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龙·国籍认同与身分认同

2018-09-04 10:34

王德龙·国籍认同与身分认同

姓王,堂号太原。除了海南鸡饭和黄梨炒猪皮,也爱吃广东点心、福建黄酒鸡、潮州粥、客家菜粄、上海小笼包、北京烤鸭、云南过桥米线、西安羊肉泡馍、重庆火锅、佛寺斋饭等等。除了吃,还喜欢喝茶,无论是西湖龙井、南京雨花、信阳毛尖、闽南铁观音、云南普洱,还是白茶、黄茶、红茶、花茶,也都爱品尝,尤其偏爱用潮州泡沏的武夷山茶。吃饺子的时候,最渴望有一碟镇江醋,山西老醋就更好了。听昆曲,也听京剧,南音、粤剧、各地民谣,也都觉得非常有意思。

我是华人,祖籍海南文昌。

广告

姓王,堂号太原。除了海南鸡饭和黄梨炒猪皮,也爱吃广东点心、福建黄酒鸡、潮州粥、客家菜粄、上海小笼包、北京烤鸭、云南过桥米线、西安羊肉泡馍、重庆火锅、佛寺斋饭等等。除了吃,还喜欢喝茶,无论是西湖龙井、南京雨花、信阳毛尖、闽南铁观音、云南普洱,还是白茶、黄茶、红茶、花茶,也都爱品尝,尤其偏爱用潮州泡沏的武夷山茶。吃饺子的时候,最渴望有一碟镇江醋,山西老醋就更好了。听昆曲,也听京剧,南音、粤剧、各地民谣,也都觉得非常有意思。

以上简略的介绍,不晓得是否是不爱国的表现?当然,我应该继续讲的是:我也爱吃咖喱、飞饼、马来糕点、印度拉茶,走在马来夜市里,看到chakuey tiao、bao、chu chiong fun、yong tou fu会觉得兴奋和感动。除此以外,对于来自阿拉伯的地毯、欧洲的巧克力、美国的汉堡、韩国的泡菜、日本的寿司、非洲的木雕,也都觉得是味蕾和视觉的美。除了咖啡因敏感,只能喝南洋咖啡,不太能喝精品咖啡以外,对于太吵闹的音乐,也比较不能接受。然而,那是个人喜好,却并不反对。

21世纪的今天,如果说我是华人,甚至我是中国人,反而要被标签为种族主义时,这种狭隘就有违开放、包容以及民主、人权。

我是华人,我和大家一样爱国。我说我是中国人,因为除了政治、地理的国籍以外,我还有一个文化国籍。实在不能说文昌帝君、妈祖和太上老君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只能拜那督公或者信奉bomoh。华人重视孝顺,而孝顺是普世价值,不能说我们主张孝顺,所以我们就是种族主义者。从华人的寺庙或者道观出来,走两步便见清真寺,再拐个弯兴都庙富丽的雕塑映入眼帘,远处还有简朴的锡克庙,在槟城甚至还可见到犹太人的坟场。这是一首优美的诗,也是道道人性的光辉,更是一篇壮阔的开国格局。

我国趔趄走来,已经走了61年。我们是更文明了,还是更倒退了呢?把自己化约为马来西亚人,而企图以为丢弃了自己的身份,便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同,这无疑是一种基于单纯的倒退。世界正在强调原生态,而我国的原生态就应该是各族共存共荣,和谐友爱。当你会华语,也会广东话、潮汕话、闽南话、客家话、福州话,以及英语、马来语、印度语,甚至更多的时候,立体的马来西亚也就呈现在世人的眼前。我国如果真的要屹立于世界,并且具备独特的形象,尊重各民族,优化各民族,让各种文化在这块富饶的土地开枝散叶,异彩纷呈,我们必将会受到世界的瞩目和尊重。单元而近于原教旨主义,乃是殖民时代以前守旧的思维。

我是马来西亚人,马来西亚华人,我爱马来西亚,也爱这块土地上的所有民族和文化。国籍的认同,从来不会是,也不应该是文化与身分认同的绊脚石。趋向单一的思维,既否定了历史,也扼杀了丰富以及多元的传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