心里永远有一些疑问得不到解答。”

庄敏说,在大学时期应了政治课老师的要求,开始关注政治后,就决定要走上媒体这条道路。(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相关文章:
【跑新闻:揭露记者采访的艰辛和安危】

【跑在最前线:新闻从业员的人身安全谁来保障?】

【请关注新闻:直播战场看脸还是看新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