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敏.祖国.祖先的国

2018-09-05 11:30

陈明敏.祖国.祖先的国

老一辈的人对北方那泱泱大国总有一种情意结。

老一辈的人对北方那泱泱大国总有一种情意结。

广告

当年飘洋过海来到南洋讨生活的第一代,即使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早已儿孙满堂、落地生根,依然怀抱着“总有一天要回祖国”的浪漫情怀。

就算已经是南下落地生根的第二代,像家中年逾70高龄的老父,还是有某种“中国情意结”,尽管与他的父辈不尽相同。

像是阅报时,一定要看国际版关于中国的报道,或是开了电视机,总是转到诸如凤凰卫视、CCTV4等频道,收看中国的新闻、评论节目,并且为中国在科技、体育等方面达致成就时,感到骄傲不已。

来到第三代,我们的情意结与父辈又不一样了。

我们从小就熟背国家原则,当《Negaraku》前奏响起就会不自觉立正,并以“马来西亚人”自居,早已对这片国土有“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归属感。

即使在刚落幕的雅加达巨港亚运会,中国强势地以132枚金牌高居榜首,相较之下显得多么微不足道的7金13银16铜,才是让我们振奋和骄傲的快乐之源。

广告

我也想起2年前的里约奥运会,同事们暂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站在办公室电视机前收看羽球男单决赛,虽然无法如愿听到马来西亚国歌在颁奖仪式上奏起,但我们依然在《义勇军行进曲》的背景中,看着第二高的辉煌条纹,立正唱起“Negaraku,tanah tumpahnya darahku……”

这就是我们这一辈人的情意结。

比起去北京天安门看五星旗的升旗仪式,从国外搭飞机回到马来西亚听到机师广播一句“selamat pulang”,更加令我暖心而感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