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品 ‧ 自然

2018-08-22 11:55

陈品 ‧ 自然

万物都有其时程,傻的是那些在高枝上张牙舞爪许久后,忘我地以为有权伤害操控其他生命;痴的是那些翡翠在高处绿久了,竟忘记是根基的黯淡朴实长养其一身骄傲。

阳台的柳丁叶持续邀请凤蝶宝宝来访。从上一次那一肥大的翡翠绿在一夕消失后,秃秃的柳丁枝子寂寞地立在黑土红盆中,薰风也无法掀动它的嘴角。一直到3个月后,枝上才渐渐绽出新叶,把枝子上挂着的孤寂散放成一身绕躯的新绿嬉闹欢呼着。于是,新的凤蝶宝宝又来了。

广告

这一次一口气来3只俗称“鸟粪虫”的稚龄幼虫,各自霸占一方,安静而迅速地将柳丁一身绿狼吞入腹内,很快的,柳丁又开始秃了,秃得我满心惊恐:一次来3只大食客,不知柳丁叶是否长得够快养活这群小朋友?

虫来了,鸟也来了。我一度想架一片网子或是将盆栽移入室,但想想,利了虫却伤了树,伤了树终是饿了虫,总无一完满两全之法;再说,自然本有其运转的机制,我的作为是真的“顺应”还是假冒造物主的“干预”呢?后来决定罢手,放任阳台上的生命自行运转,任虫自啃,任鸟自来。

我所立足的世界也如我这一方阳台,里面同样有万般生命各自欣欣流转。在这里,不需要任何加工分类,每一个生灵同时是绿叶也是沃土,都有足够的能量滋养自身、成就自身。在合宜的季节慢慢从卑微的黦黑沃土成就挺拔的翠绿耀眼;顺时而行必将会从高处将一身嫩绿委地埋土,成为季末切切的呢喃在土里慢慢酝酿。直到下一个季节到来,蓄积的能量再度化成嫩尖上的一滴鲜翠。

万物都有其时程,傻的是那些在高枝上张牙舞爪许久后,忘我地以为有权伤害操控其他生命;痴的是那些翡翠在高处绿久了,竟忘记是根基的黯淡朴实长养其一身骄傲;愚的是在与春争先的竞赛里耗尽自身的能量不说,还自以为能改变世界的流转、重塑生命的变化。自然的跫音继续顺着一定的步伐响亮着,那些被忽略的傻的、痴的、愚的终而只好落寞地成为最孤寂的单音。

生命的流转变化总是合宜恰当的,可惜,人心的顾盼总是太多情,不免作茧自缚,自伤伤人。

几天后,浇水时已经找不到那3尾小鸟粪虫,水珠从柳丁残破不全的叶面滑落,很快就被底部的泥土吸收。相较于3个月前,我的失落感轻淡许多,也许是因为成熟了,也许是老化了?管他的,这肯定也是顺势自然,自然而然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