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童‧ 白格格

2018-08-23 12:06

鹰童‧ 白格格

一个义人所有的虽少,强过许多恶人的富余。

大清早,一只白脖子翠鸟孤伶伶地栖在屋前的电缆上,重复地鸣叫着:“可苛苛苛刻!”我认真计算过了,大多数时候是这么5个音节,偶尔减少一个音节:“可苛苛苛!”或增加一个音节:“可苛苛苛刻刻!”这小翡翠鱼狗,南洋的土语方言叫它白格格(pekakak)或翠格格(cekakak)。它捕食河沟里的小鱼虾及树丛中的小蜥蜴为生。

广告

有时起得早些,天还没亮,到屋外看看,倒是见着白格格在地上行走呢。白格格好不警觉,发现有人,即刻飞上电缆或到屋顶的天线架上去。天濛濛亮,人们陆续出来,尽情肆意,制造种种噪音。你瞧,众人忙忙碌碌,谁也无暇理会白格格的存在。白格格在电缆上左看右看,忽而转身向后,忽而回望前方,就这样远观四面八方,一面重弹老调似地叫着,叫着:“可苛苛苛刻!”天色大亮,人为的噪音已将早晨的静谧打破得一点不剩了,白格格于是谦退地收声飞走,不知往何方去了。

白格格呀白格格,你天天说话,到底说个什么呀?我若听得懂禽言就好了。白格格它也许会说出令人忍俊不禁的话来唷,那该多有趣!或许,白格格是来向我们人类示警的。果真如此,白格格所说的话是可资人类借鉴的格言了。我们竟然闻之不解乃至充耳不闻,真是糟透了。白格格,我们辜负你了。

你晓得,今天这世上有成就、缔造什么什么纪录、成为什么什么家的人物太多啦,唯独缺少能解禽语的公冶长!

你看那果树上的果子,有未成形便掉落的,有半熟而落的,有熟透而落的,有老而干瘪,犹挂枝头,但不多时,偶因风、鸟轻触而便堕地,到底归于朽腐的。人不也如此吗?前方各有寿限恭候着,一天一天接近,无一例外。大的范围且不说它,只看一座城市之中,一昼一夜之间,死去多少人,而城中之人大都浑然不觉,照旧在是非口舌海里争胜要强,唯恐陷溺得不够深。比如人各身处(chǔ)山头,人的出世如从所处的山头被推落崖,山头高低不一,或以丈计,或以仞计,而人人堕崖后势必下坠的命运则平等无二。当中假使有人自负从万仞高崖堕落,而在半空自鸣得意,傲视底下的人,岂非可悲可悯的愚人?

然而,有多少人肯回过头来,闭上自己的嘴巴,想想自己的归宿?古代以色列的大卫王曾吟道:“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你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旧约.诗篇》39:5~6)日光下无新事,试问有谁愿意静下心来,好好思索一句格言的意义呢?

给 你 诵 大 卫 王 的 诗 句

广告

“可苛苛苛刻!”你听,白格格又说格言了。

我听说“白格格芭皋”(pekaka bakau)住在红树泽中,“白格格林芭”(pekaka rimba)住在森林里。白格格,你从哪里来,就回那里去吧。莫非你的家园已被恶人摧毁,你是在控诉恶人的罪行吗?那末我又只好给你诵一诵大卫王的诗句了:“不要因那道路通达的和那恶谋成就的,心怀不平。”“一个义人所有的虽少,强过许多恶人的富余。”“我见过恶人大有势力,好像一棵青翠树在本土生发。有人从那里经过,不料,他没有了,我也寻找他,却寻不着。”(均摘自《旧约.诗篇》37篇)。白格格,大卫王之子所罗门是懂鸟兽语言的,不如你找所罗门王去倾诉吧。去吧,白格格!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