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副刊“搬家”有感:对报纸的眷恋

2018-09-03 16:43

白慧琪‧副刊“搬家”有感:对报纸的眷恋

60年代,传播学者麦克鲁汉 说“媒介即是讯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大意是除了内容 本身,传播的媒介或方式也在影响 接收者理解讯息。套用在报纸,把新闻安置在版面不同角落也在透露一种“讯息”,告诉你哪些事件比较重要,得让你映入眼帘注意到; 哪些不那么重要只需眼角余光扫瞄到,偶遇就好。这也是为什么后来 我喜欢看报纸读新闻的原因。

从今天起,星期一至六的 星洲日报〈活力副刊〉 从“公寓搬豪宅”,从小开版变大 开版。记得小的时候,“看”的副 刊是大开版,当时转载的小说还是 二月河的《康熙大帝》。当时我只 是“看”报纸,还不到认真“读” 的阶段。

广告

说来惭愧,进了大学念新闻系 才培养起读报习惯。网络时代,早 就习惯更为丰富的影视资讯,就算 读新闻,也从入口网站(如雅虎新 闻、谷歌新闻)选取它们整理好的 各媒体新闻连结。

新闻系有个非硬性规定的功 课“比报”,每天必须翻阅各大纸 媒,比较他们的封面头条,看标题 图文配置,再看哪些事件被各别安 置在哪个版面角落。台湾纸媒素来 各有特色和强烈的政治立场,透过 “比报”,更能深刻体会到排版也 是一种“语言”。

60年代,传播学者麦克鲁汉 说“媒介即是讯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大意是除了内容 本身,传播的媒介或方式也在影响 接收者理解讯息。套用在报纸,把新闻安置在版面不同角落也在透露一种“讯息”,告诉你哪些事件比较重要,得让你映入眼帘注意到; 哪些不那么重要只需眼角余光扫瞄到,偶遇就好。这也是为什么后来 我喜欢看报纸读新闻的原因。

网媒当然也是一种媒介,他们 在网站或手机应用程式的排版、内 容配置也是一种讯息。然而,对于 普罗大众,又有多少人仍透过媒体 自身的平台来读取新闻?很多人早 已惯用社交媒体来“掌握”资讯。

不过,这种“掌握”是暧昧 的。以脸书为例,用户得自行把新 闻媒体专页设为“先查看”(See First)。又,媒体也会依用户刷脸 书的高峰时段,上传更多新闻帖 子。再来,用户追踪的亲友和衣食 住行种种专页都排在同一直列式页 面,刷累了可能就错过一些新闻。

副刊改版前一天,也就是昨日 (9月2日)的周刊,老编毓林和主 编俊麟都在手记中预告改版事宜。

广告

恰好登场的专题是同事洢颖制作 的〈纸媒记者为什么还在写〉,又 引起编辑钦斐在小编手记中着笔回 应。

身为纸媒一分子,我眷恋报 纸作为一种媒介,也是一种讯息。

来临周三副刊的【焦点】,我则从 后台数据分析网络读者的喜好和习 惯,还请读者垂注。

我还记得,独立日当天午饭时,主编俊麟拿着第一期大开版样对折再对折,解释排版注意的是设计和功能:除了美观好“看”,我们要让读者怎么折报都好“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